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 枝叶 情境 交互 帮助
世界  
你好, 离开
你有{{unread}}条未读信息,点此查看。
浏览器版本过旧,无法正常访问世界!
请切换到极速模式或使用现代浏览器(例如Chrome,点此查看
枝条   2020-11-03 20:13:37

【贴设-剧情-文】表里不一

鸟儿的翅膀被折断,凸出的骨骼尖端朝着太阳。
-太阳落下了。

编辑于 2020-11-03 20:13:50
叶 1   2020-11-03 20:14:05
写在前面
这是一块表,一块危险的表。
是受古希腊神话和岚哥的世界观影响而成的。
最近遭遇了一些事,我重新度量了一下世界。
于是我就写着。
我写我印象中的各种世界,我也在写英雄们的故事。我在谱写各种各样的东西,我希望在这里找到我的航标。
叶 2   2020-11-03 20:14:41
这是一个混乱的世界。
它十分无序,却在无序的尽头找到了有序。这里有吸血鬼,有狼人,有魑魅,有魍魉,有阴阳师,有……什么都有,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它没有的。这里有战争,但不是很残酷;这里有和平,但不是很长久。所有事物都是乱的,所有的事物都没有规则。你永远不会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你也永远不知道昨天为什么会发生这些。
总之,好好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值得注意的是这个世界唯一有序的地方就在于世界成员全部都是猫妖!!那种猫武士后代修炼成人的那种,拥有两种形态。至于变成妖的原因,因为世界的无序性众说纷纭。
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有神在,这些猫妖肯定是被抛弃过的,因此它们修炼出强大的生命力。
叶 3   2020-11-03 20:14:54
——故事开始于那年的他。
卡瑞拉

20岁
他从来没有输过,他的王冠从来没有倾斜过。他是国王,他是自己的国王,他的能力没有人可以质疑。他聪明骄傲,狂放不羁,他从来不会在利益方面让步。他的外焰会灼伤你们的皮肤,但他的焰心却如水一般温柔优雅。他从来没有害怕过任何人,他是不多的拥有能力的人之一,他可以操纵火焰进行任何攻击。他也因此被排挤,被害怕,被蔑视,被诬蔑,但他从来没有低下过高贵的头颅。
他是骄傲的鹰,在骄阳中展开自己的双翅,飞向那遥不可及的太阳。他是天空的霸主,他是迟早的王,而王没有人能够真正了解他。他是一个球体,他有懦弱的一面,他害怕失去自己的一切,他害怕失去他骄傲的资本。他在云霄上方,却时时刻刻害怕着掉下云霄。但更多的时候他是勇敢的,他选择直面淋漓的鲜血,他狂傲着进行真真正正的战斗。
“脊梁就这样被压断了,就不是脊梁。”
耀金色的短发乱蓬蓬,单框眼镜镜框为太阳的金色。火红的眸子内燃烧着的熊熊烈火并不是用来毁灭。鼻梁高挺标准M字唇。五官分明精致细腻。身材挺拔十指修长。皮肤健康的小麦色似乎飞着火焰。上身着火红的小西服下身着白色的裤子。黑色的皮鞋擦得铮亮。
“一定要笑看世界,否则会被世界笑看。”
因为能力的原因幼时在学校被排挤,尽管如此还是年级最优秀的学生。他的战斗力也不容小觑,但不敢在校园内使用能力。学会了隐藏自己有能力的这一事实长大后成为了一名商人,也借此名义周游世界,迷茫地寻找自己的目标。
叶 4   2020-11-03 20:15:27
——这是一个关于神的故事。
不要忘记是神创造了撒旦,也不要忘记令人印象深刻的宙斯。
这个世界分为表里两个,表世界是我们所见到的,我们所看到的,我们所听到的,我们所摸到的。
至于里世界,无人知晓。谁知道那里面是天使还是魔鬼,是天堂还是地狱。
叶 5   2020-11-03 20:15:57
*没用更新枝的原因才不是因为我忘了。是我想要长文评。
叶 6   2020-11-03 20:25:03
袜!!!!!顶顶,捧个场
叶 7   2020-11-03 20:29:41

