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 枝叶 情境 交互 帮助
世界  
你好, 离开
你有{{unread}}条未读信息,点此查看。
浏览器版本过旧,无法正常访问世界!
请切换到极速模式或使用现代浏览器(例如Chrome,点此查看
枝条   2020-08-18 08:29:06

露珠的命运(自创外传)

猫名可能与原著、本世界中的猫有撞名。
族群可能有撞名。
本外传分为几个部分:就像每部曲分为六本一样,但是不保证有多少个部分。
编辑于 2020-09-19 21:42:39
叶 10   2020-09-20 21:14:16

学徒风云 第八章

         露珠爪叼着一只骨瘦如柴的松鼠回到营地时,寒族猫已经离开了。她把猎物放到猎物堆上,发现食物稀少时,不禁有些沮丧。如果我是一名更好的猎手就好了!
         露珠爪挑了一只最肥的画眉,向长老巢穴走过去。
         玳瑁色长老斑落看见那只画眉时,皱了皱眉,用前掌把它推开。“把好的猎物留给资深武士吧,”她告诉露珠爪,“我们不需要那么好的食物,而武士们则需要它保持体力。”
         “还有很多猎物呢。”露珠爪撒了谎,为难地眨了眨眼。她知道族群猫该怎么做——把最肥美的猎物给长老和猫后们,而她不想违反常规。露珠爪不想让其他猫抓住自己的把柄,好嘲弄她不是一只纯种的族群猫。想到这里,露珠爪把爪子狠狠插进了泥土里。
         疾翅眯起失明的眼睛,斑落则发出咕噜声:“别骗我们了,露珠爪,这么干旱的天气,怎么可能捉到足够的猎物。”
         露珠爪一下泄了气,抱怨说:“我猜,它们要到老死才会出现吧!”
        疾翅绷紧肌肉,用尾巴轻轻抽打着露珠爪的身体,呵斥道:“你不应该抱怨,想想看,我们这些长老可比你们遭受的苦难要多得多!这算什么?”他不满地哼了一声,别过头去。
          “好吧,”露珠爪耐住性子,“不过不管怎么说,你们必须把这只画眉吃下去。”她竖立起耳朵,有些不高兴地盯着两位长老。
         斑落盯着露珠爪看了一会儿,把那只画眉拉到身边,在疾翅耳边嘀咕了些什么。露珠爪方才松了一口气,转身离开长老巢穴。
         露珠爪跳到空地中央,听见武士们正在一起议论。“不管怎么说,”茉莉掌坚定地说,“我认为这和两脚兽没有关系,只不过这个绿叶季较为奇怪而已。到了落叶季就会下雨了。”
         知更心眨了眨眼,竖起毛发,“你怎么敢这么肯定呢?”他瞪起琥珀色的眼睛,质疑道,“我从来没见过这样干旱的天气。”
         年纪最长的资深武士奔毛缓缓眨了眨眼,盯着知更心说:“你没见过的东西多了去了,也许你应该问问斑落她是否记得那个冬天,雪把武士巢穴入口都堵住了。”她哼了一声,但显然没有生气。
         知更心眯起眼,但没有反驳。豹逐用爪子刮着干燥的地面,尾巴不停地甩来甩去,随后扬起头说:“我们没有办法阻止这一切啊。不过,我想茉莉掌说的对,以往落叶季总会下雨的。”他冲那名姜黄色武士点了点头。
         露珠爪希望他说得对。她坐下来,尾巴卷过来盖在爪子上,忽然意识到自己相比较于这些高大的武士们还是太弱小了。他们任何一个都比我要强壮!露珠爪羡慕地想,同时暗暗下决心要刻苦训练。至少我会做一只合格的族群猫,她想。
         这时,她感觉一团东西忽然撞在她身上,将她扑倒。露珠爪拼命踢蹬后腿想要挣脱,不过立即吸入了一口熟悉的气味。“老鼠屎!”露珠爪喊道,猛然挥爪扭身把松针爪掀翻在地。
        她得意地发出了呜呜声,眼睛睁得大大的。“放开我啦!”松针爪用前掌拍击着露珠爪的腿,抗议道。
         露珠爪跳下来,眯着眼睛看向同巢猫,刷地一甩尾巴。“你真是个十足的鼠脑袋!”露珠爪嚷嚷道,“你跑哪儿去了?”
