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 枝叶 情境 交互 帮助
世界  
你好, 离开
你有{{unread}}条未读信息,点此查看。
浏览器版本过旧,无法正常访问世界!
请切换到极速模式或使用现代浏览器(例如Chrome,点此查看
枝条  

【Blood Lake】血湖

宽阔的湖面被利爪撕裂了。无数的身影咆哮着,狂叫着冲进被许多毛发搅得浑浊不堪的湖水里。在椭圆形湖面的两岸,分别有一片茂密的森林和一片潮湿的湿地,数不清的猫儿们每天数次从那里冲出,对立着战斗。没人知道,或者说没有哪位局外人看得出,他们到底在为了什么而争斗。两边的领地都足以提供给双方充足的生存空间与资源,他们本来应当可以说是毫不相干的,更何况彼此接壤的土地边还各有一条河流相阻隔,而湖面还是那样的宽广。
世界上就是有些东西这样让人捉摸不透。每当天边的第一缕曙光穿透云间,河岸旁就站满了拥挤着的猫儿,紧接着就是将持续一整天的纷争乱斗。鲜血和尸体不断地在湖底堆积,长久以来,原本清绿的湖水被染成了血红色,即使有碧蓝的天空倒映在其中,也无济于事。
慢慢湖被这些疯狂的“血湖猫”称为血湖,而湖本来的名字——兴许湖本来是没有名字的——就逐渐无人知晓了。每天猫儿们冲进湖里乱打一气,无论是谁出来时都是浑身沾满鲜血遍布伤疤的狼狈模样,时常有谁为了战斗丢了一只眼睛或一截尾巴。
这已经成了血湖猫终年不变的习惯。每天天黑到看不见任何东西时才回到各自的领地里捕猎、吃点东西,舔舐自己的伤口,稍作休息。
谁也没觉得这样的生活有什么不对劲。
在将血湖环绕住的山峰,雪线以上还居住着另一个猫群。据老猫们所说,那里食物稀少,还要与恐怖的狼群争夺领地,所以祖祖辈辈高大健壮,是猫中的杰出精英。那里的幼崽满月就有血湖猫的学徒那么大,成年的山地猫比血湖猫高出整整大半个肩胛骨。
很少有血湖猫在意山地猫的故事,更别说觉得他们有什么了不起,反正大家都生活在动荡的世界里,哪儿的地方不是过,哪儿的土地不埋人呢?
叶 12  

第九章

“......你觉得她是一只怎么样的猫?”无痕听见父亲用一种近似叹息的声音说道。
“啊?”无痕没反应过来,“你说沙痕吗?”
满忆的模样像是默许,目光还未曾从那只姜黄色母猫身上挪开。
无痕突然觉得有点尴尬:“呃......我觉得她挺好的。”
满忆终于把头转了过来:“挺好的?”
无痕简直有点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这个话题了:“她教我的时候对我很好,从不让我太累,也经常关心我,还会换着花样来陪我训练.......”
满忆点了点头,淡声道:“她小时候和我还有你母亲是很好的朋友。”
无痕抖了抖耳朵:“小时候?”
“嗯。”满忆说,“小时候我们三个玩得特别好。”
无痕没有去问父亲为什么要加上一个小时候来作限制词,“嗯”了一声算是作为回答便一瘸一拐地走出了洞穴。
无痕打小对父母的印象就不深,母亲尤甚。满忆还会经常在她外出训练回来的时候和她一起享用猎物,顺便问问她的训练情况,而半夏则很少对她表现出母亲应有地关怀——不论是他们手足中的哪一个。
无痕经常在无聊时反复思考这个问题,但日久了也就因无果而终。
她懒洋洋地趴在崖峰洞前冰凉的石地上,洞顶垂下来的藤蔓被风一吹,悠悠扬扬地跳起了舞。崖峰湖旁的浆果森林已经重新茂密起来,不再像两个月前那样荒芜,竖耳细听还闻得到鸟语雀鸣。
又是一个盈满盛阳活力四溢的绿叶季。

贴叶  
你需要先登录才能贴叶和挥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