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 枝叶 情境 交互 帮助
世界  
你好, 离开
你有{{unread}}条未读信息,点此查看。
浏览器版本过旧,无法正常访问世界!
请切换到极速模式或使用现代浏览器(例如Chrome,点此查看
枝条  

猫武士·黎明之光

有同性cp慎入【划重点】
不喜同性的可以不看毕竟眼不见心不烦,请不要骂谢谢。有劳了
通篇胡扯,主要走剧情线——虽然很水),感情线穿插,小甜饼,有刀。
师徒恋预警。渣渣预警
外表正经内心沙雕年上攻x坚强聪慧皮断腿白切黑(?)受
与艾琳亨特笔下 世界观大体相同,非同人   不定期更新 会有人类的词汇等等
幼崽六个月大升学徒,经历六个月的训练成为新武,新武期为三个月。
会写字(对很不艾琳),就是留下有含义的爪印
抄袭必究。
然后有不科学因素划重点不科学。我知道不科学所以麻烦不要杠QwQ
然后如果这本在外站更新的话还可以用你们的客串嘛qnq。会标注的
最后,文笔渣渣还请多多包涵 欢迎大家多多来提意见!

编辑于
叶 48  

Chapter 38.

云鹤愣了一下,然后发自内心地笑起来。
“直到现在,我才敢相信,北星真的回来了……”她弯着眼,有点感慨地说道。
眼前的学徒与她记忆中长久不断地徘徊着的那个剪影慢慢重合——同样眸光星亮,同样坚定不移。只不过眼前的北极星爪眼里不再有当初那种孤注一掷、破釜沉舟的神情,取而代之的是曾独属于“北星落”却又被生生磨去了的那种少年意气。
那是种很独特的气质,沉稳冷静,对世界抱有善意。爱憎分明,直率恣意。

她看到北极星爪也在笑,眉眼弯弯,漂亮的蓝眼睛里藏着一泓光。好像在那之后的一切变故都未曾发生过,眼前的困难也囚不住任何,她们仍是当年意气风发的少年人。
“那么现在呢,你怎么样?”云鹤发问。
“我?我曾经是独行猫,大概在……三个月大的时候被族群猫收养了。“北极星”是我最初的名字。后来黎曦星收我做学徒,再就——没别的了。”

“嗯。”云鹤耐心地听完,“挺好的。”
“是的。”北极星爪弯眼笑笑。
然后她们不约而同地陷入了沉默。

“时间不早了,你先回去吧?”云鹤抬眼望望外面的天色,打破沉默,“我晚上还要下去,就先不说了。”

“好。回见。”

学徒迈着轻盈的步伐离开,云鹤转身望进那一池深潭,嘴角噙着的浅笑慢慢淡下去。
池中浮起一抹剪影——
.

一年前。
北星落撩开垂拢着的青藤翻进来,皮毛罕见地有些凌乱,神色疲倦,眸子却亮得出奇,像是夜空中的两点明星。
“云鹤。”她简单又熟稔地打了个招呼,“暮安,好久不见。”
云鹤前爪一抖,爪下拨弄着的几块圆石便掉进了水池。

“北极星?——好久不见。可我听说族群那边很忙?”
“是很忙。”银白色的虎斑猫垂下眼睫,眸中闪过一点不易察觉的晦暗。然后她若无其事地抬头一笑,“但我现在没有在以一名族群武士的身份与你对话,不代表雨族,更不是因为云星或者黎曦歌的授意前来造访。——我只代表我自己。”

云鹤抬爪把水中的圆石捞出来。听到后半句她顿了一下,转头看向对方:“你和黎曦有分歧了?”
“啊??”北星落怔愣片刻,随即哑然失笑。“没。”
“喔,那就好。你俩要是真意见不合,能带着大半个族群一块遭殃。不过话说回来,你们应该打不起来吧?”
北星落摇摇头:“或许。”

“那就还行,损失能再少一点……不对啊我说什么呢——”云鹤一抬头,忽然意识到北星落根本没在听。
她从慢慢昏暗下来的夜空和疏疏淡淡的星子上移开眼,眸中含着深重的悲伤和绵长的留恋。

