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 枝叶 情境 交互 帮助
世界  
你好, 离开
你有{{unread}}条未读信息,点此查看。
浏览器版本过旧,无法正常访问世界!
请切换到极速模式或使用现代浏览器(例如Chrome,点此查看
枝条   2020-10-08 11:02:45

Arknights.为明日而战

明日方舟剧情整理。
会适当加上一些个人想法及分析,有问题欢迎私聊我讨论,感谢大家的支持。
“Doctor。”
编辑于 2020-10-08 11:56:17
叶 2   2020-10-17 11:35:09

0-1 坍塌

杜宾:可恶……这里,究竟怎么了?
整合运动成员:这边的屋子,也都给我搜干净!
女性:放开他……不!你们…….
整合运动成员:反抗?太迟了!可恨的切尔诺伯格人!
男性:快跑!不要管我……孩子就……
孩童:妈妈……妈妈……!
乌萨斯军警:别管平民!先把阵线守住!这些面具混蛋,人实在是太多了!
整合运动成员:别让军警闲着!继续打!
乌萨斯军警:增援怎么还没到!我们要……
整合运动成员:上啊,上啊!!
阿米娅:怎么回事……?!为什么,为什么整合运动会……
杜宾:遮遮掩掩这么多年,还是露出本性了吗?
医疗干员:感,感染者……在袭击乌萨斯人……
近卫干员:为,为什么!感染者这样去骚扰乌萨斯政府的话,会死无葬身之地的……!
杜宾:不,他们的攻势相当猛烈。这绝对是有预谋的行动。之前我们救出博士的位置,相当机密……就连那里都被他们渗入了。可能切尔诺伯格各处,都已经遭到了整合运动的袭击。
近卫干员:啊……这,怎么会……
阿米娅:嘘!
整合运动成员A:还有逃脱的切尔诺伯格人吗?
整合运动成员B:我在搜!
整合运动成员A:一个也别漏掉!切尔诺伯格的冷血动物……刻在我父辈身上的痛苦,这次,就让我全部还给你们!
医疗干员:(咳……)
整合运动成员A:什么声音?
整合运动成员B:在那里!
医疗干员:(唔!他,他们,发……)
杜宾:(安静!)
医疗干员:(唔……!)
女性:……呜……
整合运动成员A:在这儿!找到了!
女性:……呜哇哇哇!!!啊!不,别……
整合运动成员B:……!躲在巷子里?出来。
女性:啊, ……!
整合运动成员B:躲在那里,就有用吗……
女性:对,对不起!对不起!!至少,至少饶了我的儿子!!
整合运动成员B:……
阿米娅:……我们应该,立刻突袭整合运动。
杜宾:……阿米娅……
阿米娅:我知道有风险,杜宾教官。只是,等这些整合运动解散后再行动……会耗费大量时间。何况,谁知道现在的状况,会持续到什么时候……那么,就应该迅速击溃敌人并转移。我说的,没错吧?
杜宾:——————明白了,我服从你的命令。各小组,听好。这些整合运动,还没有意识到我们的存在。记住,果断、迅速地解决掉!博士,调集队伍吧,现在是你证明自己的时候了。现在的局势,可不允许我们有所保留。
博士:早就该交给我了!/……/简单,我会轻松解决的。
杜宾:呵。阿米娅,看你的了。
阿米娅:我明白。……“如果争端能够避免,那我们应当沉默——如果战斗是必要的,那就战斗到最后!”罗德岛的信条……从来没有改变过!
开始游戏战斗。
整合运动成员:呃……你们不是……乌萨斯……人……
近卫干员:呼,呼……
杜宾:看来,他们没来及联络同伙。……做的不错,博士。是该客观评价你的能力了。
医疗干员:咦,阿米娅……她去……
阿米娅:没事吧?
女性:啊?谢,谢……
阿米娅:没事的,这是我们……
女性:……你,你也是感染者?你们要做什么!我,我的孩子……别伤害我们,求你了,我……
阿米娅:……去找个安全的地方藏身。
女性:呜,呜……宽恕我们……饶了我……
医疗干员:……
阿米娅:各位休息好了吗?
医疗干员:啊,没事……
博士:她为什么害怕你?
阿米娅:……博士……类似的问题,你以前也问过呢。
博士:……
阿米娅:因为我,得了病。我,还有杜宾,罗德岛的大多数人,都得了病。就连刚才那些整合运动的成员也是……我们得了很重的病,让人害怕的病……“矿石病”。
杜宾:……得了矿石病的人,就是感染者。
阿米娅:杜宾……
杜宾:乌萨斯向来对感染者十分严苛。说起来,谁又不是呢。只是乌萨斯在这方面的举措,尤为冷酷罢了。宣传上让民众恐惧感染者,到了抓捕感染者的时候,民众自然就习以为常,甚至拍手称快。所以,整合运动才选择了这里……
阿米娅:只是……这次,似乎不再是简单的示威游行了。
杜宾:这一次,他们开始大规模地使用暴力。等到乌萨斯政府平息了事件,切尔诺伯格的感染者,只会遭到更残酷的对待。……与之相反,有了博士你,罗德岛的处境,也许能有所改善。
博士:……这和我也有关系?/……/那我还挺重要的。
杜宾:凯尔西和阿米娅都和我说过,你是最顶尖的矿石病研究学者。……现在,你陷入了记忆丧失的困境,我很怀疑,你还能不能派上用场。
阿米娅:唔唔,杜宾教官,这么说好过分!
杜宾:……也许就和指挥一样,等你稍作复习,说不定能重新掌握那些理论?毕竟你还是前线指挥官……其实之前,我怎么也没法把神经学博士和战术家联系在一起……看到你本人后,似乎好理解了一些。毕竟罗德岛本身就很像你的专业。
医疗干员:喂!你!别跑!该注射药剂了!
近卫干员:啊?啊?我没事,我没事呀!我,我还不需要治疗!
医疗干员:是定量药剂,延缓感染症状的!你刚才不是还说头晕吗!
近卫干员:那不是同一种症状吧!
医疗干员:要是一会儿你的身体又出了问题,再碰上战斗怎么办?为了大家的安全你也该好好注意!
近卫干员:……
医疗干员:别动!我要扎了!
近卫干员:啊!!
杜宾:……罗德岛就是这样,既要找出治疗感染者的方法,又要减少感染者带来的问题。
阿米娅:——是的。光是研究治疗方法,或者仅仅去平息种种争端,都是不够的。我们必须直面感染者带来的问题。只有这样,罗德岛才能替感染者争取到一线生机……
杜宾:作为感染者,我们也比普通人更能理解感染者。无论普通人还是感染者,无论是和平还是纷争,罗德岛想要解决问题,而不是任由仇恨和疾病蔓延肆虐。博士,这可能也会是你职责的一部分。……至少,这是我粗浅的请求。
博士:你在说什么??/……/我需要慎重地思索一下。
杜宾:我们会留给你很多时间的,你可以慢慢理解。只不过,给我们的时间却不多了。整顿队伍,出发!前往汇合的路上,还不知道有什么等着我们!(阿米娅……切尔诺伯格现在的情况非常复杂,我们不能给整支救援队伍带去心理压力。但是……我们……还有多长时间?……三小时。三小时之后,天灾将会吞没这个城市。等到天灾降临,一切就都完了。)
???(弑君者):……不确定因素。去,通知其他人。我们追。
编辑于 2020-10-17 11:35:37
贴叶  
你需要先登录才能贴叶和挥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