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 枝叶 情境 交互 帮助
世界  
你好, 离开
你有{{unread}}条未读信息,点此查看。
浏览器版本过旧,无法正常访问世界!
请切换到极速模式或使用现代浏览器(例如Chrome,点此查看
枝条  

猫武士·黎明之光

有同性cp慎入【划重点】
不喜同性的可以不看毕竟眼不见心不烦,请不要骂谢谢。有劳了
通篇胡扯,主要走剧情线——虽然很水),感情线穿插,小甜饼,有刀。
师徒恋预警。渣渣预警
外表正经内心沙雕年上攻x坚强聪慧皮断腿白切黑(?)受
与艾琳亨特笔下 世界观大体相同,非同人   不定期更新 会有人类的词汇等等
幼崽六个月大升学徒,经历六个月的训练成为新武,新武期为三个月。
会写字(对很不艾琳),就是留下有含义的爪印
抄袭必究。
然后有不科学因素划重点不科学。我知道不科学所以麻烦不要杠QwQ
然后如果这本在外站更新的话还可以用你们的客串嘛qnq。会标注的
最后,文笔渣渣还请多多包涵 欢迎大家多多来提意见!

编辑于
叶 35  

Chapter 25.

不知不觉间天色已然渐晚,远征队速度慢了下来。毕竟是走了大半天,走的时候还没那么累,一旦停下来,疲惫感便潮水般涌上来。
学徒们年龄尚小,也还没能练出武士那种体魄和耐力。路上说说笑笑还没太大感觉,一停下来简直要当场跪地。
北极星爪此刻就这样面色复杂地看着瘫了一地的学徒们。
她不是不累,只是碍于面子不太想瘫。有几名学徒也是如此,比方说羽爪和茶爪——
等等,她俩人呢??
北极星爪猛地转过身,就见那两位站在猫群外,正在聊着什么。茶爪像是开了句玩笑,羽爪不知为什么红了脸,也玩笑似的拍了一下茶爪。
北极星爪默默地转了回来。
卧槽莫名觉得毫无违和感甚至有点熟悉是怎么回事。
这段时间里,几名武士已经在附近的林子里草草搭好了几个简易的巢穴,另外几名去捕了些猎物回来。北极星爪则强撑着疲惫酸软的四肢,跟着河尾去附近找了些药草备着。
“谁知道什么时候就出意外了呢,好不容易找到有药草的地方,采些备着总是好的。”河尾刨出来一截白嫩的药草根茎,嘴里咕哝着。

他们回来的时候天边夕阳正好,橘黄色的落日余晖映透了半边天。其他的远征队员大多已经回了巢穴,只有黎曦星还留在外面。
天光穿过枝叶间隙,在林间的猫儿晨曦似的一身浅金毛发上勾勒出朦胧的轮廓,像是不慎跌落凡尘的谪仙。
河尾接了北极星爪的药草包,连着自己的那个一起叼到巢穴旁去分拣。北极星爪向他道了夜安,却又在巢穴前停住了。
她有一瞬的迟疑。
是要跟黎曦星也道句安么。她想。
明明这是再正常不过的礼数,她却忽然有点,不太敢上前。
可是她还没来得及做出选择,黎曦星就先一步注意到了她。
夕阳下年轻的族长抬了头,嘴角弯弯笑得意气风发:“北极星爪?”
北极星爪心里有根弦动了一下。
“嗯,老师早。”她上前两步,感觉自己紧张得莫名其妙。
这不就说了么。
“早?”黎曦星懒洋洋地一弯眼,“不早了啊北极星爪,太阳快落山了。”
北极星爪局促地应了一声,又自嘲道:“脑子累糊涂了。”
“嗯,大家都很累。”黎曦星转头去看天边绚烂的夕阳,眼底细微的笑意慢慢淡下去,“这个速度真的很快了,比我们之前预计的快很多…照这个速度,可能两三天之后就能到宠物猫巢穴那边。”
她沉默了一会,又道:“用不了多久,就能到部落了。”
北极星爪沉默着点了点头,就听对方轻声道:“如果在那边遇到什么事,你们几个千万别逞能。”
“为什么?”
“我不知道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们才是族群的希望和栋梁。而我们其实只是年轻一辈的垫脚石罢了。”她顿了顿,“这句话…是云星生前跟我们说过的。”
“‘我们’?”
“我,现在的风扑,柏枝和月澜,后来在四族混战中逝世的羽爪和霜爪。”黎曦星眼底有一缕忧伤的笑意,“还有…”
她忽然哽住了。
她清清楚楚地记得当初那一幕,那时四族还安宁,但老族长却有种奇怪的直觉——直觉告诉他,这种安宁只是暴风雨降临前的平静而已。于是他叫出来了年长一辈中最优异的几名学徒——那也是他亲手教过的几名学生——说了这么一番话。
那一幕实在是太和谐也太难忘了,以至于时隔那么久,黎曦星却还印象分明——她记得当时是个晴朗的夏夜,夜空明澈,星子烁烁。晚风温柔地拂过毛发,族长的蓝眸闪着睿智的光芒。
但是似乎又少了点什么。
但是只有他们没错啊。还有谁呢?
大概只是记串了吧。
“唔,没有了。”
她忽然有点意兴阑珊,于是强撑着笑意道:“不早了,你早点回去睡吧,我守夜。”
北极星爪点了点头。
她似乎有点疑惑,但又没有特别疑惑,就仿佛…黎曦星的反应在她意料之中似的。
银白的毛发在润泽的月光下微微泛着光,转向黎曦星的那双眸子蔚蓝温润,像极了那个夏夜的晴空。
“晚安,黎曦星。”

这几日的天气都好得令人心情也跟着愉快起来,经过三天的急行军,远征队终于在出发后第三天日落前赶到了宠物猫巢穴。
因为走得匆忙,他们都颇有点疲惫。但是眼底透出来的神采奕奕骗不了人,这的确是一支训练有素的队伍。
柏枝长长吁了口气,“黎曦星你是不是说过你在这边有认识的猫来着?我可不想再为了栖息地的问题跟其他猫打一架。”
昨天在安营扎寨的时候他们不巧遇到了几只声称远征队占了他们的地盘的泼皮猫,口舌争论一番未果,几名武士——本来就因疲惫而感到暴躁,索性放弃理论,直接上去打了一架。
最后自然是他们赢了,但为此也用掉了河尾珍惜地带着的一些药草(“北极星爪你看,我是不是说过早晚会派上用场来着?”)。
“是。”黎曦星就地蹲坐下来,“你也认识的。她叫岚冰。”
哗啦。
旁边一棵树的繁茂树冠动了动,然后一道清脆又欢快的声音先其主一步落了下来,“谁叫我?”
黎曦星还未来得及反应,就见灰白色的猫儿轻盈落地,转眼笑盈盈地看向这边。
那双湛蓝色的眸子澄澈清明无一丝杂质,像是他们头顶上尚未来得及黯淡下来的万里晴空。

贴叶  
你需要先登录才能贴叶和挥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