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 枝叶 情境 交互 帮助
世界  
你好, 离开
你有{{unread}}条未读信息,点此查看。
浏览器版本过旧,无法正常访问世界!
请切换到极速模式或使用现代浏览器(例如Chrome,点此查看
枝条   2020-10-10 14:36:13

「短篇堆」“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历史向 短篇文堆。
逝者如水,此去一别,关山不开,故人不再。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及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
有私设会ooc。会有跟真实历史有不一样的地方。
-
只是娱乐而已。想让更多人看到古往今来那些被忘却,被尘封的历史。
【真实目的其实是圈子太冷想给多点人安利安利而已。】
-
那么。劳您侧耳倾听,由我给您讲述这个也许曾经发生过,但绝对从未出现过的故事。
叶 2   2020-10-13 15:47:06

「那日我前去刺杀嬴政前」


     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

         我本是齐国庆氏的后裔,后因自己年少气盛便独自迁居卫国改姓荆,名为荆轲。
         我曾游历四方途径魏国榆次,当地有个爱好剑术的文人名盖聂,世人皆知盖聂为江湖大侠,平生最好打抱不平行路相助,壮年时也曾创造过不少传说佳话,曾一时间名震天下举国皆知。
          谅自己当时年幼无知少不更事,本着“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一股盛气踹开木门入了盖聂之屋想着与人比划比划两下,谁知大侠生的倒是眉清目秀,淡淡的眉眼间浮着一股傲气,见我不懂事闯进来却只冷冰冰地勾起嘴角,端着一股大侠之范起身给我倒了杯热乎乎的乌龙茶。
         当时我自己人一激动,撩起袍子直愣愣地磕了三个响头,不明不白地就拜了个大哥。
         待结义为兄弟一事过后,我捧着瓷茶杯畏畏缩缩地蹲坐在大哥家的木椅上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我大哥他皱起个眉头望向窗外不怒自威,双眸中是看不尽的沧桑与无奈,我又不敢直视其人只得偶尔瞟上两眼。我们二人只好无言对坐。
          空气好像凝固了。我实在无法忍受这等憋屈,抿了抿双唇想说些什么,但未等我嗫嚅出声大哥倒是先开了他的尊口。
       “古人曰,这侠客兮,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荆卿,你怎么看呢?”
         我心念一动就知大哥想要考量考量我,清清嗓子信口开河道。
        “古人又曾曰,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忧,青春少好之时,何必多虑于渺茫未来?”
         谁知盖聂怒了,拍着桌子指着我的鼻子咬牙切齿却半天愣是憋出两个字。
        “畜生!”
         而我呢,自己刚到手的新大哥还没来得及捂热乎就要跑了,心里先是说不出的五味杂全又是一阵波涛汹涌。陪笑迎合不是我的一贯作风,谅他是我大哥还是我二姨,虽然我敬重你,尊重你,不代表你就可以指着我鼻子破口大骂了吧。
         我攒着一股怒气无处发泄狠狠站起来,狠了心摔了门离了他家。回到客栈时一阵惶恐就怕他派人因我无礼行为而追杀我来,当机立断拿了盘缠收拾收拾东西离开了榆次。
         又过了两年,我到了燕国。
燕国当地有个小村子,里面那个姓高的乐师长得是真俊俏啊,击筑击得自然也是一等一的好,我有意无意和他接近着,果不其然与其成了密友。
就记得高渐离在一旁击筑,我站起来舞了不到一曲的剑遂瘫倒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之上伴着筑声引吭高歌,还引得周围人纷纷侧目。
         姓高的也不劝劝我,只日日夜夜陪我坐在那里喝着烈酒望着天河。
        经过盖聂一事后我越发的沉默寡言,高渐离本也不是一个聒噪之人,久而久之我们之间的言语交流也就越来越少。
         不过我能感到我们之间心的交流,每当他出现在我视线之中,每当他的那对儿明眸和我的对视,我的心都有一阵无法抑制悸动。
         我当时不知道他会不会厌烦我,会不会觉得我只是个可有可无的可怜人。
         我只记得,在田光先生告诉我太子丹希望我前去宫中拜访的那个夜晚,在我看到田光先生在我面前刎颈自杀的那个夜晚,我不管不顾地冲进高渐离家中,并重重地吻了他,似要将一生的深情吻进去。
         后来,我入宫同太子丹提议刺杀秦王嬴政,趁着秦内政混乱之时夺回本该属于我们的土地。
太子丹便欣然同意,我却万万没想到我被他赶鸭子上架被迫成为计划的执行者,那个前去刺杀嬴政的刺客。
        我连夜赶往高渐离家中请求他一年后在易水等着我,与我一同前去完成这造福众生的大业。
他迟疑片刻,便欣然同意。
         一年后,不等我提出计划开始,太子丹早已坐不住,看着秦军驻扎在边境的军队连连催促我前去刺杀秦王。
         我携着古往今来最锋利的徐夫人之匕首,在易水前等了三天三夜,在太子丹以为我害怕到不敢前去时却仍未等来高渐离。
         他怕了吗?
         他被什么事情绊住脚了吗?
         高渐离,你为什么还不来?
         你为什么还不来?
         你为什么,还不来?
         我在秦王面前展开地图的最后一角的时候,我就是这么想的。
         我用尽全力向嬴政抛掷那见血封喉的匕首时,我也是这么想的。
         直到我即将被斩于其刀下,我想起了对着盖聂磕三个响头时的那个我,我想起了匆匆离开客栈的那个我,我想起了那夜与他坐在天河之下畅饮时的我,我想起了那夜仿佛要把一生的深情都吻给他的那个我。
         我想起了年少轻狂的那个我。
-
         感谢我的师父白妖指点。
编辑于 2020-10-13 15:55:56
贴叶  
你需要先登录才能贴叶和挥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