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 枝叶 情境 交互 帮助
世界  
你好, 离开
你有{{unread}}条未读信息,点此查看。
浏览器版本过旧,无法正常访问世界!
请切换到极速模式或使用现代浏览器(例如Chrome,点此查看
枝条  

三言两语,以记录旅行猫的见闻

这里算是一个写文枝条。
致力于几乎只用对话,来描绘出一幅场景。
篇幅较短,更新不定期,理论上每周都会有至少一段更新。
什么都有可能写。
猫族的一切,以及两脚兽的一切。

这只黑色的旅行猫在诉说的时候总是闭着眼,或许是因为他的眼睛已经观测过太多。

叶 19  

纪实文学

咚咚咚。
咚咚咚。
他醒了过来,打开了门。门外没有人,他意识到那敲门声似乎不属于这个房间。
他关上了门,于是室内重归寂静。
空调运作,挂钟摇摆,他的呼吸,没有其他声音了。
他刚醒的身体温热,他刚醒的神识还一塌糊涂。他有些失神。
蜷缩在会议室的沙发上睡着不是他该干的事,他该考虑放弃那些刺激神经的化学品,正视一下身体的哀嚎了。
好静,他想,好冷,他想。
突如其来的情感将他淹没,悲伤,哀痛,恐惧。
他打开手机,打开他赖以生存的社交软件,他根本反应不过来的是,每一个对话框里面密密麻麻写满的都是
“快醒来!”
叮铃铃。
叮铃铃。
他醒了过来,接起了电话。电话那边是忙音,或许只是一个打错了的电话,对方意识到了。
他挂上电话,老式的电话发出了金属簧片摩擦的声音。
他拉开了风扇,打开冰箱,拿出了昨晚喝剩的麦茶一饮而尽。
丝毫没有解渴的感觉,他甚至感受不到四摄氏度的液体灌入喉咙。
他归咎于炎热的夏天。
仲夏夜,呵,他这样想。
节拍器打着拍子,和扇叶的节奏完全对不上,这让他有些烦躁,他练习的时间不多了,明晚就要上台表演,他实在不该睡着。
他演奏起了一首激昂的战歌。
他演奏成了一首哀乐。
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恍然起身,跌跌撞撞的冲向那拨号键盘的电话。
他撞翻了放着麦茶,风扇和冰箱的桌子,他浑然不知。
他的手重重的砸在话筒上,拼了命的举起它,然后拉向自己的耳朵。
他一瞬间听到了无数种语言,无数个发音,无数种腔调,无数个字。
“快醒来!”
咳咳。
咳咳。
他恢复了意识,但他似乎一时间意识不到自己身处何处。
下一次呼吸带来的不只是氧气,还有剧痛和一口鲜血。
他的脸贴埋在铁锈味的泥土上,他撑起了半边身子,试图看清周围。
视线模糊,他似乎听到了某个飞机的机翼有节奏的旋转,他耳边又出现了枪械连发的巨响。
巨兽钢铁的足撕裂着满目疮痍的地。烧焦的躯体令人作呕。
他是在对抗这一切,还是在顺从这一切?
并无区别,他似乎忽然理解了全部,机械的交替迈动双腿,在他无法思考的部分,他的身体嘶吼了起来。
有什么飞过来,碰了他一下,他不得不向后仰。
真奇妙,就那么小一个东西,他这样想到。
他还在嘶吼,或许其实是他听到别人在嘶吼。
就在那一息之间,他仿佛听到数不清的嘶吼,数不清的人在对他声嘶力竭的说着同一句话,发出同一个音节组合,传递着同一个念头。
“你不会还抱什么希望吧。”

贴叶  
你需要先登录才能贴叶和挥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