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 枝叶 情境 交互 帮助
世界  
你好, 离开
你有{{unread}}条未读信息,点此查看。
浏览器版本过旧,无法正常访问世界!
请切换到极速模式或使用现代浏览器(例如Chrome,点此查看
枝条   2020-10-03 23:15:04

【双人】 “永远疯狂,永远浪漫,永远清澈”

          
        
       
                          我  既  没  有  愁  苦  到  足 以  成  为  诗  人  ,  又  没  有  冷  漠  到  像  个  哲  学  家  。  但  我  清  醒  到  足  以  成  为  一  个  废  人  。
         
                          —— 《  眼  泪  与  圣  徒  》
      
      

        
TAG:双人 | 记录 | 随笔 | 灵感 
          
*                          此贴为师徒妖翅与花辞双人戏文/贴设灵感堆积/记录存梗用,内容较为正式,没有华丽的文字,没有处心积虑建立的人设,更没有大道理和所谓正确的三观,只有两个渴望交谈与分享的赤诚灵魂。
      

                           于此,请君垂眸。
                           图源网,侵则删。
编辑于 2020-10-14 19:55:22
叶 20   2020-10-22 19:13:44
【闲谈|唠嗑】
    
     
    
这大概是一个灵魂的低语,一份自白,或是自传。 
没有逻辑,只有破碎苍白的表达能力。
      
      
今天的开始本是一个慵懒的午后,我却因某个错位开始想起他,围绕着他源源不断的思谋让我舍弃了美梦,整个清晨我都辗转难眠。
我也逐渐从记忆中拾回了他破碎的形象。
      
他笔下写过很多故事,却一直都有那么一个角色:不断地成为别人的光,却始终无法解救自己。就像他自己。
        
如果拿来比喻的话,他是头在林间奔跑如飞的牝鹿,他不会失足,也不怕失足。他曾拉起我的手,在我耳边信誓旦旦地宣告,他将借我翻云覆雨笑视群雄,借我编织南柯锦绣梦蝶,借我纳尽天下鸿俦鹤侣。
        
他用他的骄傲与现实的平凡抗衡,用野心挑衅单调的生活。
      
他有着足够的天赋模仿学习,拥有宠爱他的亲朋好友,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去,他全无死角。
他肆无忌惮地沉醉风月,没心没肺地滥用他人的宠爱,敬职地将“迷途知返屡教不改”发挥得淋漓尽致。可同时又害怕被那些宠爱自己的人拒绝,寻求帮助时总是小心翼翼地,更多时候,他选择独身面对。
这样的扦格起初并不明显。后来,他如坂上走丸,获得了他所满意的当下。
       
乃至如今的我仍然寄居在他遗存的痕迹里。
     

     
他始终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可他从不认同,不去接受,无非因为他是个懦夫。他害怕失去曾经花费时间经营的社交圈和现下拥有的东西。友谊也好,某个名字所吸收的声望也好。他从未意识到这份胆小带来的短视将他推向深渊;于是,不够坚定的选择、从无立场、醉酒一样逃避……以至于给很多身边的人造成了困扰。
然而最终的结果是,他拼命挽留的东西还是丢了。紧接着,是他的后悔和自责。
      
剩下的日子是无可救药的死循环。
     
他不够完美,可以说是愚蠢至极,我厌恶他。可即便如此,我不得不承认,他也在自信而真实地活着。
      
他就是我吗?我这样问自己。答案沉默得像灰尘。
     

    
再后来啊,自以为不落窠臼是自己的主人,生于谷底偏要腾飞做天之骄子,却仅仅因为一本网络小说而狂爱温柔之人,从善如流地将自己熔融重塑成自己所憧憬的样子。而不是真实的样子。
他把自己锁在相框里,且口口声声把框架当成自己的信条,说做一个温柔的人,博爱、包容,无论怎样都不会真正意义上地厌恶一个人。
      