这是北星落鲜少会流露出的情绪。
很久以前云鹤就意识到,北星落的负面情绪总是对着自己的——在外表现出的多是笑容,而那些未能述诸于口的悲伤、愤怒、不舍……全都对着自己。
云鹤隐隐有了种不详的预感,但她没说话——她头一次这么希望自己的第六感出错。

北星落望着她,难得宽容地弯起了眼。
“想必我们天赋异禀的部落巫师兼首领,作为我多年的挚友一定猜到了。那我就不绕弯子了——”
她低低叹了口气,眸光温和下来,“是,我打算走了。”

幻影破碎了,沉入水底。

云鹤望进水池,神色晦暗不明。

部落和族群相隔毕竟太远,就连最训练有素的传信鸟也无法很快到达。加之信仰不同,部落无法接到星族的托梦,反之亦然。而这就导致了消息的滞塞。

池中映出另一抹剪影。

云鹤记得那是个晴朗的午后,天空干净得像一潭深池。她难得有了闲暇,却被闯进来的不速之客搅乱了。

灰白色的猫儿急匆匆冲进巢穴,开口之后的第一句话,就把云鹤钉在了原地。
她说——
“我昨天晚上,梦见北星了……”

水池里年轻的首领垂下眼深深叹了口气,然后抬起头说:“我知道……她让你来找我的?”
“是。她说让我把消息带给你。——我叫岚冰。”
“我知道。她之前来找过我,让我告诉你们,当作她没存在过就好了……”

水池前,长毛猫轻声低语。
“可是怎么可能忘掉……”
她垂眸,然后投进一枚圆石,搅乱了一池秋色。
.

北极星爪走进远征队聚集的地方时,黎曦星正在和另外几名队长低声商讨什么。见她进来,黎曦星小幅度地冲她点点头,算是个简单的问安。
她也颔首回去,好像方才的隔阂从未存在过。
但她们都心知肚明。

“有什么办法吗?”天河有点苦恼地问道,“既然没有禽类可以利用,也找不到那些永夜猫,我们该怎么学习他们的技巧啊?”
黎曦星摇摇头,思绪纷乱。
飞鹤沉思片刻,忽然一拍爪,眼睛因惊喜亮起来:“对啊,咱们路上是不是碰见了那只猫吗?!灰色的,好像叫雾?”
“对诶。”天河眨眨眼,也快乐起来:“那就好办了。他不是一直在那一片劫富济贫吗,我们明天就可以去找!”
“劫富济贫可还行。”飞鹤笑。

鹰羽却没有他们这么愉快。
“你们不想想,如果他是间谍或者什么的呢?万一我们学到的是错误的东西,怎么办?”他怀疑地问道。
经他这么一说,飞鹤他们也冷静下来,“也对。”
“有道理……而且如果雾真的是永夜的猫,万一他把我们的信息报告给永夜怎么办?”天河道,“星族啊……没准他们已经知道我们来了。”

死一般的沉默。
“是这样没错,但如果他们已经能猜到我们的来意的话,不如就破罐子破摔,干脆光明正大地学东西。至于动作,试一试不就知道了?我们又不是一无所知,这些东西或许也可以在练习中自己摸索。”黎曦星道,“而且还有熟悉这里地形的部落猫帮忙。”

她话音刚落,山洞口忽然传来一声尖利的鹰啼。
“诶哟,这不是山叶猫吗?还搬了救兵来啊。不知道你们这些猫,又能坚持多久呢?”
鹰上跨坐着一只遍体漆黑的雄猫,皮毛下肌肉起伏。他环视四周,然后不怀好意地笑了。
“不如就先给你们个见面礼吧?”

随着他声音落下,猛禽转头袭向洞口边的两只猫——她们还没来得及躲闪,便被一把子抓进了那双鹰爪。
——赫然是北极星爪,与勿忘我。

贴叶  
你需要先登录才能贴叶和挥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