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 枝叶 情境 交互 帮助
世界  
你好, 离开
你有{{unread}}条未读信息,点此查看。
浏览器版本过旧,无法正常访问世界!
请切换到极速模式或使用现代浏览器(例如Chrome,点此查看
枝条  

海风家娃的故事

打算把自家娃的故事编成小说集了!
希望有猫猫支持!
第一次写作可能不太好,不喜勿喷
本枝叶禁止其他猫猫瞎贴叶!贴一就弃枝!并且贴叶猫猫请赔偿200金叶和一根木棍谢谢!(别问为什么这么严,问就是上次某只猫瞎贴叶两次把我惹着了)
电脑不好打字,等拿到手机在更

1
叶 1  

期待!!
有机会也想试试和海子一起书写故事

叶 2  

好的规则有改变
伴伴和一些亲友可以随贴!不用赔偿!
但是不可以贴太无聊过分的,这是底线
只能贴一起编辑的文章,其他的比如画张画,聊些私人话题统统不可,违反将取消特权,并比其他人多赔偿一倍
叶三如果没有被占的话就开始正更

叶 3  

兽世—
p1:紫玲
————
“呼……哈……”一声声的喘气声,让本身就受了重伤的身体更加疲惫,可是又能有什么办法,有人在追杀啊……
“就差一点了……再走一点……就能离开这里了……可是……我走不动了……”三天三夜的疲劳,使紫玲眼前一黑,一头栽在了硬邦邦的土地上,雪白的皮毛被鲜血染红,格外刺眼。
不知过了许久,紫玲慢慢睁开了眼睛,眼前是一片废墟
“这里是哪……”
紫玲望着眼前的景象,感觉有点不可思议
“奇怪,我怎么什么都想不起来了?”紫玲疑惑的挠挠脑袋,回想着在这里之前的事,可是大脑就是一片空白,除了自己的名字,她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哒……哒”阴沉的脚步声响起,就来自紫玲的身后,听觉灵敏的她发现了危险的来临,虽然听的快,但袭击者的速度比紫玲的反应能力和速度都快一倍,措不及防,狠狠的挨上了一爪,左眼出现了三道爪痕,她疼的尖叫一声,并未完全恢复的身体承受不了突如其来的痛感,直接休克,瘫倒在地
“哼,公主吗?不过如此,得罪了,公主殿下……”袭击者冷哼一声,被唤作公主的紫玲被拽进了袭击者建好的穿送门,消失在了穿越门的深处……
“好运……公主……”
袭击者看着紫玲消失掉,露出了邪魅的笑容。

————

叶 4  

兽世—
p2:貉夙
传送ing
“碰!”一声巨响发出,被袭击的紫玲昏倒在地,周围的景象和传送前完全不同;一片祥和,四处是绿草蓝天,生机盎然。
紫玲在草地上躺了一会后,慢慢睁开了眼,左眼依旧有伤;醒后的紫玲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回想着之前发生的一切,不由得感到惊讶。
“公主?那人到底在说什么?”疑惑的紫玲站起身来,打算在四周找找吃的和草药,因为她的肚子已经在叫唤了。
突然,紫玲身后的草丛响了起来,敏感的她立刻想到了之前