然而,他不曾注意到,他的骄傲与野心从此变了质,已沦为了虚荣心的垫脚石。
      
渐渐地,我清晰地看见了他跌落深渊。没有托起他的风,没有拉住他的手,连我也无动于衷,不曾让光秃秃的悬崖长出一颗绿松来。
       
噢不,确实有人呼唤过他,试图拦住他的脚步。可羽翼丰满的他无所顾忌,仗着所有人的宠爱,他恣意挥霍自己的信任与成就,于高傲的心,于陌生人,甚至于仅仅交谈廖廖的路人。
       
亲密友人的愤然离去,一事无成的温柔,被诋毁的流言蜚语。他恨那些背叛自己的人,疯了一样报复,可最终放弃了,因为,他一直最恨的从来都是他自己。
      

      
就在2020年的仲秋伊始,他死了。
     
是我杀死了他。
     
人们都说,长大是一瞬间的事情,也许是卧病在床看着惨白的天花板时,也许是做了错事低头道歉时,又或许是一觉醒来迎来早晨第一缕阳光时,还有可能是,我决定奔向我生命核心渴望的那一刻。
     
因为,我不曾失去过什么,而是一直缺失着什么。
     

     
我可以确认,这不是新生。我只是走在了立于他的死亡的延长线上。
      
现在的我像极了一只荒原狼。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害怕与陌生人接触,却又渴望成为他们的朋友,希冀能够一起分享喜怒哀乐,我不断徘徊在边缘,反复纠结身上“人性”与“狼性”的扦格。是,我仍活在他的阴影下,一并继承了他的罪愆,把温柔的人做到了底,变成了让人难以亲近的怪胎。
       
美酒已经喝尽了。不会有人来替我斟酒。
       
没有必然的道路。如果有人愿意奔向我,我也会拥抱那个人。这个是我仅仅所能获得的最明晰的答案。
      

    
不知是什么让我有幸邂逅黑塞,这位善于思辨探索的诗人给了我一只手电,照进了我的魂灵。
      
倘若我有勇气解剖自己,用最纯粹的笔触表达最真实的自己,那么我也是在不断走向自己,拥抱自己的过程,如此去找寻真正想要的生活。
       
这样的结局,才算是彻底的新生罢。
     
   
    

我……从未如此释然。
叶 19   2020-10-20 22:06:32
【记录|自戏】
    
    
   
为了掩饰今天0输出的成果,拿前年在一个猫武企划的自戏混更。猫设是日轮,英语名是sunblaze,直译为太阳光,金黄色虎斑公猫,前年暑假在影族和雷族的战斗剧情中阵亡。
另外阵亡对戏登载在猫武士吧《森林冰雪节》2019年4期吧刊上,欢迎去围观呀。
       
日轮自戏。
↓正文开始
    
    
乌云卷过天边最后一方蓝天,沉重的水汽在厚重的云层里翻涌,最后化为细密的雨丝跌入大地的怀抱。
   
这是今年春天的第一场雨。
     
几个呼吸前,自己嗅到了春雨的前脚,借着慵懒的午后溜出了营地,穿越过层层叠叠的树林,来到远离族群喧嚣的一块小土坡前。
     
眼前的小土坡上,金色的枯瓣半藏在土壤里,到了秋天这里会开满麦杆菊①,橙黄色的小花在金色的阳光下抖擞着抵御寒风。
    
上前一步剥开碎土,小心翼翼地抚开几近腐烂的残花,刨出了个浅坑。里头一个类金属质地的坚硬物露了出来,随着黑色角状物完整地呈现剥离出来——这是一个伏影兽的角,被埋葬的画面从记忆深处递来呼唤,时间在脑海回溯,刻骨铭心的疼痛也如潮如浪袭来。
    
那也是春天的第一场雨,它赶走了凛冬的枯萎和低糜,却洗不掉动荡的噩梦。
    
“嘿,老友,你在想什么?”
    
