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 枝叶 情境 交互 帮助
世界  
你好, 离开
你有{{unread}}条未读信息,点此查看。
浏览器版本过旧,无法正常访问世界!
请切换到极速模式或使用现代浏览器(例如Chrome,点此查看
枝条   2020-11-21 18:06:10

猫粮堆积处

饿了来啃啃!吧唧吧唧
同时接单写猫粮!吧唧吧唧
编辑于 昨天 17:05
叶 2   2020-11-23 17:31:47

柴怜柴/归

垃圾皮柴的例文!
世界观及角色背景
CP主柴怜柴副羽霜,性转柴,百合
微刀,原子大小那种,HE
怜的异能/梗源
https://www.maowushi.net/branches/1517?page=12
想要复活一个人其实并不难,只要自愿献出你自己的生命。被复活者会被清除一切关于献出生命者的记忆,献出生命者在她或他生活中留下的痕迹也会消失。若被复活者能在24小时内想起献出生命者,那么献出生命者将无条件复活。
世界观/能力
世界迎来了一次毁灭性的灾难,这场灾难被称为“浩劫”。其因何而起又为何结束尚未可知。在这场灾难期间,约一半人死亡,剩下大部分人变异为一种怪物。而极少的人幸存了下来,这里面又有更少的一些人拥有了“能力”。人类秘密为能力者建造了一所学校,用于抵抗怪物。而学校直属能力者协会管理。
正文
柴喘着气,和那群怪物战斗着。
她虽说是协会的一员,可能力并不强大。
她的能力非常简单——控制肉眼不可见物。
柴至今都不知道这个能力究竟有什么用。
怪物倒下了,她也倒下了。
她看到一个单薄的小身影抱着她哭泣。她想说些什么,却忘了要说些什么… 
-
柴惊恐地从梦中醒来,身上冒着冷汗。
她尽力忘掉那个梦,然后她做到了。
柴发现自己坐在一张病床上,那是协会的病床。
柴并不觉得奇怪,因为这里,她来过无数次了。
“你醒了?”
柴抬起头,看到溦蹬了蹬脚,面前那把旋转椅转了过来,两人四目相对。
然后沉默。
尴尬。
又是溦先开口。
“所以出任务又伤到了么,这么艰难的任务…诺言应该是明事理的人啊,为什么只派你去…但居然能活下来,也是奇迹了。”
柴不准备接过话题,而是习惯性看了看床边,似乎缺了什么,但又不知究竟缺了什么。她想下床却被拦下了。
“你那条腿…我们帮你换了条机械的。应你的要求没加功能。”
柴看了看自己的右腿,果然。
“异能使用过度了啊,晚上一直说梦话。”
看来你也知道这件尴尬的事情啊,果然对你什么都隐瞒不了么。柴想着。
“我总觉得缺了些什么,你知道是什么东西吗?应该是跟我昨天的噩梦有关…”柴开口问了问。
“缺了什么?你居然有这个意识…自己去找吧,我不拦你了。”
柴虽说并没有完全听懂但也没刨根问底,毕竟她知道溦的异能究竟是什么。她轻轻地下了床,穿好鞋,说了句“那我走了”。
“好,注意安全啊,还有腿,不习惯就说。”
一如既往啊。柴看着这个如母亲般关照她的孩子,想着。
接着,她便走出了门。
-
 “42号执行者柴报到!”柴的声音铿锵有力。
“前辈,不必这样的…您的腿伤还没好,所以上头给您一天休养时间,缓冲。”
柴愣了愣,觉得自己即使是再推辞也拗不过诺言,而且有这休息正好去找找“丢的东西”,便离开了。 
-
中午,刃和霜一如既往邀请柴一起去吃饭,而柴并没有一如既往的拒绝。
到了刃和霜的“家”,柴很自觉的在餐桌旁找了把椅子,坐了下来。
然后她看了看旁边的霜。
接着看了看霜旁边的刃。
最后看了看自己旁边的空椅子。
三人一句话也没说。
刃也发现了那把空椅子,面无表情地把它搬起来,搬进了房间,接着两手空空地出来了。
霜倒是说了句话:“什么?羽刃你居然会多放一把椅子??”
然后霜使劲盯着刃看。
刃仍然冷着脸:“没有。”
要是换在平时柴早就开始“嘲笑”刃了,但是今天没有。
柴像刃一样冷着脸,似乎在思考问题。
霜围着柴转了好几圈,然后说了句:“皮柴你没问题吧,怎么不说话?”
“我想问题呢!滚!”柴很生气,大吼道。
一旁的刃冷着脸站了起来。
柴也看到了。
“羽刃你有话好好说…你有没有觉得少了什么东西?”
“没有。”
刃又想了想:“大概…有吧。”
柴看了看刃脖子上那块玉,似乎想起了什么。
“谢谢!我走了!”
柴很高兴,换了双鞋子就出了门。
“你饭没吃…!” 
-
柴似乎找到了点线索,蹦蹦跳跳地走在小路上,不知不觉已是黄昏。路旁是一片麦地,她立刻认出那是协会的麦地。
柴哼着不属于这个时代的小曲,很自然地走了进去,在一条麦地中的小路上。
她时不时从成熟的金黄色小麦上拔下两粒,塞进嘴里。
麦地的中央是一棵大楸树,树上爬着一些细细的藤蔓。
树下是一小丛灌木,上面零零星星缀着几朵蓝色的花。
虽说花未开放,但柴知道那灌木丛中应开满蓝色的小花。四五月花一开,那希望的蓝会点缀这片麦地。
柴的目光从花丛上收回,看向远方。
夕阳西下,金色的阳光照在金色的麦地上,那麦子随风微微晃动,像是波光粼粼的湖面。
柴仿佛看到了两个人影,在麦地中的小路上追逐嬉戏着。
她往树上缓缓地靠去,缓缓地坐了下来,看着那太阳缓缓的落…
树上飘下一根白色羽毛,轻轻地落在柴头上。 
柴知道自己睡着了。
夜幕已然降临。
她又看着白色的月光给麦地镀了层银,然后静静地走回了家。
-
柴坐在桌前,桌上摊着两张纸。一张是白纸,一张上面画着半只小柴犬。
她并没有继续画,只是坐在桌前,静静想着之前的景象。
两个人影,那会是谁呢?刃?霜?
她越想越乱,索性拿起笔随意画了起来。
刃和霜,刃脖子上有一块玉…
麦地里的落日…以及我头上的羽毛?
那一瞬间,柴恍然大悟。
接着,她感到一只手搭在了她的肩上。
柴没有回头,因为她知道那是谁。
“玉怜清羽?”
“我就知道你能想起我。”
-
——end——
*越写越起劲233
*@蜜鸩 
编辑于 昨天 17:04
贴叶  
你需要先登录才能贴叶和挥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