          松针爪惊讶地睁大眼睛,“黑莓叶找过我吗?”她担心地问。
         松针爪牛头不对马嘴的回答让露珠爪有些恼火,她没好气地说:“我不知道。你可以回答一下我的问题吗?”
          姜黄母猫歪过头,“对不起哦,”她垂下尾巴,“我去送飞爪和鲶鱼须离开了。黑莓叶不知道,是我自己跟上队伍的。”
         “还有其他猫和你一起去吗?”
         “还有夜翅。”
         可是夜翅是纹爪的老师!你怎么可以都不告诉你的老师一声就离开呢?露珠爪硬生生地憋回了这一番话,她突然意识到,学徒并不总是要和老师纠缠在一起的。
          “你们在讨论什么?”一个温柔的声音插进来,露珠爪扭过头,看见叶足已经离开武士中间,走到她和松针爪面前。露珠爪有些窘迫地挪动着脚掌,虽然没做什么亏心事,她还是忍不住紧张起来。
         灰猫看见她们都没有回答,用友善的蓝眼睛看向露珠爪,沉默了一会,开口说:“你们今天的任务完成了,去吃点儿东西吧。你们一定饿了。”
         露珠爪听见自己的肚子咕噜噜地响了起来,方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很饿了。她尴尬地点了点头,但是没有立即去拿猎物。她看着叶足转身走开,向猎物堆走去,深吸了一口气,感受着叶足温暖的气息。那名灰毛武士走到猎物堆前,扭头看了露珠爪一眼,蓝眼睛里的光芒柔情似水,火红的残阳把他的影子拉得很长。露珠爪忍不住激动起来,直到他的老师坐下来吃东西,她才匆匆去取自己的食物。
          “你总盯着叶足看。”灰爪好奇地睁大了眼睛,但是眼里却充满了调侃的神色。这绝对不是一件好玩的事情!露珠爪在心里抗议道。她不喜欢灰爪这样爱八卦的猫,另外,她对灰爪还有另外一种讨厌的感觉,但是她说不出来是为什么。
         纹爪发出一阵呼噜声,“你指定对他有好感。”他指出。
         “这一点也不好玩!”露珠爪生气地说,她讨厌自己的想法被其他猫知道,于是故意背过身去。灰爪还在抗议,纹爪则来到她身边。
         “别生气啊,”纹爪安慰道,“我以为你会觉得这是个好事情呢。”他又急忙补充道,“我是说,露珠爪,你不会认为这是个坏主意呢。”
          “好吧,那你想错了。”露珠爪干巴巴地说,黄色的眼珠滴溜溜地转着。她没那么恼火了,但是看着滔滔不绝的灰爪就来气。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想撕掉他的耳朵!
         突然,灰爪的声音戛然而止。露珠爪抬头看去,看见乌星来到学徒们中间。她充满敬意地冲乌星点了点头,心里惊讶族长有什么事。
          “后天就是森林大会了。”乌星开门见山地说,“如果我们不想被其他族群认为我们出了什么问题的话,就必须带上几位学徒。”
         露珠爪的耳朵竖了起来,兴奋不已。她期待着看到其他族群的猫,因为休战协议,在那里所有猫都不会打架。
          “我们都可以去吗?”松针爪恳求道。
         令她失望的是,乌星摇了摇头。不过当乌星宣布名单时,露珠爪又高兴起来。“我将会带上松针爪、纹爪和露珠爪。”他宣布道。
          “我呢?”灰爪失望地问,但还是不忘翘起尾巴。
         乌星瞅了他一眼,“我不能带太多没什么经验的学徒去。”他解释道。
         好极了!露珠爪才不想和灰爪这个无礼的家伙待在一起呢。她高兴地甩了一下尾巴,狼吞虎咽地吃完自己的食物,期待起后天的森林大会来。
贴叶  
你需要先登录才能贴叶和挥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