身前的猫儿头也不回地问着,自己总会被这唯一的铁罐给看得忒透,什么也躲不过他的眼睛。闻言轻笑,也不回答,临上战场前再插科打诨不太好。
    
老友放慢了步子,压低声音凑到耳边:“诶,我说,如果失去了胸中的复仇之怒,你不过是个风烛残年的老家伙啊。”
    
脚下的步伐顿了顿,耸耸肩不置可否。那一天再次浮现——父亲的喉咙被利爪撕开,滚烫的液体飞溅,暗红的帷幕为世界蒙上绝望。身边所有的声音都瞬间离去,只留下心脏被名为悲哀的枷锁紧紧束缚的哀嚎。
   
眼前的景象卡顿了一下。
    
只有嘶吼。浴血的老友吼叫着扑向自己,一如当年的父亲,把自己推出了死亡的边缘。最后的理智被哀伤冲没,关在牢笼里的魔鬼终于重见天光,龙的血脉燃烧起来,想要摧毁一切的欲望与力量支配着千疮百孔的灵魂。
    
向前猛扑把那只沾着老友鲜血的伏影兽的喉咙撕碎,也一如当年杀死父亲的那个敌人。掌中虽然温热,但总觉得空空的,杀戮变得无味,只有低低的哭泣在血液的罅隙中淌过。
    
老友,你说对了,我现在真是被仇恨摆布的亡命之徒。我已经失去了太多,连你也被抢走了,现在没有可以失去的东西了,我可以毫无顾忌地朝敌人怒吼,用利爪撕碎他们的心脏,把他们送往地狱。
    
我要从所有的时代,所有的黑夜那里,夺回你②。
    
脚下逐渐失去生命体征的伏影兽,是这次战争的领队——突然的冷笑传来。清醒瞬间重建堡垒,猛地低下头,看向这个笑面恶魔。
    
“你的确是太阳,强大到无人可及,可太阳有再耀眼的光辉,也终究躲不过黑夜的笼罩。”
    
“而我们可是……黑夜的月亮啊。”
    
“那是伏影兽的角吗,日轮?”
    
清澈的声线从身后传来,拉回了陷入往事长河的思绪,身躯一震,但没有回头。旋即垂下眼帘,肉垫摩挲着黑色冰冷上的两道刻痕——也许应该更多,泪自眼角滴落其上,泪珠吻过刻痕最后滑落到看不见的背面。③
    
也就只有这个时候,世界才允许自己露出虚弱与疲惫。
   
再次把兽角连同记忆埋进土里,仰首深吸一口气,转过身,钻入了空无一人的林子里。
    
这场雨结束后,会唤醒无数生命,除了某个角落的那颗心,早就死透了。
    
复仇,是它唯一的支架。
   
    
    
-FIN

①麦杆菊,希腊语中意为太阳,花语为永远的记念。
②原句出处为茨维塔耶娃的诗选。
③此段的声音是日轮的母亲,暗示他不愿面对星族,但依旧信仰星族,只是害怕自己现状不被祖先接受,也或许是愧于星族。
    
    
叶 18   2020-10-19 21:15:57
【闲谈|唠嗑】
     
         
    
真的还有很多需要学的东西。
      
特别是叙事能力,朴素的文字风格,以及对自然的敏感程度。
    
时间与阅历使然让我不断远离童真与现实,向堆砌辞藻华而无实的路上越走越远。我羡慕那些流畅利落更新完猫武士向小说或是文章的笔者。我喜欢荆棘光的笔触,俏皮坦诚,还有ta笔下露珠爪的热忱勇敢,我无不动容;我会去看那些文字,默默点赞,然后学习,有一种返璞归真的感觉,如获至宝,心情是真的非常愉悦。
    
