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 枝叶 情境 交互 帮助
世界  
你好, 离开
你有{{unread}}条未读信息,点此查看。
浏览器版本过旧,无法正常访问世界!
请切换到极速模式或使用现代浏览器(例如Chrome,点此查看
枝条   2020-11-15 20:28:37

【洛风crieue】红尘陌上

你是我时刻追逐的光,哪怕,即将熄灭。”  “我爱你。”
“如果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还会追随我么。”“义无反顾。”
原耽系列,请自行避雷⚠
连载文 《风起云动暗流涌》

————
我想了想,还是决定把所有的正文搬到这个枝来。
另一个枝,用来存一些文梗和灵感。
文梗枝指路:https://www.maowushi.net/branches/1462
感谢各位这么久以来的支持☃
编辑于 2020-11-19 18:10:29
叶 9   2020-11-24 19:09:20

第九章·鹰楼(一)

“咳...”
这一声咳嗽,在空荡的地下室里悠悠回荡,在这个安静地有些诡异的地方,显得格外突兀。
地下室很长,阴暗得伸手不见五指。尽头处有一个小房间,同样也是密不透光,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若有若无的血腥味。
君辞靠在一面墙上,低垂着头,目光略有些涣散。他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间,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么,连续几天肉体和精神上的双重打击,让他险些崩溃。
这么多年了,这人还是喜欢给人精神压力。君辞想着,嘲讽地勾了勾嘴角。
这时,远处传来皮靴在地上走路踏出的声音,在空无一物的地下室里分外清晰。君辞猛地睁开眼,盯着铁门。可他听见脚步声略有些急促,心下一松,又靠了回去。
“顾酒柒?”门外的脚步声顿了顿,下一秒,一个声音答道:“是我,洛爷。”君辞没有接话,他仰起头看着天花板,无声地叹了口气。
“炽爷说,你出来以后,去书房找他。”顾酒柒的声音略微带着些许颤抖,他数年前曾亲眼看见君辞和白容炽在书房大吵一架,出来的时候浑身是血,连话都说不全,走路直往地上跪。
“知道了,我现在可以出去了?”回应他的,是铁门开锁的声音。
长达几天暗无天日的关押,君辞对光线格外得敏感。门外的光线刺痛了他的双眸,他眯起眼举起手在眼前挡了挡。
瘦了。这是顾酒柒对他的第一印象。也是,哪怕是铁打的人也难以经受白容炽那近乎变态的打击折磨。
君辞一手撑墙,晃悠悠站了起来,刚一站直,就开始开始连连咳嗽,一股血腥气涌上喉头。
“洛酒!”顾酒柒慌忙上前想扶住他,情急之下竟忘了称呼,君辞瞥了他一眼,一挥手甩开了。顾酒柒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犹豫了几次都没敢上前。
原本只有十分钟的路程,硬生生被拖了半个小时,一路上,路过的人都用怜悯和好奇的目光悄悄打量着君辞。他对此心知肚明,没有递哪怕只是一个眼神。
白容炽坐在一个沙发椅上,十指交叉收于小腹,歪着头好整以暇地看着面前跪着的人。那人双肩微微发颤,脸色煞白,唇边还留有一丝血迹,狼狈至极。
“洛酒,我说过了,活在当下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吗?”君辞紧咬着牙关,跪地的动作使他后背上的伤口有着撕裂般的疼痛。他抬头死死盯着白容炽,不发一言。
白容炽见状,勾唇一笑,伸手捏着君辞的下巴,迫使他抬起头来:“你要是不这么倔强就好了,也用不着受这种苦。”伸出手指在那人的一个伤口上狠狠一按,看到君辞身体明显地一颤,脸上露出痛楚的神色,笑容更灿烂了,“什么时候你才能多听听我的话,嗯?”
