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 枝叶 情境 交互 帮助
世界  
你好, 离开
你有{{unread}}条未读信息,点此查看。
浏览器版本过旧,无法正常访问世界!
请切换到极速模式或使用现代浏览器(例如Chrome,点此查看
枝条  

《明心涵落》持续更新的亮芷文呐

更新了一个假期,快开学了可能要稍微停一段时间啦。
感谢大家假期的阅读和支持,下个假期放假我就来更新\~
希望不要忘了我哦\~提到诸葛亮的时候,也要想一想这个故事,想一想女主哦哈哈哈哈\~
也希望愿意的小伙伴,QQ阅读搜索《明心涵落》,那里会有最新章节!【比这里快一点点啦】
最后还是谢谢大家啦。

编辑于
叶 47  

第四十七章 对与错

         “亮愿前往江东,凭借三寸不烂之舌,去说南北两军互相吞并。”

  王卓然惊讶的抬起头,看着诸葛亮缓缓挥动着手中的扇子,站起身来:“若南兵胜,则与孙权公诛曹操,以取荆州之地;若北军胜,则我等乘势以取江南可也。”

  “嗯……”刘备默默的点头:“此论甚高啊。”他看向诸葛亮和徐庶,“如芷涵所说,就烦劳孔明前往江东,元直与我留守江夏。”

  “是。”二人答道。

  “主公且慢。”眼看着就要散帐,刘备叔侄即将接待鲁肃,她突然回过神来,急忙说道:“孔明先生只身前往,恐怕有些不妥。应派一将军跟随左右,先生方可前往。”

  “既如此,可派子龙一同前往。”

  “不必如此。”没等她开就反驳,诸葛亮率先拒绝,让她吃了一惊。“有鲁肃在,不会出差错。”

  “诶,此言差矣。”刘备连连摆手,“鲁肃乃孙权心腹,必为孙权尽心竭力。”

  “子敬定不会对先生怀有杀心。”她走到刘备面前,看着诸葛亮。她从他眼里看到了疑惑。“可谁能料到江东其他将军是否有怀有杀心?若想要结果先生以绝后患,如之奈何?”

  “芷涵所言有理。”她和刘备你一句我一句的,弄的诸葛亮有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如此说来,派人告知子龙。”

  “不必烦劳子龙将军。”她无可奈何的再一次阻止道:“若派子龙将军前往,若孙权认为我等并非真心实意与之联盟,又当如何?子龙将军再骁勇善战,也无法战败江东之兵啊。”

  刘备明显被她这一次次的阻止说的有些迷惑不解:“那以你之见……”

  终于问到关键之处了。

  她说了这么久,反驳了这么多,仅仅是出于一个目的。

  “我可以随孔明先生前往江东。”

  ——————————

  听到王卓然话的一瞬间,他怔住了。

  尽管他认为有鲁肃在不比过于担忧,但还是在听见这句话的时候,不经思考就想要反驳。

  可芷涵不给他一点儿反驳的机会,就接着说了下去:

  “我随不如赵将军武艺高强,却可随时留意先生,也不会被江东的文臣武将们怀疑。”

  是这样吗?

  不知为什么,他心底涌起一种不知名的感情。

  高兴?他原本担心的事情就这样轻易的解决了,可……

  还是说,他在担心?

  在诸葛亮心里,此行并不危险——鲁肃为人忠厚老实,他完全可以放心的与他前往江东游说孙权联兵抗曹。

  但就在他要说出口的一刹那,他选择了沉默。

  他不知道现在离开芷涵跑到江东是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黑衣人刚刚出现过,他也不知道他们下一次出现会在什么时候。如果在他们分开的时候出现时空漩涡,他们又该如何抵挡?

  如果他回来之后没有再看到王卓然……

  他不敢再想下去。

  原本还在担心有没有更好的办法的时候,徐庶却突然站了出来。与他对视的那一眼,孔明很清楚,徐庶在问他为什么没有接着说下去。

  虽然没有办法解释清楚,不过这让他稍微放心了一点——徐庶能猜得到他本来想要说什么,他也放心徐庶能够完美的完成去江东游说孙权的任务。

  可是王卓然却看起来一副很不希望徐庶去的样子……

  她看似轻松的去说那些话,可诸葛亮看得出她的紧张和不安。尽管她确实可以说是“料事如神”——至少到现在为止的很多事情都是如此,即使是她的担心都有绝对的理由——例如刘备不肯接受荆州,可他依旧觉得事情过于蹊跷。

  她一直和他在一起,怎么可能知道曹操的动向?而且就连结果是怎样的都可以算得到!这已经超出常理了!

  可他又不得不相信她是神女,因为除此之外没有更好的解释。

  他看出了她的意思,她不想徐庶去江东。

  为什么?

  他不知道,可他清楚,王卓然的这些话句句说到了点子上。

  她说的没错。徐庶是为孝子,真发生这种情况,他肯定会丢弃一切去找他的母亲。

  她怎么可以这么清楚徐庶是什么样的人?

  要知道,她来到这个朝代并没有多长时间!

  王卓然不希望徐庶前往,那她想让谁去?在场的能去江东的,除了徐庶就只有他了。可她为什么希望自己去江东呢……

  事已至此,除了他前往看似没有更好的解决方法。

  他不知道王卓然接下来想说让谁去江东,可他不愿意用这件事冒险。他猜芷涵的本意也是想让他去的,那既然这样。

  他收回飘远的思绪,看着眼前的人。

  她刚刚,是说和他一起去江东吗?

