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 枝叶 情境 交互 帮助
世界  
你好, 离开
你有{{unread}}条未读信息,点此查看。
浏览器版本过旧,无法正常访问世界!
请切换到极速模式或使用现代浏览器(例如Chrome,点此查看
枝条   2021-01-07 21:59:12

【少年医生】

传递爱的信使,对抗浪的勇者。
【主角队】
Mocatia·Panomis莫卡提亚·帕诺米斯
Sengino·Lonky森吉诺·朗奇
Fenlun芬伦
Jillrt洁尔特
(芬伦和洁尔特的姓为安德兰)
【故事背景】
在一个宁静祥和的,大部分由楼房组成的地方,这里的有许许多多的人,都像亲友一样和平共处。大家不分高低贵贱。所有人都在让这原本破败的土地充满生机。
但是由于战争,让这里再度陷入水深火热。
莫卡提亚带领另外三人,开始了他们伟大的救人之旅……
叶 3   2021-01-09 20:54:17

【1】莫卡提亚,拉切

    “嘿!伙计!”穿着一身绿衣服的邮递员用脚刹住了自行车,跳下来推了几步远,将它靠上了栅栏。随后挥手招呼那正在栅栏里的草坪上浇花的人。
  “嗯?你不好好干你的活,跑我这凑热闹啦?”那人听见了,停下浇花的活,转过身子,走到邮递员面前。“还有,下次小声一点,拜托了。”
  “唉,我这不怕你听不见嘛。”邮递员挠了挠头。
  主人没好气地笑起来,“说真的,你那声音能吓跑我家后院的鸟。”
  “……哎呀,别说这些有的没的了,讲正事讲正事。老伙计,你听说了吗?帕诺米斯家添了个男孩子哩!”
  “男孩?”主人眯缝起眼睛,“那挺好的,那挺好的,叫什么?”
  “莫卡提亚,多好听的名字!呀,有时候我真挺佩服他爹的文笔!”
  “希望不是跟他爹一样的性子。”主人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这孩子最好能成个大器,要不然就太浪费了。”
  “是这样的啦,是这样的啦!”邮递员笑笑,“我得走喽!保重!伙计!”他又扶起自行车,一踩一蹬稳稳地坐了上去。
  “保重。”丁零丁零的清脆声音逐渐消失,主人又一头扎进浇花的活中。
———————
  “拉切!你跑哪去!”
  “我去找莫卡提亚。”拉切坚毅的目光平静如水。
  “……去吧,唉……”大人试图阻止无果,无奈的同意了,当拉切风一般地跑开之后深深地叹了口气。
  “拉切……为什么要这么关心莫卡提亚……”
  “想不明白。”
小小的身影背对着燃烧着的鲜红的火焰。几捧树枝木棍被抛洒进火焰,顿时,火焰又窜起一些。
  “莫卡提亚?”坐在火堆旁好一会儿的拉切试探般地唤道。“……”莫卡提亚没出声,他静静地跟地面较着劲。
  “我说,莫卡提亚你还在难过啊!醒醒啊!你还活着你还活在人间活在这里你不要想那么多!现在你不好好关心一下自己你真的要死的!”拉切莫名其妙的怒火使他一把迈到莫卡提亚身边,冲着他的耳朵愤怒地吼到。
  莫卡提亚不再跟地面较劲,抬起头平静地望着前方,淡淡地回答:“别管了,拉切。”
  “我觉得你现在对不起任何人。你最好先去睡个觉。”拉切像是生气了,但从他的身上看不到一点生气的表现,也感觉不到。
  拉切走开了。他的脚步很重很重,简直要踏穿地面。
  莫卡提亚心头被戳开了一个孔,从里面涌出源源不断的水流。我想我会把这叫做[悲伤]。他使劲挤着眼眶,十分痛苦地大口大口呼吸着。明明知道按拉切说的做,睡个一觉就都没事了。为什么我还在这里悲痛欲绝?我错了吗,我错了,我也没错。他绝望地张大双眼。
  失败透顶了啊,莫卡提亚。他抱住双腿,无奈地闭上眼睛,任溪流从头淌到尾。
  “看,我都说了没有结果了。”大人摊了摊手。
  “不。”拉切凝视着眼前高大的人,那人觉得自己是被拉切的眼神给穿透了。
  “莫,卡,提,亚。”拉切一字一顿地说。
  “我的,弟,弟。”
———————
  莫卡提亚和拉切在街道间追逐打闹,从太阳升起跑到太阳落下。如果不是大人们焦急地出来寻找这两个调皮的小孩,谁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披着星星和月亮露宿街头。
  那会是小孩子最美好的时光。什么都没有,只有你的好伙伴。出事了一起担,快乐和幸福一起分享。
  “年轻人活力还是那么旺盛。”老人们看见他俩,或者像他俩这样的小孩,都这么乐呵呵地说道。遇到大人,拉切听完他们的话语,总会高高举起和莫卡提亚握起的手,带着许些骄傲大喊:“这是最棒的!莫卡提亚!” 莫卡提亚往往会因为害羞而反驳几句:“不要说这种话啦!”
  太阳发了疯烤着大地时,莫卡提亚手上总是要抓点什么凉爽的,水果之类的啊,抱在怀里,拉切拽着他在大街小巷中乱窜。太阳被风雪赶走的时候,莫卡提亚和拉切裹得严严实实,双手抓紧自己的身体,顶着刀子风去一脚一脚踩雪层下的地面。稍高一些的拉切会努力踮起脚尖,摇摇晃晃地从屋檐上拔冰凌,虽然一般都会掉下来砸碎。两个孩子的脑袋挨着,好奇地盯着干净透彻的冰凌,冰凌能透出一切。一点点阳光施舍到冰凌身上,它便反射出一道模模糊糊的彩虹。他们伸长了手去碰去够,彩虹碎了,冰凌也碎了。
  取而代之的只有永无止尽的烟霾,其中迸发出的火花令人惊恐又心慌。
  想要奔跑。
  他们的确还在奔跑,和人潮一起“奔跑”。身后黑漆漆的不断发出咆哮声的怪物会将人留在长夜之中,他们这样认为。
  这场“奔跑”特别特别长,长到停下来,反应过来之时,什么都碎掉了。
  连同美好的幻象与梦。
———————
  莫卡提亚被晃醒了,他不耐烦地打开那只手,然后望见拉切惊讶的目光。“好点啦?”“不。”莫卡提亚一口否决。
  拉切也没多说什么,像小孩子一样大笑起来。莫卡提亚这才发现自己没被冻醒的原因。“你不会以为你很能抗冻的。”这是实话。莫卡提亚撇撇嘴,用力抖开压住自己的厚厚的衣物。
  拉切还在笑,可真够讨厌的,他是喜鹊吗?
  一颗小小的头颅从一旁探出,打量着这个同样小小的男孩。“这就是我弟弟吗?”他扭头去问家人。家人抚摸着他的脑袋,说,这就是你弟弟,莫卡提亚。
  “莫卡提亚!”他犹豫了一下,又开口道,“我是你哥哥!拉切!”
  “你就是我的弟弟啦!”
  莫卡提亚摇了摇头。不,别想这个。一只喜鹊的嘴脸我怎么记得这么清楚?
  可是在以后,莫卡提亚才发现,他想记起那只讨人厌的喜鹊,可他做不到了。
  喜鹊飞走了。飞进了隐秘的森林中,飞进了无边的黑暗中。
  另一只喜鹊则展翅在蓝天和火焰里。趁着怪物还没来到,尽力吧。
贴叶  
你需要先登录才能贴叶和挥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