我不应该局限于讨论感性或理性,或是哲理或是反思生活的文学,我应向更多的方向看去。也许这样才能更好地锻造我自己。
    
    
另外,特别鸣谢雪梨花给的长评,公示一下。虽然都是在夸,但是字字都是爱和ta本人强无敌的实力。
     
【给妖妖
君之妙笔,温润如玉。在您笔下,山川风月披上柔纱,夺目光彩晕于笔墨,只余淡然风骨;尘封已久的故事拂去灰尘,重现昔日的绚烂。拜读阁下的文字,总能品读出某种苍茫深沉的情感。物是人非的凄凉,阴差阳错的遗憾,身陷囹圄的挣扎……不同于不加思考的堆砌辞藻,阁下的文字行云流水恰到好处,细细挖掘,饱满的情感满溢而出,直蔓延到灵魂深处。阁下的文字,只需轻轻触碰,暗香便由指间漾上心头,久久不散。又有如一杯醇酒,轻啜一口,富馥郁浓香牵引着我走入故事的时空。我感受到了莺歌燕舞、柳暗花明;感受到了日月耀光、星河灿烂。有霹雳一般的雷霆万钧,有微风和煦的轻言细语。有洒脱的狂傲,有不羁的挥毫,有婉约的风姿,有轻柔的雅韵。刻骨的伤痕斑驳于光影交错的墙面,残存的执念消散在破晓时分的黎明。故事的结尾,“只余下绮云般绚烂的极光徘徊在迷乱的灰蓝里”。】
    
我只有一句话。我太爱雪梨花了。
     
当然,雨露均沾,所有身边的人我都爱。怎么样都爱,无论如何。哪怕是要背离我所坚持的底线。当然,优秀的你们绝不会这么做就是了。
   
   
最后,放一段当时在猫武士摘录。
   
我走了这么远,爱过这么多,可我仍在追随太阳,奔向我的新猎场。
                                    ——灰翅《群星之路》
    
    
   
叶 17   2020-10-18 10:12:00
【灵感|记录】
    
     
                       “嗨,我亲爱的异国友人,从今以后我们就是舍友啦。”
      
                      他向床上背书的我伸出手,“伊夫·冯·圣奥斯科勒斯特,请直接叫我伊夫吧。”
      
                      我对他印象深刻,精致的五官仿佛从是油画中走出的人物,特别是那一头浅金色的短发,让我想到了神话里美丽的精灵。他是新生入学晚会上的明珠,女人为他的容颜疯狂,男人为他的谈吐折服。我未曾想到,这么万众瞩目的人,会成为我唯一的挚友。
        
                       他脸上的笑容无比真诚,有一种特别的魔力,我不自发地同他握手,只听见自己在说:
     
                      “恩贝尔·叔克拉,来自印度,很高兴认识你。”
        
                       “不用那么拘谨。我猜,你一定没有好好地感受过这个小城,书虫先生。”
      
                        那天他带着我来到河畔边一个小小的酒吧里,也是后来我们经常拜访的小店;在这里,我第一次尝到了摩泽尔的葡萄酒。稻草色的酒液入口柔顺轻盈,馠甜的果香与酒精糅合得恰到好处,舌侧的酸意总若有若无地浮现,每一分秒的口感变化都与埃菲尔山脉的蜿蜒相呼应。  
      
                       他的出现,彻彻底底改变了我的生活。
     
                        在此之前,于这个常年阴雨的城里,远到而来的异乡客与孤独相伴,他的视野内只有板书、笔记和书籍,连生活也是教室、图书馆、食堂的三点一线。为读书报国远赴他乡的人,到了这个距离悬崖更近的欧洲,先进开明的视野让他更为清晰地洞悉到两极格局的深渊是如何张开血盆大口、无情地吞噬每一个人眸中的希望。
         
                         我突然陷入了迷茫。
                         我这么问自己,倘若将来不再被祖国需要了,那么自己应该去做什么呢?
          
