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 枝叶 情境 交互 帮助
世界  
你好, 离开
你有{{unread}}条未读信息,点此查看。
浏览器版本过旧,无法正常访问世界!
请切换到极速模式或使用现代浏览器(例如Chrome,点此查看
枝条  

空花佛事,水月道场

>>>

         启 建 水 月 道场,大 作 空 花 佛 事 ;
         降 伏 镜 里 魔 军 , 成 就 梦 中 佛 事。
                                 ——维 摩 诘 经


         文坑,专门用来投写的文。

编辑于
叶 2  

2021年7月21日 猎火

>>>
*第一视角预警。
*猎火的印象文。
.
.

为了印证那条路,我来到了这里。

.
卯时日升,乍见天光。我盘坐于山巅,双膝盛放古琴,双手虚搭其上,指腹不时摩挲过琴弦,指间银弦弹跳,呈一段空明悠远的曲儿,伴着天边金光倾泻,红日破雾光。

.
天上高寒,我穿着单薄青衫盘膝而坐,凉意刻骨入心。此刻太阳初升,红日夹在东方两座青山罅隙间升起,顺寥寥青烟盘旋直上,与氤氲作伴。我的食指挑过琴弦落下最后一声,空谷回音,旋即五指收起,欣然起身。

.
我收琴缓步离开山巅,安置好物品朝道观大殿行去。绕过蜿蜒石板路,我在群青中窥见大殿房檐的一角,顺着记忆里路线行着。路很宽,脚下的石板面承接着树的阴影,头顶莺啼慢慢点醒整座山,山径也变得忙碌起来。我站在山的边沿,扶着木栅栏,与对面青山相眺,目光余处烟火已然点起,耳畔似乎也浮现了山村农家人早晨的忙碌。

.
望着脚下山村,我回想这些年来行走时的态度。无论是最初满腔热血仗剑天涯时的快意,还是现在空花佛事,水月道场的洒然,似乎都有些说不上来的异样。回想经历的人和事,大多被桎梏在二元对立中。善与恶、对与错,真的这么重要吗?我这样想。

.
急促的脚步落在我的背影上,将我飘散云海的注意揽回。我回首才惊觉早课即将开始,整理好思绪暂且搁置一旁,便朝大殿赶去。

.
迈过门槛,迅速择位站定。我手捧经书口中唱着韵,目光紧锁经文,试图看透其背后神韵。一个时辰不到的时间倏忽即过,我合上经书朝大殿最前方的神像望去,四目相对,无形的肃穆穿行过殿直抵我心,我的心脏猛的一蹦。我比任何时候都清楚的感知到它的跳动,这是我第一次这么直观地意识到我还活着。咚、咚、咚,每一声都准确地击中我的神经,并从血肉中将其一丝丝抽离,我的灵魂仿佛脱窍而出,附身于仍规律跳动的心脏。

.
踏出殿门压迫感即消失,我劫后余生般叹气,只道这个世界不仅是表面上这么简单。心存敬畏,正心诚意,然后再走自己的大道。

.
继续在道观修行了数月,我最后拜别老道长离开。收齐随身物,抱起古琴,我与诸位道长一一告别后下山。我走在山路上,侧颅便是红日初升的情景,流岚倾注在山间,太阳也带着它的金色旭辉照亮了整座山峰。身后响起早课的经文时,我已经来到分岔口,再往下便是彻底离开这里了。

.
我转身朝大殿的位置望去,尽管交叠的枝叶遮拦视线,我还是看见了它,不是眼里,是心里。我眼前浮现殿内道长们捧读经书奉若神明的模样,又浮现神像肃穆的神情和深邃的双眸,只觉敬重。我弯身拱手朝那个方向一拜,便不再留念的转身离开。

.
追求道法的人已经找到了他们的归宿,他们眼中有苍生,灵魂有寄托。我也曾向他们问道,企图明确自己的路,却始终没有得到答案。

.
行者无疆,我的路还很长。

编辑于
贴叶  
你需要先登录才能贴叶和挥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