叶 5  

兽世—
p2:貉夙
传送ing
“碰!”一声巨响发出,被袭击的紫玲昏倒在地,周围的景象和传送前完全不同;一片祥和,四处是绿草蓝天,生机盎然。
紫玲在草地上躺了一会后,慢慢睁开了眼,左眼依旧有伤;醒后的紫玲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回想着之前发生的一切,不由得感到惊讶。
“公主?那人到底在说什么?”疑惑的紫玲站起身来,打算在四周找找吃的和草药,因为她的肚子已经在叫唤了。
突然,紫玲身后的草丛响了起来,敏感的她立刻想到了之前被袭击的场景,警觉得看向身后,发出嘶嘶的嘶吼声(紫玲是兽中猫科)并弓起了背。
草丛里的声音越来越大,在袭击者冒出头的一刻,紫玲猛的出击,把袭击者吓了一跳,大叫一声,这让紫玲感到十分意外,仔细一看才发现,这根本就不是袭击者,而是一只奇怪的兽;有两双耳朵,一双鼠耳一双兔耳,绿色眼睛,带着红色的三角巾,下面还有两条像蛇一样的橙色围巾,尾巴不是鼠尾不是兔尾,像是鼠尾和黄色铃铛还有红色蝴蝶结的结合体,其他地方不是棕色就是白色,看起来就奇怪。
“啊!你别过来!我…我会咬兽的!”奇怪的兽大喊大叫,试图把紫玲吓跑,可这种程度的恐吓怎会吓住她?
“我管你会不会咬兽,你谁啊!怎么从草丛里钻出来了,我还以为是谁来袭击我”紫玲毫不理会奇怪兽的恐吓,反而质问他。
“我…我叫貉夙”貉夙战战兢兢的回答“我原本是一只老鼠兽,后来被一群兽拐到了他们的实验室,被迫和一只兔子兽结合在了一起;我没想害你,我只是刚好路过,而且……”说到这,貉夙好像想起了什么,拉起紫玲就往前跑,这让紫玲十分警觉。
“喂!你干什呜!”紫玲刚想开口质问,就被貉夙捂住了嘴巴,并警告她“嘘,别出声,是拿我做实验的那群兽,他们是来找我的,因为我是他们目前唯一成功结合的实验品,有很大的研究价值,自从我逃出来后他们就一直在寻找我;我刚刚从草丛那来就是因为他们在追我;很抱歉吓着你了,不过我们必须得赶紧跑!”说完 貉夙猛然加速,兔子和老鼠的速度让他跑起来飞快,紫玲眼前的事物变成了一道道绿色的线条,根本看不清。
“糟了!悬崖!”貉夙惊叫一声,停住了脚步;紫玲往前面一看,一个大峡谷呈现在她的眼前,她也惊叫一声“那我们怎么办!总不能跳下去吧!会摔死的!”“管不了什么了!准备好!跳!”“什么?!”紫玲吃了一惊,她没想到貉夙会这么爽快,也没有准备好就落了下去。
“啊啊啊啊啊!!!貉夙我跟你没完!”紫玲失声尖叫,没一会就落了地,摔到了一片大树叶上,虽然减少了一点冲击力,但还是失去了知觉。

叶 6  

兽世—
p3:蝶语&肆草
“滴答—滴答—”一滴一滴雨水落到了紫玲瘫软的身体上,也把她给淋醒了,但是身为猫兽的她怎会喜欢雨水淋在身上,把毛搞的湿漉漉的呢?
“喵的!下雨了!身上都湿透了!烦死了!”紫玲怒吼一声,想起来甩掉身上的雨水,却发现自己根本动不了,还把旁边的貉夙吵醒了。
“什么事啊——”貉夙迷迷糊糊的爬起来想查看,就被水滴砸到了眼睛,他赶紧闭上了眼。
