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 枝叶 情境 交互 帮助
世界  
你好, 离开
你有{{unread}}条未读信息,点此查看。
浏览器版本过旧,无法正常访问世界!
请切换到极速模式或使用现代浏览器(例如Chrome,点此查看
枝条  

#存档#兵者詭道也

cn山风火

-
只留随笔,
愿者上钩。

编辑于
叶 8  

松鸦羽&半🌙

松鸦羽看见情分明蜷缩在她眼底,他为她此般的遏制而不甘,心脏狠狠地抽泣着。他觉得一切不过是出选角失败的荒诞剧,毕竟杀无尽部落连爱这样抽象的东西都能夺走,这足够离谱。 半月顿了顿脚掌,鼓足劲儿与松鸦羽对上视线,他的眼睛空洞失焦,磨砂一般泛不出丝毫光芒。使命感是拘于他们之间最致命的隔阂,从前是,现在依旧是。我们不可能的,放弃吧。事实就是如此,可没人做得到。
恍惚间记忆回溯,乱石枯草自眼中飞速倒退,幼时跌下高崖带来的无边钝痛又涌上心头。但这般苦楚若真能让时光倒流,他宁肯再承受一次。思绪刹那收束,松鸦羽如梦初醒般从脑中剔除了这一谬论,他看见半月沉沉俯上大地,将口鼻融进凉如水的月色里。如果吻能够具象化,此时大抵就像一股洪流,怒吼着翻滚着,循着地表媒介让他理智的堤坝轰然倒塌。半月留给他的是一整个鲜花盛开的新叶季,在他生命的旅途中不过昙花一现,即使这样他仍然会倔强地,将枯败的枝条留存下来。既然不能像玫瑰一样肆意怒放,那就将这份爱变作心头永恒的白月光。
在黑幕褪去、银带消失在星族的狩猎场之前,他们可以抛开任何纷扰,不再作为雷族巫医和尖石巫师而存在,仅仅是松鸦羽和半月,是他们自己。
他们都不愿刻意给予对方一个名分,因为这份关系,从来不需要被定义。
FIN

剧情都忘完了,凑合一下(你有事吗)
@鱼爪 的点梗
卡到521字,我真行!开放点梗,叶3评论。

贴叶  
你需要先登录才能贴叶和挥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