……
     
                         我对这里的环境十分熟悉,一点点小小的变化也逃不过我的眼睛。纵使蒙眼穿林而过,我也能不假思索地说出什么方位有什么,然后找到出路。
      
                          这并非吹嘘。
      
                          在雷根斯堡大学的第一年里,我们经常到城区后山的这一片自己的小天地里谈天。几乎没有一天缺席。
    
                          午后日光懒散,两个青年并肩躺着。一草一木与我们相熟,教堂古老的钟鸣流淌进耳蜗深处,多瑙河折射的金色波光为脑中行空的天马解鞍。从微渺的虫蚁谈论到庞大的寰宇,从希腊精神到人本主义,甚至激昂批判将世界割碎的两个罪人,年轻与时代的资本使我们得以毫无顾忌地高谈阔论,无数伟人的名讳都成了唇齿相交时不经意流出的一个音节。
                           当然多数时候都是伊夫占领了大部分话题,毫不夸张地说,他与自诩太阳的尼采一样自大,同时也有着兰波的疯狂与王尔德的高雅,那是绝不让人反感却迷人的气质。他有满腹的想法和极致的天赋给他筑基,他从不避讳任何褒贬,也不似善于空想的爱尔兰人,他的上帝已死,他的思想与行为只忠实地听从自己的道德标准,并淋漓尽致地展示给身边人。
       
      
                          面对始终要失去的生命,他比任何人都要大胆。¹
                         若如此都称不上太阳,那么人们该是有多么得吝啬?
     
      
     
*                            接上面一篇。未完待续。

①此句化用尼采的“对待生命,你不妨大胆一点,因为我们始终要失去它。”
叶 16   2020-10-17 23:18:14
【灵感|记录】
    
*          这次是发生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的德国,设定为两位雷根斯堡大学学生。首次出现自家oc的名字,请多关照啦。
          
           
                    雷根斯堡的日升日落要晚于记忆中的样子,一并继承了欧洲特有的慵懒闲散,晚上九点多天边仍挂着一轮曜日;初夏舒适宜人,温带的海洋气候也在孕育着这座城市柔和的脾性。然而千年前的帝王未曾预见,兵营城堡的命名已施下无法逃离的诅咒,战火在无尽的时间里成了光顾的常客;深红罗曼建筑从残存的斑驳砖墙缝隙中吐出岁月的呼吸,历史浸润使得掌下楼宇的每一寸肌理错杂出沉稳与忍耐。
         
                    此刻风起,四周的窃窃私语被轻轻递来,于此汇聚成舟,每一次声带振动与齿舌相碰都是木桨挥出前进的动力。
                    走在这样的细巷里,仿若在阅读史书,被内容般的房屋与俚歌包围,脚下每一步所牵连出的变换之景皆为对纸册的翻页,思绪难免四散,遗落在各个角落里。
     
                     曲折的路途很快告了终,眼前宽阔的石板路笔直延伸出老城区。我踏上石桥,相隔几米的足下是一个又一个拥有优美而精准弧度的桥洞;倘若驻足谛听,微风中似乎还残留着魔鬼的怒吼。水鸟低空滑行掠过多瑙河,于水面绘出属于风的脚印的涟漪,道道水波缓慢漾开,颤颤巍巍却仍托起了整个蓝天。
                     二十世纪末的白鸽撒下和平之种,饱经战争催折的老城总算得以喘息,多么令人不安的冷战也无法阻止巨木的生长;河堤旁的草坪三三两两聚着人,或围坐橡树下,像极了一块块散落的拼图,而远观却能组成雷根斯堡新一代的人文图景:年轻的学生毫不吝啬他们的思想,此起彼伏的交谈声淬炼出多瑙河自由的蔚蓝。
     
                    沿着石头路再走上些许里程,便可看见被一丛紫色小花簇拥的老树。随着距离缩短,可以辨认出那是蓝风铃;从学校的植物园搬来的它们正处于盛开的季节。盛放的花卉缠绕在十字架上,从树木中剥离的死亡便是于此受难之徒,世间只余下明丽之兰。
     
                    不必想这是来自谁的手笔,始作俑者正倚靠着树干,单腿屈膝而坐。
     
                    见我走来他便挥了挥手,风托起他柔软如天鹅绒的金发,明媚的阳光落进蓝灰色的瞳孔折射出熠熠生辉的光芒,藏在流转光线中灵动的高傲优雅与他俊美的脸庞交汇,涤荡出一种迷人的气质。
    
