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 枝叶 情境 交互 帮助
世界  
你好, 离开
你有{{unread}}条未读信息,点此查看。
浏览器版本过旧,无法正常访问世界!
请切换到极速模式或使用现代浏览器(例如Chrome,点此查看
枝条  

【Blood Lake】血湖

宽阔的湖面被利爪撕裂了。无数的身影咆哮着,狂叫着冲进被许多毛发搅得浑浊不堪的湖水里。在椭圆形湖面的两岸,分别有一片茂密的森林和一片潮湿的湿地,数不清的猫儿们每天数次从那里冲出,对立着战斗。没人知道,或者说没有哪位局外人看得出,他们到底在为了什么而争斗。两边的领地都足以提供给双方充足的生存空间与资源,他们本来应当可以说是毫不相干的,更何况彼此接壤的土地边还各有一条河流相阻隔,而湖面还是那样的宽广。
世界上就是有些东西这样让人捉摸不透。每当天边的第一缕曙光穿透云间,河岸旁就站满了拥挤着的猫儿,紧接着就是将持续一整天的纷争乱斗。鲜血和尸体不断地在湖底堆积,长久以来,原本清绿的湖水被染成了血红色,即使有碧蓝的天空倒映在其中,也无济于事。
慢慢湖被这些疯狂的“血湖猫”称为血湖,而湖本来的名字——兴许湖本来是没有名字的——就逐渐无人知晓了。每天猫儿们冲进湖里乱打一气,无论是谁出来时都是浑身沾满鲜血遍布伤疤的狼狈模样,时常有谁为了战斗丢了一只眼睛或一截尾巴。
这已经成了血湖猫终年不变的习惯。每天天黑到看不见任何东西时才回到各自的领地里捕猎、吃点东西,舔舐自己的伤口,稍作休息。
谁也没觉得这样的生活有什么不对劲。
在将血湖环绕住的山峰,雪线以上还居住着另一个猫群。据老猫们所说,那里食物稀少,还要与恐怖的狼群争夺领地,所以祖祖辈辈高大健壮,是猫中的杰出精英。那里的幼崽满月就有血湖猫的学徒那么大,成年的山地猫比血湖猫高出整整大半个肩胛骨。
很少有血湖猫在意山地猫的故事,更别说觉得他们有什么了不起,反正大家都生活在动荡的世界里,哪儿的地方不是过,哪儿的土地不埋人呢?
叶 35  

第三十章

小雨淅淅沥沥下了一早上,无痕守完最后一班夜岗回崖峰洞里补觉的时候,晨光才微微从东边露了个角,亮得很有限,无痕一脑袋晕晕乎乎的没睡醒,一不留神一脚蹚了个水坑,凉得惊心刺骨,她下意识往旁边一躲,结果直接重心不稳跌进了水坑里。她皱起眉头,结结实实地打了个寒战,抱怨着爬了出来,然后立马患了颠病似的开始抖擞毛,尾巴抽得像条被人捏住了七寸的蛇。跳了半天无痕总算觉得皮毛上那种湿漉漉又沉甸甸的感觉缓解了一点,又抖了抖脑袋,才往洞里走去。
这么一折腾,她也不困了,把自己垫窝的苔藓翻来覆去地整理了一遍,周围的猫也就差不多醒了。
无痕眨眨眼,用一只脚掌推了推身旁的一坨花斑皮毛:“泉斑?该起来啦,泉斑!”
三花母猫翻了个身,刚睁眼就是一阵剧烈的咳嗽。无痕被她吓了一跳:“你没事吧?”
“没......没事。”泉斑吃力地坐起身,晃了晃脑袋,“你吃早餐了吗?”她问,“一起?”
“走。”无痕站起来:“今天有晨会,动作快点儿。”
她俩出去的时候,大部分猫都已经聚集在洞外了,昨天剩下的猎物里只有一只老鼠。
“一人一半。”泉斑把老鼠连腰对半咬开,扔给她带尾巴的那一半,边吃自己的边往外走。
无痕叼起老鼠尾巴,跟她一前一后地走着。
孔月看上去也是刚出来,在石头上吃着早餐。四处全是同族撕咬着猎物的声音,肉香味和新鲜血液溢出的甜味弥漫在空气中,宛若肉食者的天堂。
无痕吃完后抬起头,发现泉斑正从猫群中挤回来,她费劲地绕了几个弯,总算回到了原来的位置,长出了一口气。
无痕看着她:“你干什么去了?”
“听你哥吹牛呢。”泉斑笑着说,“他昨天从狼嘴里抢了一只松鸡,现在逢猫就炫耀。”她边说边笑,起劲得两眼放光:“他还给我咬了一口呢!”
无痕扬了扬眉:“这么厉害?这家伙出息了。”
“真羡慕你。”泉斑突然说。无痕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茫然地接了一句:“啊?”
“我也想有个哥哥啊,像雪棱那样的哥哥。”泉斑继续小声说,“又帅又厉害。”
“你这是,”无痕没忍住笑了,“你这是什么情况?我有空一定替你代为转达,他有小迷妹了。”
泉斑哼笑一声朝空月示意:“听首领说话。”
空月的晨会内容很简短,主要是给昨天族会的答复:“探险队将由七名成员组成,具体安排一会儿来我巢穴里细说。沙痕来做队长,其余成员必须无条件在探险途中服从队长的命令。剩余六名成员分别是杉果,半夏,回声岩,暮雪,桦木和无痕。”
泉斑惊讶地转头看向她:“哇哦,你是最年轻的探险队成员!”
空月还在继续说:“让我们共同祝福这些勇士,他们将于今天傍晚出发。除了探险队的成员,其余解散!”
无痕愣了一会儿,看向泉斑:“我是该高兴还是该害怕?”

贴叶  
你需要先登录才能贴叶和挥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