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 枝叶 情境 交互 帮助
世界  
你好, 离开
你有{{unread}}条未读信息,点此查看。
浏览器版本过旧,无法正常访问世界!
请切换到极速模式或使用现代浏览器(例如Chrome,点此查看
枝条   2020-10-14 19:33:03

【火灰短篇】 Rose Blooming In The Desert

*              猫武士半原著向火灰同人文《沙漠玫瑰》。执笔觉时。
*              腐向预警/灰条视角/BE/私设au。
      

      
              
||>
      
        “你知道一种病吗?
               
        连一呼一吸都在疼痛。
        你可以叫它绿咳症,可以叫它哮喘,也可以说是吃了死亡浆果后的症状。
       
        或者把它叫做……思念。”
     
      
      
||>
      
TAG :猫武士 | 火灰 | 火星 | 灰条 | 同人创作
     
     
        
||>
         
*               旧坑重拾,给每一个故事画上句号不留遗憾。这里觉时,也是白妖子,谢谢你们的驻足和支持。不弃坑只拖更。
*               欢迎留评,期待与大家的交流与分享。
*               猫武士世界首发,文字皆原创,勿拿勿二改。
*               愿故事圆满,未来共勉。

编辑于 2020-10-21 22:18:54
叶 6   2020-10-21 21:29:05

【5】To Dash 破壳

5。
     
    
   
         第一束阳光未能穿透云层,晨曦艰难地剥开深青夜空,竭力为即将到来的白日开拓更多浅蓝色的领土。
      
         家鼠尖锐刺耳的叫声卒然抨击入耳,接着是猫儿们嘶哑的哀嚎与怒吼。
     
         好在天气只是微亮,我立即适应了仓库黑暗的环境,浑身肌肉紧绷,出掌劈向了最近的敌人。待视野捕捉到群鼠流动方向的尽头被困于角落的暗橙色身影后,我便跳上杂物堆摘了近路一跃而去。
    
         “火心,他们在那里!”
    
         “明白!我从另一边过去。”火心与我分开,应道。
     
         两只家鼠尖叫着朝我扑来,我挥爪抵挡,料想不到其中一只就地一滚绕开,旋即撞向我的后腿。我乱了重心踉跄了一下,而就在这时又有两只跳上了我的背。
    
         皮肉被啮齿咬开,我哀号一声,只觉钻心的疼痛沿着背脊扩散至全身,如有蛆虫啃嗜,我当即侧身倒地试图摆脱,可越来越多的敌人像乌云一样向我冲来,压得我快要窒息。
    
         新来的血腥味极大地刺激了它们,鼠群变得更加狂暴起来。
     
         一阵风贴近躯体,身子陡然一轻,混乱中我看见一对暗红色的脚掌,随着视线上移,孔雀石般的绿瞳流动着锐利的芒。
         火心低吼着咬上一只家鼠的脖颈,再用力甩飞,随即后肢朝空中踢出,直击背后另一名敌人。
     
         “谢谢你,火心。”
    
         我喘了几口气,忍着疼痛勉强站稳身子,扑向试图偷袭火心的敌人,利爪刺进了它的软组织,温热的液体包瞬间围住了我的脚掌。
   
         我一口咬断那不停发出刺耳尖叫的咽喉,丢开逐渐冰凉的尸体,抬起头颅探查他的战斗情况。
   
         我们的目光恰好交汇。
    
         “火心。”
      
         视网膜内投射着他浴血战斗的身姿,暗红腥臭的液体未能掩盖那原本耀眼的焰火,触目所见让胸中某股热流喷涌,我鬼使神差地开口说:
       
         “你愿意和我并肩战斗吗?”
    
         火心冲我笑了笑。
    
         “永远。”
    
         此时太阳终于冲破了层叠白云,挥洒下第一束耀晔,金色的光从窗口穿行而来,钻到火心的眼里,笑意在明亮的绿色中流动起来。我的目光一下子被牢牢吸引住了。
      
        许是阳光被云关得沉闷了太久,亦或是,属于他的光芒本应如此耀眼。
     
         “还有三个尾巴的距离。小心身后。”
    
         “这该死的家鼠。”我骂了声,做了个前滚翻躲开一道挟着呼呼劲风的攻击,重新投入厮杀。
     
        “噢,是灰条他们!”
        前方被逼得节节败退的灰白色母猫看到了我们,眼中闪着激动的光,“感谢星族!”
     
         “请再坚持一下!”
    
         我高高跃起,准确地落在一只硕大的敌人身上,猛击它的头部,一时灰尘与毛发纷飞。
    
         “嘿,赶上了吗!”
    
         一个声音由远及近。
    
         “鼠脑袋们,滚回垃圾堆吧!”
    
         “噢我亲爱的尘毛,我很希望看到你的嗓门能直接把它们吓跑。”
     
        尘毛嗤笑一声,在家鼠群中横冲直撞。
    
         有了尘毛和沙风的支援,加快了战斗的结束,不多久,家鼠们便如沙子四散逃得干干净净。
    
         仓库转瞬变得安静起来,像是被冰封了的河流。
     
         团毛的一条腿受伤了,我扶着他来到墙边。
    
         “红尾伤的很重,他非常需要治疗。”
         柳带大口喘着气,忧心忡忡地喵道,这只灰白色母猫的肩膀已经被血染红,“我们用蜘蛛丝处理过他的伤口了,可血还在流……”
     
         不远处的草堆上,躺着一只玳瑁色的小个子公猫,浑身都是血,微微起伏的胸膛支撑着所有的希望。沙风正陪着他。
        
         我舔了下她:“不,柳带,你已经尽力了,你现在最需要的是休息。”
    
         “灰条说得对,你需要休息。”
    
         另一个好听的声音传来,先前那只玳瑁色母猫在乌爪的搀扶下走进来。她对乌爪感激地点了点头,疾步来到我们身边,依次瞧了瞧,最后跑向红尾。
     
         “请交给我吧,你们好好休息。”
  
          
         “走吧。”
     
         我用口鼻触了触火心的肩膀,带他去往仓库另一边。
     
         “那是斑叶,她十分精通草药,是个非常优秀的医生,也是沙风的好朋友。”
     
         我找了个舒服的地方趴下,一边舔着身上的伤口,一边向火心依次介绍这里的猫。
    
         他紧贴着我坐下,目光只是在斑叶身上停顿了下,更多的是在注视依偎在红尾身边的沙风。
    
         “红尾是沙风的父亲。”
     
         我轻声说,唇角勾起苦涩的笑容。
     
         火心低下脑袋没有说话,阴影覆盖住了他的表情,使我没能从中读到什么信息。他蠕动了一下身子,替我舔着背上的伤口,毛绒绒的尾巴轻轻抚着我,示意我歇息。
      
         困意如浪潮涌来,我很快被梦境包围。
    
    
         雨仍旧在下,打湿了我的皮毛和眼。
         我走到了那只猫的身边。
      
         他蹲伏在火红身影的旁边,无力地垂着脑袋,雨水从睫毛上滑下,淌入眼窝亲吻着他悲伤的眸子,那震颤的金色瞳仁勉强托起这个被雨丝割碎的世界。
       
         他阖上眼,俯身贴近那具身体。
     
         我听见他轻轻地说:
      
         “如果允许,我愿意代你死去。”
      
    
   
   
-TBC
文by觉时
编辑于 2020-10-21 23:58:06
贴叶  
你需要先登录才能贴叶和挥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