  他觉得有些恍惚,一时间没有人说话,刘备也在思考着王卓然的话,周围寂静的连风吹过树叶的声音他都能听到。

  除此之外,他似乎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

  心跳……似乎放快了?

  诸葛亮心里猛然腾起一种情绪,尽管那种情绪稍纵即逝,在刘备重新开口的一瞬间,他就已经迅速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

  “可是……”刘备的意思他明白,担心王卓然是一女子,无法保护他,还会让她自己陷入麻烦。

  “主公可曾记得末将随子龙将军救出糜夫人之事?”

  刘备沉默了一下,显然是被说动了。“既然这样……孔明先生以为如何?”

  当四周的目光齐刷刷的看向他的时候,他嘴角扬起一个不易察觉的微笑。

  尽管那种情绪只在他心里存在了一瞬,可他还是敏锐的捕捉到了自己内心的变化。

  去江东意味着什么,他心里很清楚。离开刘备的军队,每天呆在孙权的领地上,不能随时和主公徐庶他们保持联系,哪怕出了什么事情都要现场解决。

  尽管有这么多理由让他觉得留下来是一件更为保险的事,可他还是在听到她愿意一同前往的时候,心里止不住的高兴。

  可是,真的要被感情左右吗?

  自古以来感情做事可是兵家大忌啊。

  未知的环境里,即将面对的是江东孙权的文武官员,一切都是未知的,会遇到谁,出现什么情况,他都清楚。

  想到这里,他微微一笑,看向王卓然。

  而她下意识的屏住呼吸。

  诸葛亮不会拒绝她一起去吧。

  看到她也正看着他,他开口道:

  “亮以为,此计划甚妙。”

  她眨眨眼,随即笑起来。

  看着刘备点点头表示同意,随即四下文武皆散去,只剩下刘琦、刘备没有离开。刘备一甩手,命手下人将鲁肃请上来。

  王卓然慢慢的往后退去。她已经不需要继续留在这里,不出意料今天晚上就又要启程了吧。

  听到身后有声响,她下意识的转身,随即看到一个熟悉的笑脸。

  “神女大人这么不希望我无事可做,可真是让我受宠若惊呢。”那人歪头看着她。

  她微微一怔。

  “所以,你是因为让我去江东心里过意不去,才说要一起的么?”他露出一个笑容,眼神里的东西却深不可测。

  什么嘛……她是想让诸葛亮去,可是她的话还没说出口,他就自己说要去了呀。而且,历史上本来也是他去的嘛。

  她不服气的想要回嘴,可想说的话却哽在喉咙处。

  一个念头如同利刃一般刺入她的胸膛。

  脑海中飞速的闪过一个个画面。

  “丞相,您身体不好,再这样不吃不喝,三军将士该如何是好……”

  “丞相流汗终日,过于劳累……恳请丞相早早安歇……”

  “丞相,您别再作践自身了!”

  “丞相,为了蜀汉社稷,为了营中三军,您也该多刚保重。”

  “丞相!”说话的人猛的跪在地上,“我代三军将士求您了!”

  和无数声在秋风中回荡的喊声。

  “丞相,保重啊……”

  ……

  她不得不控制住飘远的思绪,竭尽全力的平复着自己的情绪,努力忽视内心的痛楚,以免下一秒就会忍不住嚎啕大哭出来。

  她努力眨巴着眼睛,试图将眼泪收回去。在不知道努力了多久之后,想要夺眶而出的泪水终于消失,眼前重新变得清晰。

  是啊,她做了什么?

  她不是一直以来,不希望她的丞相“事必躬亲”吗?

  她竭尽全力保护徐庶,为的不就是可以帮他分担吗?

  可是又为什么在面对状况的时候,她还是希望诸葛亮去完美的完成任务呢……

  是不信任别人吗?是担心别人无法完成任务吗?她甚至自己都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啊……

  王卓然从来没有想过,在自己真的参与其中的时候,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她突然意识到,自己所做的这一切,并没有明确意义上的对错——或者说,这本身就是一个没有正确答案的选择题。她只是在心里默认,诸葛亮就是那个敢于只身入吴,凭借智慧和勇气舌战群儒的人。

  对于这些,她再清楚不过。可诸葛亮刚刚的问题——哪怕仅仅是玩笑话,她却发现一个自己从未考虑过的问题。

  这是他想要的吗?

  舌战群儒,是他本身就想要去施展自己的才能,还是迫不得已不得不为之?

  ……

  她认为历史本应如此,所以现在也一样应该如此。但是从某种意义上看,现在与历史不一样——错乱的时间线,以及在她干预下发生的变故。这是不是也意味着,诸葛亮不必做他之前做的那些事情?

  她一意孤行想要帮刘备夺得天下,可她却从来没有问过,诸葛亮是不是真的想要成为她幻想的开国功臣。

  她所做的一切,是对的吗?

  她沉默着。

  而对面的人明显看出了她迷茫而略带难过的脸色,他下意识的觉得自己说错了什么话。

  他有些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一瞬间什么也说不出来。

  他很想问王卓然怎么了,问她发生了什么,可长了长嘴,终究归于沉寂。

  他清楚,即使问了,王卓然也不会告诉他。

  即使想知道是为了什么,他也不愿看到她躲闪的目光和逃避的眼神,既然不想说,他也不会非要问出个究竟。

  他只是默默的站在一旁,听她的呼吸再一次归为平静。

  夕阳下影子拖的很长,给他的面颊镀了一层光。

  终究是不肯……对他全盘托出吧。

贴叶  
你需要先登录才能贴叶和挥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