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 枝叶 喵搜 交互 帮助
地图 物品 成员 林区 百科
世界  
你好, 离开
你有{{unread}}条未读信息,点此查看。
浏览器版本过旧,无法正常访问世界!
请切换到极速模式或使用现代浏览器(例如Chrome,点此查看
枝条   2020-04-18 14:52:01

纪念/热血向 《猫的使命》

大家好这里是橙喵or白焰,一个智障(/▽/)
百度猫创吧一个创作到瓶颈期的同人作者,没有人支持我的作品所以我尝试在这里写一些
最近在贴吧收稿子,如果你想要投稿角色之类的私信我或者qq找我都可以
最近突然冒出来一个灵感,来自一条狗的使命以及阿甘正传。用多个故事和经历来表达一个价值观(《一条狗的使命》)+大时代中小人物的故事(《阿甘正传》) =白焰的破文(?
大概两周之后开文,希望各位能喜欢,给我一点小小的支持吧(/▽/)
叶 10   2020-05-24 12:27:00

=6= 毫无疑义的日常(?

“谁让你们擅自去巡视边界的?”火星怒斥道,“这次算你们幸运,遇到的是两只虚弱的河族猫,如果你遇到了虎星呢?你们还能活着回来吗?”
“我们很抱歉,”裂爪舔了舔自己肩膀上的伤口,他被药草味熏得作呕,白落爪看着他狼狈的样子差点笑出声,“但我们赶跑了入侵者,不是吗?”
“确实是。”火星有些恼怒地抽打着尾巴,他的绿眼睛尖锐地盯着裂爪,“但你还嫌自己嘴巴上的伤口不够多吗?”
裂爪愣了一下,白落爪和火星不约而同地把目光投向裂爪嘴巴上的伤口。裂爪的目光开始烦躁,他的毛发竖立起来:“我这道看起来威风凛凛的伤疤是被一只幼崽划的。”他半带恼怒地看着白落爪,“大家听了一定都不相信。”
白落爪耸耸肩:“那时候我们都很愚蠢,我可不想重复你那句话。”
“什么话?”裂爪问。
“你说你要占领这里,杀死所有的懦夫。”白落爪警觉地看了火星一眼,还好火星只是打趣地抽动着胡须。
“性格暴躁的小猫我也见得多了。”火星的语气缓和了很多,“裂爪小时候的勇气和野心倒是不容小觑。”
“武士需要些胆识。”裂爪眯了眯眼睛,“但是必须建立在忠诚之上。刚做几天学徒的小猫做出愚蠢的事情不足以断定我的性质。”
“是啊,我能看出你长大了很多。”火星喃喃说道,他闭上眼睛思考了一会,“但你还是不能擅自去边界挑战其他武士。”他开玩笑地说,“现在,你们可以去进行训练了。”
“遵命。”裂爪低下头行礼,白落爪也低头致意后走出族长巢穴。
“星族啊!”白落爪吼道,“跟族长谈话真的太让我紧张了。”
“莫非你是真的懦夫?”裂爪翘起尾巴揶揄道。
“你的耳朵上还缺一个伤口吗?”白落爪假装愤怒地竖起毛发。
“噢,不。”裂爪耸耸肩,“谁都知道你的打斗技巧是学徒里最高超的一个。”
两位学徒走到武士巢穴入口处,白风正躺在巢穴中央休息。
“嗨,白落爪。”白风轻声说,“看起来,你跟裂爪的关系不错啊。火星让你们训练,是吗?”
“千真万确。”白落爪点点头。
“我担心,裂爪能不能训练。”白风喵呜道,“也许他肩膀上的那个伤口有些严重。”
“你是说药草味很严重吗?”裂爪一甩尾巴,“炭毛整天逼着我涂那种刺鼻的药膏。”
“那是防止伤口感染,你应该知道的。”白风走出武士巢穴,用尾巴轻轻拂过裂爪受伤的嘴,“自古以来巫医都是这样,他们关切自己的族猫,就像你们赶跑影毛和芦苇须保卫领地一样,他们只是在尽力守护族群。”
“好吧。”裂爪不耐烦地竖起尾巴,“所以我们可以训练了——我真的没事。”
“你最好先去问问炭毛。”白风的目光严厉起来,“在她说你可以训练之前,我是不敢带你去的。”
“见鬼。”裂爪沮丧地大吼一声。
“好了,白落爪。今天我要带你训练如何依靠你灵活的优势战胜强壮的对手。”白风轻快地抖了抖皮毛,“我们走吧。”
“很强壮的对手?”白落爪问。
“像虎星那样的。”白风说道,“强壮但笨拙的那种猫。”
“我可以战胜他吗?”
“单靠你一只猫倒是不行。”白风笑着卷起尾巴,“你可以和裂爪合作。”
“确实。”白落爪突然觉得自己势在必得,感觉他可以战胜整个虎族。
但他的希望很快在一个月后破灭了。
贴叶  
你需要先登录才能贴叶和挥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