                   他是我的舍友,名字叫伊夫·冯·圣奥斯科勒斯特。人们听到这个名字后总会为之一振或敬而远之,也许是身为异邦人的缘故,我对德国的轶事知之甚少,从他们的反应和讨论中我仍可以推敲出一些答案:这个姓氏大有来头,与他们亲爱的国王有着很深的联系,也许不是本土的禁忌,至少值得人们极大的尊重。
       
                    但这并不妨碍我们至深的友谊。
     
                     “怎么才来?”他向我递来一根烟。
      
                   我叹了口气,对自己的迟到表示抱歉,伊夫倒也不介意,拍了拍身边的草地示意我坐下,似是习惯了这样的情景。
     
                     确实如此。
                     不知从何时起,一旦踏入古城区,总觉有一股强大的洪流通过视觉冲入我的头颅,常常使我感伤与失意,盘桓在压抑的激涌中难以自拔。倘若当时的我能够预知未来,便可了然,这分明在暗示着我们后来的结局。
     
                     我挑眉看了眼蓝风铃花:“植物园的教授一定会疯的。”
    
                    “他总要习惯的。”伊夫浅浅笑了笑,“这可是我精挑细选的杰作,在图书馆泡了整整三天呢。猜猜看他的花语?”
    
                   我耸耸肩。他继续说:  
     
                    “蓝风铃象征永远的羁绊。来吧,我亲爱的朋友,敬不再迷失的我们。”
      
                        我同他一道虚握手掌成圈,假作酒杯相碰一饮而尽。这是我们心照不宣的秘密仪式。随后我靠着他盘膝而坐,点起烟。我早已习惯他的卷烟稍过寻常的辣,但每次总会让我沁出些生理性的泪水,湿润的眼眶与吐出的白雾模糊了视线,一时间难以分辨这个世界和身边的人是否真实。
      
                     我想起了和他的第一次相遇。
     
     
      
*              虽然半架空,但还是翻阅了很多资料,对雷根斯堡有过认真的研究,看了很多旅行博客视频和游记,包括神话传说,本土风情,城市地图,还有世界背景都有考虑,就差实地考察了。不过仍希望考究党不要在意细节。
*             祝大家享用愉快。未完待续。
叶 15   2020-10-17 00:27:10
【记录|唠嗑】
     
     
     
依旧是关于《沙漠玫瑰》。
         
          
小细节补充说明:
一是火心为什么记得那么清楚沙风的朋友,因为他看到了浆果丛中一闪而过的某个身影。顺便预告一下,是某位大家熟悉的朋友。
二是第2章中灰条教火心捕猎那一段,火心说曾经捕过一只灰鼠,对应一部曲《呼唤野性》还是拉斯特的火心在梦中的捕猎片段,对象是一只灰色的老鼠,最后捕猎失败。
三是落下的树枝,对应压死火星最后一条命的树,至于断成九节,我想影射一下族长的九条命。没有别的意义。
    
    
接下来真的是唠嗑。
写文我总有一个习惯,第一个想好的就是结局,再是开头,然后经过……这次的火灰文也不例外。
我个人更偏向爽文流,遇梗遂脑嗨玩家,加上长期处在戏文领域,因此我更善于碎片化的片段创作。扬长避短,还有我的懒惰作祟,不知不觉,至今的我从未有过拿的出手的文章作品。
另外,常驻西原正潜移默化我的价值观,包括我所观的文学小说和影视作品,尤其是利害学,我对爱情感到虚无缥缈,也显得格外奔放,一对一的情感和所谓忠贞不渝已经很少出现在我的意识里,现在的我可以说很难把握住深刻的爱情。
综上,开启火灰的短篇故事对我来说无疑是个挑战,如果我坚持到结尾,那定是个精彩的突破和胜利。
     