卡瑞拉又做了这个梦。
一片泡泡内部一般的黑暗,仿佛一戳这黑暗就会立刻爆破。可就这黑暗却使猫心情舒畅,仿佛回归了儿时那样的单纯的快乐。黑暗中有一个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缓慢而深沉地讲述着:
“茧真的很可惜。他明明可以很优秀,但他……”
而后泡泡便破了。一声爆裂,卡瑞拉猛地睁开双眼,瞪着船舱的天花板出神。不知是过了像一年那么漫长的一秒,还是一秒那么简短的一年,卡瑞拉缓过神来。他暗暗嘲笑自己的出神,坐直起身开始穿他的晨衣。
卡瑞拉习惯每天早晨洗一次澡。今天的大海看上去风和日丽,船员们也看上去没有暴动的念头。
谁知道呢。
卡瑞拉脱下晨衣,打开莲蓬头。水丝如针,扎着卡瑞拉裸露在外的皮肤。真像古中国的针灸,卡瑞拉无端地想。
他调的是冷水,但喷出的水是温热的。卡瑞拉见怪不怪,继续洗着他的澡。他不会因为这点事情而生气的。换句话说,他不会因为这么小的事情而生气的。
叶 9   2020-11-04 00:33:46
dddd,吹爆!神仙子腾
叶 10   2020-11-10 17:15:59
毛玻璃外面模糊不清的衣服从蓝色变成了红色。卡瑞拉不讨厌红色,故他的心情依旧不错。他使用了肥皂,肥皂看上去也没出什么差错。这很好。
门外传来喧闹声。卡瑞拉已习惯了,他可以分辨出什么是有利的,什么是有害的。他继续揉搓着身体,让肥皂洗净身上每一个角落。
门板晃悠两下,紧接着倒塌了。扬起的灰尘紧紧贴在玻璃上。卡瑞拉皱了皱今晨的第一个眉头,关上水擦干身体套上晨衣。
晨衣已变成了赤红色,有着用白线勾勒出的火焰图案。卡瑞拉蹬上皮鞋,踏上门板走出去。
皮鞋踏地发出风铃的清脆响声。船员们聚集在一起不知道在看什么。卡瑞拉穿过人群,到达最内里人们围着的地方。他看到地上有一封信,用红色的墨水写着“风行号”的地址。红墨水慢慢地在信纸上蜿蜒着,像吐着信子的蛇。
卡瑞拉把它捡了起来。红墨水瞬间消失了。信面白茫茫的。像空。
卡瑞拉一下子撕碎了信。
碎片从卡瑞拉的手间落了下来。船员们顿时噤声。他们低下了头,不去看卡瑞拉具有穿透力的眼睛。
“就只是这个?”
卡瑞拉的声音如千年寒冰猝然崩裂。没有人说话。只是海浪拍打着船的哗哗声。
一个船员忽然抽搐了一下。卡瑞拉盯着他。船员的脑袋低垂着,不住地上下颤抖。
“拿住他!”
卡瑞拉爆发地喊了一声。船员们一拥而上。
“咯咯咯咯咯咯……”
那个船员不正常地笑了。他的声音很像老鼠,吱吱地咯咯笑着。卡瑞拉的大拇指打开了腰间的佩刀。
那个船员吱吱着开口了。 他已经被船员们围得看不见。
“世界上最高的诺安山……血在山腰……”
他最后一个音节刚刚发完,脑袋便迅速往后扭去。随着清脆又响亮的一声“咔吧”,他的脖颈软了下去,直直倒在他身后的一个船员的身上。
人们惊呼着后退。卡瑞拉拧紧了双眉。
“都散了。”
贴叶  
你需要先登录才能贴叶和挥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