“什么啊!咋还下雨了!”貉夙也气呼呼的抱怨了一句,接着转头看向了动不了的紫玲。
“嗯?你醒了咋不起来?”貉夙傻乎乎的问了一句。
“我也不知道啊!”紫玲大吼一声回答他“就是动不了,而且腰那还很疼。”
貉夙听后,起身向前查看,发现紫玲的腰在坠落时摔的血肉模糊,虽然骨头没有很大损坏,但一大片摔的差点骨折的伤也的确能让她动弹不得了。
“你这伤挺严重啊!都能看到骨头了!”貉夙惊呼一声告诉紫玲“这可一时半会好不了,得包扎,你等下,我去找点草药和可以用来包扎的叶片”貉夙说完,留下紫玲在原地等待,去找草药了。
貉夙的药物感知十分敏感,不一会就找到了巨大的叶片和治疗的草药,立即跑了回去给紫玲敷药和包扎,又背着她前进,到了一个巨大树洞里休息。
“呼——你可够重的。”貉夙笑着跟紫玲抱怨,紫玲想爆发,但是面对眼前帮了她的结合兽,她只能给他个鬼脸泄愤。
“奇怪,你不是猫科吗,怎么不能自己四脚落地,反而受了这么重的伤?”貉夙提出了自己疑问“我哪知道,可能是那个叶子把我给弄的翻了过去,那你呢?你怎么能毫发无伤?”紫玲反问貉夙,但貉夙怎么可能会知道,毕竟他以前只是一只小耗子,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竟然没死他自己也很吃惊。
“你们谁啊!怎么会在我们的洞里!滚出去!”突然,洞口一声怒吼穿了过来,紫玲和貉夙扭头一看,洞口外站着两只兔子兽,满眼怒火和疑惑
“你们又是谁?这洞是你们的吗?”貉夙起身询问道。
刚才说话的兔子兽回答道“没错!这洞就是我们的!我叫肆草,旁边这位是我的妻子蝶语,你们未经允许闯进了我们的家,请你们现在就出去!”肆草愤怒的下了逐客令,一步步逼近貉夙和紫玲,仿佛下一秒就要把它们咬的千疮百孔。
“好了肆草,就算它们闯进了我们的巢,你也没必要这么凶的赶它们走,它们知道这有主就会离开的”旁边的蝶语发话了,眼中已没有了愤怒,取而代之的是她对伴侣无尽的温柔。
“可是它们没走!”肆草对着蝶语说道,尽管他依然愤怒,但他并没有把怒火撒到伴侣身上,着实是一对模范夫妻。
“听着,我们很抱歉闯入了你们的巢穴,我们只是来避避雨,而且我的这个朋友她背后受了很重的伤,我们走不了很远。”站在旁边吃粮的貉夙发了话“非常抱歉对你们造成了麻烦,但是请让我们在这里养会伤吧,等她伤好到可以走路时我们就立刻离开。”
貉夙说完,肆草眼中的愤怒减淡了点,他看向重伤的紫玲的后背,确认貉夙没有说谎后,又看了看伴侣,看到蝶语点了点头后,叹了一口气,回答到“好吧,让你们留下来养伤,不过等伤养好后就立刻离开,养伤期间的食物你们自己找,不准打扰我和蝶语的生活,明白吗?”貉夙点点头,肆草这才罢休。
“轰——”突然,巨大的爆炸声响了起来,把整个森林都给弄的震动了起来,树上的鸟一齐飞起来叽叽喳喳的逃了,洞穴里的兽们也惊讶的看向洞外,眼中多了份恐惧。
“糟了!是来抓我的那群兽!它们想用炸药把森林夷为平地!”貉夙惊恐的大叫一声,大家都默不作声的听着外面恐怖的爆炸声越来越近……
——————

