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 枝叶 情境 交互 帮助
世界  
你好, 离开
你有{{unread}}条未读信息,点此查看。
浏览器版本过旧,无法正常访问世界!
请切换到极速模式或使用现代浏览器(例如Chrome,点此查看
枝条  

猫武同人渣文《白杨歌的命运》

谁也别问这名怎么起出来的,反正它就是出来了。
哈喽,这里是开坑魔王并且从来不填上(划掉)的水珠,以下简称珠某(什?猪某),好了不闹了。
对于此文,早有想法,该枝主要是圆我完结一篇文章的梦,毕竟珠某也是开了的坑从来填不上的主(捂脸)
接收一切合理化建议和想法,珠某不是刁钻的人,且喜欢热闹,由于家长管制及小中考在即,更新会比较缓慢,假期就好了,欢迎多多评论,给予鼓励和支持!(顺便提醒我更新和填坑)
主要内容:没啥主要内容,就是白杨歌,对,成为副族长后悲惨牺牲的故事(被白杨歌踢飞)
行,我说完了,祝愉快

叶 2  

第一章:梦境

  浓密而安静的松针林,小白杨蹲伏在地上,大气也不敢出,她全神贯注地凝视着不远处的松鼠,她能闻到那股香气,松鼠在她眼里仿佛已经成了可食的美味。
  星族保......,小白杨在心中祈祷,话还未祈祷完,她的侧腹就被旁边的树枝猛地戳了一下,小白杨大惊,原地扭身跳起,身体刮在旁边的灌木丛上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松鼠一惊,飞身消失在茫茫森林中。
  小白杨恼怒的嘶鸣一声。
  枯叶季已经接近尾声,那一波绿咳症也已收了尾,小白杨刚张开惺忪睡眼,小羊蹄叶的脸立刻凑了上来,她兴奋地叫嚷着:“嘿!小白杨,快看,下雪了。”
  小白杨翻了个身,尾尖扫过小羊蹄叶的鼻子,嘟囔道:“你没见过雪吗?不知道的以为下松鼠了呢。”她清楚地听到小羊蹄叶发出了一声轻嗤,小白杨不想理会,任由困意再次席卷全身。
  那只倒霉的松鼠没再出现在她的梦里。她在森林里漫无目的的闲逛,微风扫过她的皮毛,划过灌木丛,树叶被风带着向前挣扎飞舞,小白杨仰头入神地看着,树林突然间窜动起来,身后的树木排山倒海似的向她冲去,小白杨惊叫一声,跟着树林狂奔,草叶刮过她侧腹的皮毛,她的脚掌在湿滑的草地上刹不住,小白杨惊恐地尖叫着,因为她看见了前方的那条河。
  小白杨竭尽全力地试图停住自己的身体,晚了,她甚至来不及惊叫,身体就没入了水中。
  小白杨扑腾着脚掌,努力将头探出水面,恐惧紧紧攥住她的心,一个浪头打来,将小白杨的头再次没入水中。
  水包裹着她,小白杨眨眨眼睛,待适应了水下的黑暗,她可算能模模糊糊地看到一个影子。
  猫的影子。
  小白杨的身子向猫影沉去,她意外地没有反抗,她被那团猫影迷住了,竭力想看清那只猫。
  一只灰色的小公猫,他正垂着头,一副昏过去了的模样。
  他怎么了?小白杨生疏地滑动四肢,想凑近去看看他,但她慢了一步,河水像是被什么东西搅浑了似的,一只成年母猫在泥沙中叼起了那只小猫,小白杨看不清楚,只觉得那股味道让她熟悉。
  河水不断向岸边翻涌,仿佛溺了水的猫在绝望地挣扎着,飞溅的水珠是他的血液,“哗啦哗啦”声是他绝望的嘶吼。小白杨在推搡中寻找着那只母猫和小公猫的身影。
  河水一遍又一遍地涌上河岸,小白杨的左肩撞到了一块岩石上,她感觉不到疼痛,她飞快地用右掌勾住河岸边的草皮,后肢扑腾着,终于将自己拉上了河岸。
  一切声音都被抛在了脑后,小白杨回头看了看河,依然是翻涌着,如同因她的逃跑而怒吼的怪兽,又似那溺水的猫儿在控诉命运的不公。
  眼角瞥见一只棕色猫影,一闪就不见了,留下草药的幽香,小白杨皱皱眉头,站起身来,她身上的皮毛不知在何时已经干了,她向前走了几步,立刻屏息蹲伏在灌木丛之后。
  那只灰色公猫!
  尽管模样不同——眼前的这只猫已经大了许多——但她还是一眼就认定他就是那只落水的小猫,此时他正饥渴地听着,看上去正在上课,他双眸中闪出的兴奋天真的光芒让他的导师不由发出打趣的咕噜声,小白杨听不见,但从她颤抖的胡须不难看出。
  小白杨正努力地想要看清小公猫的老师时,那只模糊的导师突然不见了。
  小公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了起来,但最令小白杨关注的却是他的眸子。
  由兴奋天真,慢慢变得迷茫,他时不时叹气,又不时悲愤地嘶鸣着,他的目光中渐渐带有怨恨的意味,然后,变得狠厉。
  他突然转向小白杨,一双蓝眼紧紧地盯着她,他目光中的仇恨让她吓了一跳,但她动惮不得。这可恶的梦啊!她挣扎着想到,但她什么都做不了,喊不出声,甚至扭动不了脖子,只能像雕塑一样看着他,看着他的双眼。
  猛然,她似乎在那仇恨和狠厉的目光下看出了另外一丝意味。
  那是......恳求和不忍吗?为什么恳求我?小白杨抿着耳朵,直勾勾地盯着对方让她很不舒服,非常不舒服,她刚要移开眼球,对方就疯狂地嘶吼起来,鲜血迷住了她的双眼,再次恢复视力,她已经不在那片灌木丛下了。
  周围一片白雪,反射阳光刺得她眼睛生疼,她眨了眨眼睛,缓缓站起身,寒意袭遍全身,她打了个喷嚏,颤抖着向前走。
  尽管脚掌已经冻麻了,可小白杨还是敏锐地感受到从身上传来的温度很高。
  小白杨缓缓地走着,走着,慢慢栽倒在雪地上,眼前模模糊糊地出现雪中的营地,天族营地,恐惧的气息飘入鼻腔,一阵晕眩。
  她闭上了双眼。

贴叶  
你需要先登录才能贴叶和挥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