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 枝叶 情境 交互 帮助
世界  
你好, 离开
你有{{unread}}条未读信息,点此查看。
浏览器版本过旧,无法正常访问世界!
请切换到极速模式或使用现代浏览器(例如Chrome,点此查看
枝条  

【Mintfrost.】琼暮。

你好我是薄荷霜。462不方便上,这边代发些平时的小文章。
多多指教。

叶 1  

【2021.6.10】关于H。

*WARNING:我和H都是女孩儿。
——
我喜欢的女孩子,我把她称作H。没有什么特别的意味——仅仅是她姓氏的缩写。

我写了一张纸,满满地堆着她的名字,塞在透明笔袋里。张扬的字也莫名规矩起来——一笔一划,以呆板来形容都不过分。

天太热,上课一不留神就会走神,低头看向那张便签,紫罗兰色,图案是小王子。

“世上的玫瑰有很多,你是我独一无二的那一朵。”

听起来是很老土的情话,带着花香薄荷糖的味道,或许过于甜腻。

窗外有风经过,压在桌子上的卷子齐齐掀起一角——露出桌子上刻下的名字缩写。

非常自然地又想到她。

其实我有她写给我的小纸条,不止一张。下笔很重,纸条背面都烙着痕。

她要祝我高中生活顺利,谢谢我给她塞的红色组小挂件,唯独对中考只字未提。大概是我忘了她却没忘——我们是竞争对手。

她兴许把这个记下了,而我脑海里留的却是我们可以考到同一个高中去了。

同一个高中。这是我在她面前遮遮掩掩又大大方方拿到别人面前的理由。我尽力想把我们之间的竞争关系避而不谈,却根本避不开。

我们是邻班,如果有幸一同走进二中也只会是邻班。她决不会与我挑同一个MT,而我思来想去也认为,与其要我追随她选外语,不如叫我不考学。

隔壁班也好,距离产生美。

但就算贴很近我还是觉得她很美。

她很瘦很高,陌生人怎么看怎么高冷。没熟悉的人在身边时她根本不笑,站在一边背挺的老直,头高高昂起来,目不斜视,像只落单的鹤。

其实她笑起来也很好看。我加了她微信之后第一次主动去找她,也是第一次看她对人笑。我傻傻地摸出糖递给她的时候她拉住我的手,触感记不清,也许因为此后就再也没机会去握。

这时候就觉得她有三个分身。一个傲然立在外人面前,一个温温柔柔对我笑,还有一个嘴角咧得老高的大沙雕。

毫无疑问,哪一个我都很喜欢。

所以我止不住想看她。下课铃响得宛如泄洪,我跟着涌向教室外的人潮出走,奔上五楼,躲在后门某个正合适的角度看她。她课间是静止不动的,安安静静待在位置上刷题。我自愧不如,但我实在没这定力,只能悄悄把心上某个地方填满,然后带着满足感下楼去,迎接我新的一节课。有时候她看见我,朝我笑,朝我挥手。我忙不迭地去回应她,大概看起来很好笑。

我告诉过我的姐妹们,但是一来二去似乎全班人都知道了。我旁边的男孩子们常常扔了纸条来问我,进展如何?我不知道这到底算进展如何,次次都很尴尬地回复,我觉得还行吧。

还行吧。真的,还行。慢慢吞吞倒也一步一步前进,前进到她班里人也开始疑心。她们班主任,和我关系很好的历史老师被拿来挡枪。老师牵着我的手,说,怎么,找老师问题还不行了?

老师是知道我喜欢她的,我和老师讨论过这件事。也许是被和她关系很不错的一个男孩子听到了,也许没有——反正自此那男生看我的眼神就不一样了。

——我依稀记得她跟我说过她有个嗑gl的男闺蜜,不知道是不是这一位?

这件事虽然没从此败露,但也差不多了。只要看到我站在五班门前,那男生总要笑着把她喊出来,说我找她有事。

然后她就披上外套走出来见我。我们面面相觑,到最后还是她笑,然后对我说,xx叫我出来看看,还以为有事呢。

当然是没事的。她笑的时候我看到她缺了好大一角的门牙,不知道是怎么磕到的。

她还是很美,什么都不影响她的美。

*

to be continue.

1
贴叶  
你需要先登录才能贴叶和挥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