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 枝叶 情境 交互 帮助
世界  
你好, 离开
你有{{unread}}条未读信息,点此查看。
浏览器版本过旧,无法正常访问世界!
请切换到极速模式或使用现代浏览器(例如Chrome,点此查看
枝条   2020-09-20 17:12:36

【Mintfrost】新芽。

没人看我也要写略略略
编辑于 2020-10-07 20:27:31
叶 8   2020-10-24 18:57:35

【2020.7.22】搬运

七月份瞎写的迁宁。没写完但我写不动了。
——————————————
心动始于夏天第一声蝉鸣。
这个星球的夏天短暂得像个梦。江宁盯着用水彩涂抹成的窗子,白色的铁框外描绘着浮云和苍青的天。画上的风景静止着,冷冰冰地承接住她投来的全部视线。
这就是属于一个研究人员的夏天。没有扑在人身上的灼热阳光,没有一夜之间疯长起来的野草,只有这临时赶制的“窗户”。一年中的大部分时间她都是看不见色彩的,十几天过后连这面墙也要漆回白色。门是轻合着的,可她不敢去推开。作为一个称职的研究员,她只能安静地坐在这里,摇晃着试剂瓶中透明的液体,取来镊子夹起样本浸到培养皿中。那奇形怪状的物质顷刻溶解成泡沫,她这次尝试就算是成功。
有人在这时推门。江宁习惯性地捂住眼,即使她知道这时外面绝对不会有疾病出现。夏天是最安全的季节,所有的恶都会在这短短的十几天内销声匿迹,然后在重新到来的严冬中肆虐。她不敢让手指露出缝隙,窥一眼从未见过的景象。这在规定里是不被允许的——美名其曰,保护研究员脆弱的神经。视觉被封闭,那听觉就会更加灵敏。于是她捕捉到玻璃和木桌相碰触的沉闷声响,和来人轻轻的叹息。
祂在为什么而惋惜?
江宁感到疑惑。她不应该在夏天叹息的。
接着她的手腕被圈住,手掌被温柔移开。那个来自夏天的人翻转了自己的手掌,将手背上铭刻的鲜红字迹对准她的眼睛。
“我是陆十迁。你的新搭档。”
收集者声音低沉,像是钟鸣的回声。江宁眨眨眼,目光聚焦到红色的名字上。
“这么刻到皮肉上……会很疼吧?”
她无意识地抚上那横竖交错的几道划痕。
贴叶  
你需要先登录才能贴叶和挥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