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 枝叶 情境 交互 帮助
世界  
你好, 离开
你有{{unread}}条未读信息,点此查看。
浏览器版本过旧,无法正常访问世界!
请切换到极速模式或使用现代浏览器(例如Chrome,点此查看
枝条  

-Imagination.

-Imagination.🐯🔥

你好,我的朋友。
这里是虎焰、桦影的灵感与思考枝,
承载着我们有时灵光一现的想法。

这里渴求宁静,
这里追逐光明,
这里希望听到内心真实的声音。

既然已经来到了这里,
何不听听我们的故事呢?

不定期更新,有感即发。
日常、高兴事等分享都在日常枝https://www.maowushi.net/branches/1695,这里发布的内容基本都是比较正经的。
在这里,每片叶子都是不一样的。它可能很长,也可能很简短。也许意义深奥,也许浅白明了。但都会尽力表达出想要表达的想法。


(图源网络。)
欢迎给出建议!ヾノ≧∀≦)o。

编辑于
叶 9  

致父母

我在12岁这年,第一次在一个你们不知道的地方描述你们,也第一次对你们发自肺腑地中肯地表达意见。
在我的认知里,我是一个敏感、暴躁、尖刻却幽默,有时甚至还会很温柔的人。我是一个非常非常害怕表达自己的人,我的内敛几乎无时无刻不在困扰着我,但我决不会说我后悔自己拥有这样的特质,我是为此而骄傲的。我为我的一切而骄傲。
这种骄傲总是被妈妈称作“盲目自信”,但我不能反驳你。我好像生来就不断地隐藏自己——在网络上大家所看到的我,和现实中的我完全不同。其实我听到这句话并不开心,但是我知道,这都是对的。
实际上我认为我对自己的认知是清晰的,我知道我缺少什么,也知道我在追求什么。但除我之外好像没人这么认为,我能感觉得到,他们都自以为很了解我,但事实上可能还没有我的一些网友了解我。
这封信不会被你们看见的。
你们,尤其妈妈,会对我的顶嘴感到头痛。我也想向你们道歉,但我不能,因为我并不总是有错。从三年级开始,妈妈就和我经常吵架,而爸爸的介入却使得矛盾烈化,逐渐演变成了丈夫指责妻子……那时的我很害怕。但是到了五年级,你们把我推向了青春的低谷。
我到现在还记得,那天半夜我突然惊醒,听见你们在高声争吵,我什么也不敢说,你们大概不知道我醒了吧。爸爸说,要移民,都是为了我好——但我和妈妈以前从未知情过这项计划!我能理解我妈妈的悲痛!
我那时讨厌你的为我好。我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你能做的只是像个懦夫一样把我们骗到国外去。
但我最终没有反驳,而那天晚上,你们都睡着了以后,我还是在辗转反侧。我不发出声音地哭了。
这是我对这个事件的一次重大突破,我一直非常害怕描述这件事,就连这样含糊的描述也害怕。但有时候,有一些事情还是说出来好。但我不需要安慰。
我没有鼓起勇气质问你,但是当这件事情从你们嘴里含糊地向我说出之后,我仍然觉得悲愤。我们因为疫情在国外待了那么久,那里的每一天我都痛不欲生。好像我能做的,只是每天晚上和同学们打游戏,暂时忘却这一切。那些晚上我都有轻微的失眠,我一次又一次幻想自己的死去,但却最终决定坚持。
后来你没有回来,还留在那里尝试,我和妈妈回来了。这反倒让我庆幸起来,因为那段时间我简直对你恨之入骨,却又很爱你。那一切萦绕在我脑海里,那是我的过去。
那段时间我很暴躁,一惹就翻。但是,当妈妈你无意地说出了“暴躁”“焦虑”“抑郁”这些字眼的时候,我的心怦怦直跳。我害怕你发现我的异样,我害怕面对你们。
但一切都过去了,我很好,学习比以前更努力更好了,初中也考上了好学校,老师同学一如既往地爱着我。
有时候我发现我很难以原来的目光看待同学们了,我比以前要敏感很多,也懦弱很多。但我在学校的日子却经常比在家里快乐,我每天都试图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听着歌学习,特别是在妈妈回家以后。我知道自己需要私人的空间。
但你没有那么明白,你渴望着和我待在一起,和我聊天。
我们的班主任说过:“不要怪罪他们不懂你,孩子们,他们只是还没有适应你们的成长。”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我觉得有一种源自骨髓的颤抖。你们都知道我很喜欢她的。
为了改掉你晚睡的坏习惯,我们制定了一个规矩,就是你必须在十二点半以前睡觉才能和我散步。这样,你既可以尝试着改习惯,我也得以有自己的平静。
但是当你在没有达到条件时,乞求我陪你散步,我的心还是在发抖。我看到了你眼里燃烧着的渴望,但我坚决地拒绝了。就像我说的,我知道我想要什么,我现在就是需要私人的空间。
你说,我现在不陪你,以后时间就更少了。但我只是需要一些我可以透气的空间,我相信我以后会很想陪你,会珍惜和你在一起的时光,但那是以后,现在是现在。我不像你一样害怕后悔,我从来不后悔,我就是我,每一步都是最真实的。
请相信我真的很爱你们,你们所做的一切我都能理解。但我需要单独呆着,弥补一些伤痕。
我确实是胆子小,害怕很多东西,恐惧总是能淹没我。我确实表现的很坚强,我也在努力照亮别人,但我其实不要你们看见。我也为你们自豪,有你们这样的父母是我的幸运。
 你们能为我自豪,我真的很高兴。
有时候我也很想哇一声哭出来,但是我不能。我想,我必须要像你们一样站起来,顶天立地。
但你们没有那么了解我。你们不知道我在追星,不知道我的梦想,不了解我的爱好。但这不重要。我不需要你们看见。你们已经在照顾我了,我为什么一定要让你们抽出精力来看我呢?
我所能做的能报答你们事情,就只是证明给你们看:我是对的,我是足够好的。请你们不要那样放肆地开玩笑说我“自闭”“强迫症”,我真的很害怕,很敏感。我就是我,我知道我不一样。我自己来也可以做的很好,我已经那么值得让你们骄傲了。你们很喜欢我,因为我的成绩好,花钱少,让你们省心,也引起大家的夸赞。所以,也请包容我的内敛——尤其是爸爸——以及我的傲慢——尤其是妈妈。这几年我变了很多,我只是希望你们能接受这个全新的我。
(这个我犹豫了很久才发出来,毕竟里面还是提到了我的软肋。我不希望谁认为我是软弱的孩子,但有时我真的需要说出来。一定不要安慰我!我没有难受!我只是在用自己的方式感谢父母!)

贴叶  
你需要先登录才能贴叶和挥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