接下来的故事,大概到四五章,就要开始高涨起来,会有一场与家鼠的大战,这增进了五个小伙伴的羁绊,当然还推进火灰情感线;之后是狐狸入侵,火心以身助灰条脱险,俩猫再次升华……我沉迷于展现人物的内心,心理活动是人格最绚丽的自白,也是无声的高歌,将所有人送往人性的远方。我忒想现在就提笔写两猫独处时的互动,逐渐升温的空气,局促的呼吸,由愤怒呵斥转变为无奈和感激,然后小声埋怨……
如果有内容涉及剧透,也无所谓了,我希望不会有多少人关注到这里,我躲在这里,既期盼有人能回应我的歌喉,也祈求无人问津让自己默默领教孤独……真够矛盾。
          
先画上句号,回见。
好久不配图了,安一个。

     
叶 14   2020-10-15 21:13:47
【记录|唠嗑】
     
     
关于火灰同人《沙漠玫瑰》的背景设定。
     
我曾经想过,让火心和灰条这两位雷族武士结伴进行一段旅途,特地重新翻阅过一部曲和外传找寻可以作文章的时间点(我个人我倾向于贴合原著的同人)。当初似乎也找到了,但时隔太久,加之那时零星也只写了些片段,实在想不起任何相关的信息了,于是我决定重新构架一个世界。也就是同人常见的au。
      
当然这个半原著也是得匹配的,我就把原著部分放进了梦境。毕竟,灰条已老去,结局已经定下,我不可能残忍到让他沉沦在梦境里,至少至少,让他可以在梦里尽情追寻自己的心。
      
不知为何,我异常乐于看一群同龄人的打打闹闹,他们有着相似的自尊和疯狂,有相似的癖好,相互有着奇异的吸引力,再看他们在彼此有难时出各种鬼灵精怪的主意,所谓狐朋狗友,背后的深意永远是支持与陪伴。于是我将尘毛,沙风,火心,灰条,乌爪这五只猫凑到一起,生活在仅仅只有他们、没有人干涉他们的自由和梦想的地方。当然,我们故事的重点还是在火灰身上。
        
至于筛掉族群这个设定,是因为我在重温时恰好看到火心初入族群还是学徒时说的话:“战争是愚蠢的,为什么大家不能齐心协力共享家园,而非要争战不休、拼个你死我活呢?”(一部曲《呼唤野性》)这下设定两全,我便趁此用同人圆了火心最初的话和希望,试图从原著丛林框架的缝隙间开辟新的道路。
    
可能会引起原著党的不满吧,但我的笔是为我自己创造,为我喜爱的人物创造,我希望我能用我自己的方式来呈现另一个精彩的故事。
    
       
叶 12   2020-10-14 20:12:21
文笔好棒救命呃呜。爹爹太棒了!!!
叶 11   2020-10-14 19:53:07
【灵感|记录】
      
     
         雨仍旧在下,打湿了所有猫的皮毛和眼。
         那道惊雷的余响还在耳边。
          
         雨水从睫毛上滑下,他早已分不清眼眶中的湿润是来自哪里,似乎连时间都已停止,悲痛像黄蜂的针一样无情刺痛着心房。他无力地垂下脑袋,头一次觉得,迈出的每一步是那么的沉重与艰难。
         他蹲伏到火红身影的旁边,混杂着泪的雨亲吻着他眼角的苦涩,震颤的瞳仁勉强托起眸中被水滴揉碎的世界。清秋的风吹斜了雨丝,好让孤独的亡灵得以平稳地踏上星空。
    
         他闭上眼,俯身贴近那冰冷的身体,轻轻地喵道:
       
         “如果允许,我愿意代你死去。”
      
      
     
*       曾经为了写火灰特地回去重温了群星之战,零零碎碎记了一些,就着原著灰条对火星说了一句“如果允许,我愿代你去死”,十足带感,于是码了一下,以后文章里可能会用到。
贴叶  
你需要先登录才能贴叶和挥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