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 枝叶 情境 交互 帮助
世界  
你好, 离开
你有{{unread}}条未读信息,点此查看。
浏览器版本过旧,无法正常访问世界!
请切换到极速模式或使用现代浏览器(例如Chrome,点此查看
枝条   2020-04-22 15:23:40

炭雪的杂枝——杂而不乱!

大家好,炭雪又来消耗木棍了。
这是一条杂而不乱的枝条,里面干货满满,妙趣横生,不时会有活动,或者互动,还有可能有有奖问答哦~
反正每天都有新的惊喜就对啦~
希望大家多多收藏哦(用自己【缤纷大唐 无奇不有】攒下来的余威hh)
编辑于 2020-12-15 20:35:17
叶 101   2021-02-21 12:26:54

【原创】悠悠刘柳生死别2

是不是没想到!炭雪的《悠悠刘柳生死别》竟然会出2!
《悠悠刘柳生死别1》见https://www.maowushi.net/branches/236?page=11
(最后有和文章内容关系不大的配图)
————————————————
夜深。人静。
一盏油灯,微微的亮着,火苗不时轻轻晃动几下,灯油噼噼啪啪的燃烧声清晰可辨。油灯旁的床上,两个孩子正在熟睡。梦得坐在案边,借着昏暗的灯光,翻着一沓文稿。
表面那张是《登柳州城楼寄漳汀封连四州刺史》。
城上高楼接大荒,海天愁思正茫茫。
惊风乱飐芙蓉水,密雨斜侵薜荔墙。
岭树重遮千里目,江流曲似九回肠。
共来百越文身地,犹自音书滞一乡。
梦得眼前不断游离着挚友省钱的一幕幕场景,乱得他难以忍受。
“唉……这怎么整理啊……”
梦得随手乱翻着那一沓文稿,又翻出一首《重别梦得》。
二十年来万事同,今朝歧路忽西东。
皇恩若许归田去,晚岁当为邻舍翁。
挚友生前受的所有苦难和对挚友的深深思念交杂在一起,像大浪一样向梦得涌过来。梦得被打得坐不稳,一下子趴到了桌子上。他也不挣扎着整理文稿了,干脆趴在桌子上啜泣起来。这样昏昏沉沉,不觉竟睡着了。
朦胧中渐渐出现嘈杂的谈论声,有窃窃私语,也有大呼小叫。他睁开眼,发现自己站在大雁塔下。他立即想起——二十七年前,他和子厚在这里,开始了他们的生死之交。梦得心里泛起一丝激动。
子厚会不会在这里?
突然,梦得感觉被人拍了一下,接着是一个熟悉的声音:
“梦得!”
梦得一转身,果真看见子厚站在身后,微笑着看着他。
子厚已经不是梦得最后一次见到他时的样子了。他年轻了许多,好像回到了他二十岁的时候,一切被风雨销蚀的痕迹荡然无存,浑身充满了青春活力。他身上穿着一件圆领袍子,素色的圆领下是淡得几乎看不出来的绿色长袍,腰带上挂着一块白得透亮的玉璧【注1】。这素净的一切,衬着他温和的脸庞,使他看起来睿智又沉稳。
梦得一把抱住他:“子厚,我好想你啊……”
子厚也顺势抱住梦得,轻轻慢慢地左右摇了几次。“我也很想念你,”他说着,将梦得放开:“不过,我今天是来告别的。”
“啊?”梦得有些惊讶。
“是的,”子厚点点头,“我走得实在太仓促了。没想到连最后一面也没能见到你!”他稍有些歉意地笑笑。“我走之后,其实一直在关心你。你高兴了,我跟着开心;你焦虑时,我跟着忧愁。刚开你看着我的文章崩掉,我在天上也崩掉了……我实在不忍看到你那个样子。”
梦得不禁也黯然神伤。“子厚,你走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当初我害你被贬柳州,我对不起……”
“不要这么说!”子厚一下子严肃起来。“梦得,你要坚强,就像你一直都是的样子。你无愧于我。我被贬和你毫无关系,你也没做错什么。你一定要继续好好活着,顺带活出我的一份精彩,这就足够了。记住,无论发生什么,我都在你身边。”
说到这里,子厚深情的将手放在梦得肩上。
“我虽然走了,但我从未离开过你。我平时一直在天上。你想我了,就看看天。我都看得到。”
梦得觉得在小他一岁的子厚面前,他幼稚得像个孩子。
子厚回头看了一下。“时间不早了,我该走了。”他转身向雁塔下的石阶走去。
才迈了一个台阶,他突然转身,快速地跑回来,在梦得面前站定,对梦得长长作了一揖。
“再见。”
梦得也急忙对子厚作揖,但还没伸出手,眼前的一切便迅速暗了下来……
梦得揉揉惺忪的睡眼,坐了起来。他又回到了堆满文稿的桌案前。油灯早已熄灭,连烟也没有了。孩子们仍是睡着,其中一个翻了个身,甜甜地笑着。
天边泛起了鱼肚白。青蓝的天空上零零星星地挂着几颗星辰。其中一颗看起来最闪亮的,待梦得抬头看到他时,俏皮地眨了一下。
梦得又清楚地忆起梦中的场景。
“子厚,那不会是你吧。”
image.png
——————————————
【注1】此系自设的子厚形象描写,和历史无关。

贴叶  
你需要先登录才能贴叶和挥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