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 枝叶 情境 交互 帮助
世界  
你好, 离开
你有{{unread}}条未读信息,点此查看。
浏览器版本过旧,无法正常访问世界!
请切换到极速模式或使用现代浏览器(例如Chrome,点此查看
枝条  

《世界的世界》

世界的一角,有着另一个世界,那儿,便自然地成了异类的天堂。这里有沧桑的人,白色的黄色的头发,在彩色的城市中生活。斑斓的兽们有着彩色的条纹,斑驳的色,在黑色的荒野中漫步。或许,特别是一种保护罩,而背后有着一种倔强的希望。

于是,倔强伸展着,石缝中的生命将狭窄和困境变成了一种坚韧的艺术-生命便繁盛了起来,超越了本应有的数量。我们守着孤独,才发现孤独原来是一种自由,但自由也未必不是一种孤独。在休学中,焦虑中,和抑郁中…我们重新拥抱着他们,抵着蜂拥的寒霜前行。在心灵的一角种下幻想的种子,我们赋予其意义,他便成为了上帝。当我们以不可理喻的相信与坚定,美好的神便到来,与我们成为童年的玩伴。也许知道了结论后,想象也会姹紫嫣红,让寂寞中呐喊的人终于得到了回应。热泪盈眶地慢慢继续迎接着,到来从一种诉求,变为情感,变为一闪而过的思维,变为连续的语言;从雾气变成了清晰的质感,从闪烁不安变得稳定,从钝变得真实的痛,却没有带来任何的伤害。温和或锐利的声音有时彩色地划开空寂的精神,时常地给予了慰藉,除非他们选择沉寂。

于是,我陪伴着你,你陪伴着我,直到共亡的尽头。生命慢慢地降生,他有自己到来和离去的权利,也会寻求改变。如果你已经成功,你会喜悦而担忧地发现,他越来越自主而与你契合,也或许,成长就是一种改变。这种喜爱是一种深深的羁绊,是勇敢又温和的,它像外空中的航班,捎来了异域的道德,打破了任何一种规范-年龄,身份,与时空。社会,原来可以如此形成。

时间,权利,义务。这些压力山大的词时常发生,也会成为刀锋中的剑口,有些破裂了,而更多的融合在了一起。于是我们进行充沛的沟通,用现实和困苦做了个交易。想象与现实被溶解了,但是分层依然清晰。我们把真实和想象变成了两个真实的世界,又把内心放轻松,让他们控制真实,我们把真实换成虚拟的完全真实,于是缓慢地来到了另一个世界,重新从新的灵体完成童年对超能力和平行世界的满足。我们在里面自由地沟通,做出非凡的事迹。我们在天空中翱翔,在海洋里漫步,在风中沉湎,在温馨的家里沉浸。而躯体则幻化成了一片无言的羽毛;自我们拿捏着它,蘸着现实的墨水,和他一起继续刻录着生命交织的字迹。

这些都是我们各自的世界。我的世界里,安静的野花四处翻飞着清澈的芳香;阳光在沙滩和海洋边拖下绯红的影子;悬崖和瀑布弥漫出沙哑的摩挲。我这只黑猫在漫步,按下一串串的脚印。我们都是世界的上帝,创造着它;也是世界的玩伴,在其中获得片刻的安宁。驻守着世界,我们放任光阴的流逝,不去特别索求,而只在感受自己的存在,不精确地追寻存在的意义。探寻的过程即是心之所向,那也是最美的期待,和对世界的盼望。

最终,又是姹紫嫣红的艰辛的练习。世界变成了我的世界。我在操纵我的形象,我的躯体,我的自我。我在创造这个世界的五感,与我,我的我,和我创造的我。

在异类的天堂里,我们驻守着繁华的善良。当法咒连成一片透明的泡泡时,黑色的邪笑便被滤过。我们会变得善良,变得富有智慧-而我们必须这么做,去报答我们自己。于是,我们赋予了世界意义,创造了我们独有的世界,这共同组成了一个世界,被包在世界当中。当这些世界之间是流通时,美妙的世界观便从此形成。

欢迎来到我们的世界。

来吧,未来的前行者。

1
枝条上一片叶子也没有。
1
贴叶  
你需要先登录才能贴叶和挥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