叶 7  

停更通知:
是的没错停了(躺平)
关于原因……海子被自己的剧情刀傻了,没脑子更了(悲伤)
这样的,我是一只很咕很咕的猫,但是我咕的时候其实是在打草稿的时候,不更新的几天,我一直在构思剧情,现在发布的只是前面的小部分,后面一大半已经快构思完了,只是因为我在完善语言而拖更。然后这几天我突然发现,后面的剧情……基本没啥甜的了,全是刀子qwq
所以,我傻了╥﹏╥
真的受不了了,刀死猫了qwq
停更停更停更!让我的脑子里装点甜的剧情再来更新!!!
(太TM刀了qwq!)

叶 8  

兽世—
p4:雀跃声
外面的轰鸣声越来越大,洞内的诸兽却还愣在原地。看着眼前的“罪魁祸首”,肆草气愤的抓住貉夙,对他大吼着。
“瞧瞧你们都干了什么好事!你把你的敌人引来我们这了!现在你竟然还再这里呆愣着!想想办法行不行!”
肆草瞪着貉夙,黑色的瞳孔里装着怒火,就连身后的蝶语也用责怪的眼神看着紫玲,她顿时感到无比内疚,慌忙的想起身向兔子兽道歉,但却因为背后的伤势而重重摔到在地,嘴里发出一声哀嚎。
“对不起!我们并没想到会这个样子,我会想办法,你们先快带着我朋友走!”
貉夙在肆草爪下无助的叫着,紫玲感到十分的震惊。
【貉夙竟然首先想到我!我们明明刚刚认识!】
紫玲用着吃惊的眼神看着这只结合兽,貉夙的四爪在空中不断摆动,肆草仍凶狠的看着他,随后将他重重摔下,貉夙在地上猛的咳嗽几声,这让紫玲看着心疼不已。
“这是你说的!要是事情解决不了,它们把森林毁了,你们就等着和大家陪葬!”
肆草对着地上的貉夙愤怒的吼着,随后将紫玲拖了起来,转身回到了伴侣身边。貉夙慢慢从地上爬起来,冲出洞穴,兔子兽带着紫玲紧随其后。外面已经开始暴乱,四处是各种动物和兽的尖叫和奔跑声,它们在兽群里不断穿梭,跑到离洞60多米的地方停了下来。
“行了,这里暂时不会有危险,你们在这休息,我去阻止那些家伙”
貉夙坚定的对肆草说着,随后转身朝反方向奔跑回去,路上到处是飞溅的碎石和泥土,还有一群横冲直撞的生物,他走几步就会摔一跤,四爪上添了几个伤口,但他还是一直向前冲着。
【我答应他了,尽管我并不知道怎么做,但我还是要遵守我的诺言】
貉夙在心里盘算着,轰鸣声离他越来越近,他的眼神也变得越发坚毅,一个计划在心里诞生。
“他会死的!你们在干什么!”
紫玲对肆草和蝶语无助的叫着,但兔子兽却没有给出任何回复,这让她感到深深的绝望。
“你们引来了那些家伙,所以要为此付出代价,不能让森林为你们买单,如果那家伙真的会死,那我提前对你道歉,但他是自找的!”
肆草面无表情的对紫玲说,蝶语则在用眼神提醒他不要用过分的语言,紫玲彻底绷不住了,眼泪哗哗的流着,她对兔子兽的回复和即将失去朋友的事感到非常绝望,瘫倒在地,开始嚎啕大哭,尽管她知道无济于事,也明白这是它们的错,但他从没想过代价是失去一位朋友。这时,外面的轰鸣声戛然而止了,肆草看向后方,树木倒下了许多,生物们不是逃了就是被困在了里面,灰尘满天,碎石和泥土盖住了路面,一片狼藉。
“看来他成功了,但他兽呢?”
肆草疑惑的看向外面,仍有生物在奔逃,但少了许多。这时,他突然在兽群中发现了一个身影,不由得感到欣慰,他看向仍在哭泣中的紫玲,对她说。
“别哭了,他还活着,在往这边赶来。”
紫玲停止了哭泣,震惊而兴奋的看着那边,一只白色和棕色的皮毛吸引了她的注意,她不顾背上刺骨的疼痛,挣扎的站起身,大叫一声。
“貉夙!你还活着!”
貉夙跑过去,紧紧抱住了这位受伤的朋友,他的身上有很多泥土和血,爪子断了几根,后脚撇了一只,但他还是先安慰起了紫玲。
“是的,我还活着,别担心,你怎么起来了呢?好好休息知道吗,别乱动”
【她不能站起来的】
“雀跃声!你怎么在这!”
肆草叫了起来,话语中满是兴奋,这时,紫玲才注意到,貉夙的身后跟了一只雀兽,他微笑看着肆草,肆草也笑着看着他
【他们认识!】
“介绍一下,这是雀跃声,我们刚刚在路上碰了面,是他帮我一起除掉了那些家伙。”
貉夙说着,朝蓝色雀兽感激的点点头。
“别谢我,我这也是为了森林,但你可没告诉我你认识肆草,不然我可以更卖力”
雀跃声向貉夙笑着说到,他的身上也有很多伤和血,羽毛折了好几根,但话语间却满是温柔,没有丝毫疲倦和怨意。
“谢谢帮忙,雀跃声,肆草,我们还需要做什么事吗?虽然那些家伙搞定了,但森林有很多地方需要帮忙的,你不知道外面有多可怕。”
貉夙对黑白兔子兽说,肆草看着貉夙,眼神不再凶狠,摇了摇头。
“谢谢你,虽然乱摊子是你闹出来的,但你也结束了这些,你遵守了你的诺言,你不必再做些什么事了,另外,这附近有能快速修复伤口的草药,蝶语可以拿些来,给你的朋友用,然后你们就可以离开了。”
貉夙点点头,蝶语也起身去找草药了,她在不远处找到了蜘蛛丝和血簇草,给紫玲用上,她顿时感觉背上好了许多,她感激的看着白色兔子兽。
【明明都才认识】
“谢谢你们,那我们现在就走吧貉夙,我们添了很多麻烦了。”
紫玲对正在交谈的结合兽说着,貉夙也点点头,朝雀跃声和肆草告了别,随后起身朝紫玲靠过去。
“别忘了我说的话貉夙!加油!”
雀跃声跳起来朝貉夙大喊着,言语中满是期待,笑容不知何时变得越来越奇怪了。
“为什么我感觉他笑容贱贱的?”
紫玲疑惑的看着蓝色雀兽,询问着貉夙,但貉夙只是笑笑,没说话,接着扶着紫玲离开了它们。
【雀跃声!你真是个好队友!我谢谢你嘞!】
——————

1
贴叶  
你需要先登录才能贴叶和挥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