消息 枝叶 情境 交互 帮助
世界  
你好, 离开
你有{{unread}}条未读信息,点此查看。
浏览器版本过旧,无法正常访问世界!
请切换到极速模式或使用现代浏览器(例如Chrome,点此查看
枝条  
叶 83  

暴烈灾难 第二十六章

天色还没有亮起来,只露出一抹淡雅的鱼肚白,靠近东方的云层渐渐被光芒照得通透,树林显现出了一片大概的轮廓。

就在这样天未亮的凌晨里,云族营地入口处的金雀花通道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声,随即便是一声震耳欲聋的咆哮。

露珠光被这声咆哮猛然惊醒,和其他武士一起从窝里跳起来冲出了巢穴,瞬间进入备战的状态;育婴室那边,樱桃霜探出头看了一眼,马上缩回去低声哄着幼崽们;长老巢穴里传来不耐烦的嘘声,奔毛和斑落接连从里面出来,远远地观望着。

乌星从族长巢穴里一跃而出,跳到高岩上,俯视着这群不速之客,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楠木星,”他冷冷地说,“你有必要以这种野蛮的方式闯入我们的营地吗?”

楠木星瞪着乌星,露出尖利的牙齿,“为什么不呢,乌星?我们没有必要尊重一个背叛其他猫族、辜负我们的信任的族群!”他低嘶道。

两个族群的猫都蓄势待发,对对方充满敌意地对峙着,时刻准备着发起进攻。

乌星困惑地眨了一下眼睛,尾巴不耐烦地上下抽打起来,“我怀疑你在说梦话。也许你的族群做了同样一个荒诞的梦!”

露珠光也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她在空地边缘站着,努力让脖子上面的毛平顺下来。前天她和姜羽才刚刚帮助了阳族!他们大清早来搅和云族的清静就算了,还恩将仇报!

“伟大的星族啊,”楠木星嘶吼道,“如果这是一场梦就好了!但我想,一场梦是不会让阳族武士受伤,而且失去他们的副族长的,不是吗?”他整个脊背的毛发都直立起来了。

云族猫群里马上传出了窃窃私语的声音,露珠光听见,大家都惊讶于鹤歌的死。露珠光自己也和大家同样吃惊。鹤歌在阳族做了很久的副族长了,而且还是楠木星的爱侣,谁都没有想过,哪一天她会这样突然地死去。

乌星伸出了爪子,压低身体,琥珀色的眼睛射出寒光,“你以为云族会在凌晨袭击你们的族群吗?看来你真是越来越老,甚至连气味都闻不准了!”他厉声道。

“我没那么说!”楠木星驳斥道,“看来你还要继续装傻充愣下去!那就让我来告诉你你究竟做了些什么吧!”

乌星毛发直立,但他保持了沉默,耐心地听楠木星说下去。天空越来越亮,阳光抛洒在乌星的皮毛上,给他的黑毛镀了一层金光。

楠木星啐道:“你指使你的巫医和武士假借着给我们猫薄荷的名义刺探情报,然后和泼皮猫串通一气进攻我们的族群!”

露珠光顿时觉得一股寒意窜过脊梁,愣了愣,随后恼火地瞪了楠木星一眼。什么啊!我们在帮助你们,你们却把泼皮猫的事情推到我们身上!这样一来,保密的事情算是泡汤了。乌星会惩罚我吗?露珠光禁不住想。

“瞎说!”乌星怒吼道,他瞥了姜羽一眼,“我没有指使我的猫做任何对你们不利的事情,楠木星!我们本来就相安无事,你何必对我们指手画脚呢!”

“那你的意思是,你的巫医违反你的命令,还试图让泼皮猫毁灭我们的族群吗?”楠木星和乌星针锋相对,“我们不是来打架的!而且,我想根据她们所侦察到的情况,你也知道我们根本打不过你们。”他用嘲讽的口气说,“阳族猫,我们走!”

阳族猫陆陆续续从金雀花通道撤出,云族猫群里一阵异样的沉寂。露珠光和姜羽交换了一个担忧的目光,她的毛发不受控制地竖立着,但是无可避免地,她的心怦怦直跳。

乌星终于低下头,目光落到姜羽身上,“姜羽,楠木星说的是真的吗?”

在露珠光看来,姜羽尽量保持着沉着,大步走到空地中央。“我确实给阳族猫送了猫薄荷,”她对乌星禀报说,“但是我可以保证,我绝对没有让泼皮猫去攻击他们的族群。”

乌星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我相信你。”

露珠光听见,金点发出一声抱怨:“为什么要给阳族送猫薄荷呢?不仅浪费了药草,没讨好他们,还让他们有机会栽赃我们!”

乌星竖起尾巴示意他安静,然后继续问姜羽:“楠木星提到了另一名武士,你带谁去了?”

露珠光不等姜羽开口,自己从猫群里走了出来,勇敢地直视着乌星的眼睛,“是我和她一起去的。”她承认道。

那只黑色公猫歪了歪头,优雅地在高岩上坐下来,但是很容易就能从他竖起的毛发上看出,他正强忍着自己的怒气。

“露珠光,”他开口说,“是什么让你和姜羽一起去给他们送猫薄荷呢?”他没有给露珠光回答的机会就继续说,“你可知道,一名巫医单独去和一名武士陪同去,性质是完全不一样的。”

“很抱歉,乌星,是我要求她去的。”姜羽毕恭毕敬地说,“我认为你没必要急着挑露珠光的错,送猫薄荷这件事都是我主导的。”

“很好,”乌星回答,“那你为什么要给他们送猫薄荷呢?”他犀利的目光仿佛能洞穿露珠光的皮毛。

“在森林大会上,赤杨池告诉我说,阳族猫已经患上了绿咳症,而他们却缺乏猫薄荷。”姜羽平静地喵呜道,随后她面向武士们,“你们大可不必指责我这么快就对阳族施以援手。我是巫医,这是我的天职,是星族赐予我的使命。不论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我都会坚持我的做法。我和你们不一样。”她又望望乌星说,“我带露珠光去,就是因为我知道她能理解我。”

乌星沉思了片刻,然后说:“好吧,姜羽。我不会给你们任何惩罚,但我希望能有任何一些猫想出来该怎么化解这个误会。”

但是楠木星怎么会以为我们和泼皮猫串通一气呢?露珠光气恼不已,我们和他们一样痛恨那些可恶的泼皮猫!

编辑于
贴叶  
你需要先登录才能贴叶和挥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