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 枝叶 情境 交互 帮助
世界  
你好, 离开
你有{{unread}}条未读信息,点此查看。
浏览器版本过旧,无法正常访问世界!
请切换到极速模式或使用现代浏览器(例如Chrome,点此查看
枝条  

反复碾碎

一本破旧的书。
关于「人群」与「彩色」的故事。
记录着「碎片」与「诗歌」。
“找到我。”

编辑于
叶 3  

【碎片】第二章 离火

一个月过去了。
  适应了循环重复的日子,适应了不说话,不哭泣的日子,久雨也实在不习惯。
  “水晴。”久雨拉了拉水晴的衣角。
  “怎么了?”
  “为什么那些人执着于灰色呢?为什么彩色就该被送去治疗呢?”久雨颤抖地问道,“你究竟是怎么坚持下来的?只有你一个人啊!我还有你陪都受不了了!”
  水晴缓缓道:“我很高兴你能来问这个问题。我之所以挺过来了,是因为「信念」。”
  “信念?那是什么?”
  “这就得你自己去理解了。”水晴的眼睛闪了一下光便黯淡下来,“不用担心,你受不了是正常的。接受治疗四五周后的人基本心理上都有问题,这就得靠自己了。”过了一阵子,水晴又补了一句:“与其变灰,还不如就在玻璃罩中保持自己的颜色呢。”
  水晴突然想起饭点到了,拿起饭盒出去打饭。
  久雨盯着隔壁床位的几个新来的彩色人群。自己刚来那批已经全部走人了,最高坚持3周。不得不说,来玻璃罩的人最近越来越多了。之前水晴等了186天才等来自己,仅仅多了40号。但现在就一个月已经又多了十几号……真是奇怪。
  水晴拿着饭盒回来,“久雨,吃饭了。”
  “谢谢。”久雨接过饭盒。
  走廊传来打斗声。久雨刚想冲出去就一把被水晴拉着,“你不要命了?打斗声有2/3的概率是彩色人群逃离被抓,1/3的概率是聚众斗殴,你想被关小黑屋还是被打断腿或胳膊?”
  “这里可真黑暗。”被制止住的久雨感叹道。
  水晴摇摇头:“外边比这还黑暗。失去了情感,那还叫人吗?不如说就是机器。整个陌木城都是黑暗的,我们现在还在想这些,注定是出不去了。”
  “出不去就出不去吧。”
  水晴拍拍久雨的肩膀:“明天又是检测,你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
  水晴突然凝视着窗外。久雨意识到不对劲,”咋了?”
  “0129离火回来了。”说这句话时,水晴明显是颤抖的。久雨从没看见过颤抖的水晴,他明白,大事不妙了。
  “离火是谁?”
  “一个很可怕的人,①室的争斗基本都是他发起的,情绪极其暴躁,那段时间大家都是躲着他过日子。”水晴只得颤抖,“他离开是全体①室作假的——这是①室最团结的时候。”
  久雨晃晃悠悠道:“那我们再作假一次呗?”
  “那次能成功是因为①室有好几个B级,现在呢?最高E+级。这样是团结不起来的,要我们怎么作假?”水晴翻了个白眼,“他啊,可是红A,光是这个A级就很可怕了,还是红色。”
  “话说颜色究竟代表什么啊……”久雨疑惑地问道。水晴沉思了一会,回答:“颜色代表的东西可多了。红色一看就是危险的颜色,也可以是「燃烧」的颜色。他之前能成功作假就是因为「燃尽」。”
  “明白了。燃尽后的灰烬就是灰色,这样看来离火还挺可怜的。”
  “是啊,挺可怜的。我也是回过头才意识到。”水晴叹了口气,“后来那几个B级走了,集体在下一次走了。我实际上是没干什么的,因为我总觉得他有什么苦衷。”
  水晴转头看向门口:“这次估计是因为公共场合发病直接送到玻璃罩,我们得小心点,能让他好转就让他好转……他本来就这样了再接受治疗会怎么样啊……”久雨也看向了门口,刚好传来开门声。
  离火从门后探出脑袋,轻轻悄悄找了一个床位放好行李,试图躲起来。水
  “这孩子是被吓怕了,他没发狂时很可爱的。”
  “不是说灰色人群都没有情感吗?为什么会被吓到?”
  “之前①室成员,唉……”水晴看着离火,离火也察觉到了水晴在看他,胆怯地道:“你你你,你不是那个,那个水晴吗?这都过了多久了,你咋还没出院?”
  久雨转移话题道:“初次见面,我是0140久雨。”离火也看着他:“初次见面,我是0129离火。”
  “B蓝16岁。”
  “A红16岁。”
  随即,两人击了个掌,久雨笑道:“好家伙,83158!离火这个名字可真适合你。”离火也笑了,“35312,久雨这个名也不错!”水晴在一旁呆呆地望着;“你们认识?”
  “一个学校的!”离火答,”我和他是同桌,关系不错。后来我去了几周玻璃罩,回来之后就把我的位置放最后了。”离火耸耸肩,“后来久雨也不见了。我猜是送进来玻璃罩,所以我也进来看看?”
  “离!火!”久雨抱怨道,“怎么也别来这啊,我都快被折磨死了。”
  “说啥也别抱怨了,我当时不知道怎么就显示灰色逃了出去,说不定误检测的几率很大呢,而且你没逃走我也不走。”
  水晴在一旁,开口了:“离火啊,那误测很痛苦的,你应该知道吧?那可是红色人群「燃尽」后的灰。玻璃罩自从开放以来就没出现过。”离火伸了个懒腰:“反正就,当时心灰意冷了。”
  “你伤还没好呢。私藏刀具进玻璃罩也是服了你。”水晴道。离火被揭穿后并没生气,反而开始了自嘲:“你觉得他们会管我们这些本就不该出现的人吗?一百个彩色中的灰色就是特殊的。反之,一百个灰色中的彩色就是特殊的。所以我们这些特殊的人罪该万死,必须隔离,要不然影响到别人就不妙了。”
  “你还是太偏激了。”
  “不偏激哪来的红色。”
  “说得对。”
  久雨呆呆望着玻璃罩外的世界,这个世界仍然毫无生机。如果能变就好了。可惜我只是一个「传染病患者」,能改变什么呢?
  “久雨。熄灯了。”
  灯灭了,留下一片星空。
  “水晴?离火从没那么不堪啊?”
  “只是因为他开不起玩笑,我也一样。他刚好赶上那群喜欢拿别人开玩笑的人。”
  “我也开不起呢。”

贴叶  
你需要先登录才能贴叶和挥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