君辞嗤笑一声:“被自己的父母扫地出门,你很自卑吧?你是不是觉得,所有人都应该臣服于你,听你的派遣?”
话刚说到一半,白容炽的眼神就变了,双眸微微眯起盯着面前的人,手上的力气更大了些。君辞话音刚落,白容炽便狠狠推开了他,脸色一刹那变得极其阴沉。
君辞的后脑勺重重磕在地板上,哪怕有地毯的缓冲,也疼得刺骨。他却咧开嘴笑了起来:“哈,怎么了?这就受不了了?”
白容炽盯着他看了一会儿,脸色慢慢恢复正常,眉尖一挑:“想激怒我?这些年,我倒是对你放松了不少,瞧瞧,都敢对我耍小心眼了。没关系,那我就陪你玩玩。”
“祝城,过来。”话是对着身后隐藏在黑暗中的一个人说的。那道黑影动了动,微微上前,弯下腰,语气很是恭敬:“炽爷。”
“把他带去‘雅阁’。”祝城俯身颔首,走到君辞面前,低声道:“洛爷...得罪了。”说罢,一把将君辞扯起,向“雅阁”走去。
雅阁,名字听起来是如此的清幽闲适,可进去过的人都对此有着深深的心理阴影。雅阁不大,但却放满了各式各样的刑具。
房间正前方有一个柱状的透明全封闭式玻璃舱,玻璃舱底部有一根注水管,将人关进去后,注水管会自动启动,内部的人将感受到水缓缓漫过头顶,以及窒息的恐惧。
西南角则是一个架子,上面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刀具,带刺的皮鞭,用在人身上极难愈合。
雅阁的地板上还沾有干涸的血迹,暗红乃至深黑,显得惊悚且危险。
君辞跌跌撞撞地被半托半拽地拉到雅阁,白容炽慢悠悠地跟在他身后:“沉水。”祝城手上一用力,将君辞推进了玻璃舱,关上舱门,注水管开始运作。
君辞感觉到冰凉的水缓缓漫过膝盖,冷的刺骨。漫上胸口,压强使他难以正常呼吸。漫过头顶,过了一会儿,强烈的窒息感使他眼前微微发黑,有轻微的耳鸣,脸色发白。他的右手扯着舱内的一个把手,仍旧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
白容炽托着腮看了会儿,无趣地眨了眨眼:“放他出来。”
祝城在一个控制器上轻轻一按,玻璃舱内的水位急速下降,强烈的失重感让君辞一下子没站稳,跪趴在地上。下一秒,他就被祝城拉了出来。
“你先出去。”白容炽看着君辞,话却是对祝城说的,祝城一弯腰走了出去,带上了门,雅阁一下子变得昏暗无比。
白容炽走近君辞,上下打量了几眼:“性格倔强,命也挺硬,不错。”君辞冷冷地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白容炽拍了拍他的脸:“你私自将A36留在华盛的事情我都还没追究你,怎么?现在敢朝我撂脸色?”
君辞的嘴唇动了动,似是想说些什么,白容炽却没给他这个机会:“我就是对你太宽容了,你所做的事我都一清二楚,我没来找你,不是你忤逆我的机会。我倒是好奇,那个墨幽...对你吸引力就这么大?”
“你动他一个试试。”君辞的十指猛地握紧。
“嗤,一个能让你主动留下作案物品还丢下线索的人,我真的好想了解了解啊。”白容炽仿若未闻。
“你!”君辞挣扎了几下,被白容炽一脚踩了回去。“商量个事儿,你乖乖的,听我的话,我就不动他,怎么样?”
君辞看着他,眼里浓浓的不信任让白容炽略微有些烦躁,抬手拍了拍他的头:“那我就当你默认了,说实话,和你打交道,真麻烦,我到底是怎么把你养大的,走了。”说罢,起身推开了门,眨眼就没了影。
喜怒无常的家伙。君辞的脸色有些扭曲,身上伤口浸水后强烈的刺痛感让他险些晕厥过去。他撑着地板摇摇晃晃站了起来,刚站稳,一个人影就闪了进来。
“洛爷。”顾酒柒上前扶住他,眼里小心地带有一抹痛惜:“我带你去房间。”君辞眯了眯眼,破天荒地没有拒绝。
贴叶  
你需要先登录才能贴叶和挥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