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 枝叶 情境 交互 帮助
世界  
你好, 离开
你有{{unread}}条未读信息,点此查看。
浏览器版本过旧,无法正常访问世界!
请切换到极速模式或使用现代浏览器(例如Chrome,点此查看
枝条  

【文】星跃的写文枝

是在原著世界观下架空的一个背景
咱也不知道这文该叫什么,有会取名的友友们私(如果文章里有什么涉嫌抄袭,那么我道歉并且删文,因为我也无法确定有些情节是我自己的灵感还是看了其他人的又给忘了误认为是自己想的)

编辑于
叶 7  

第四章

  “桦掌,你脑子里一天到晚都是什么?!”松树星的怒吼从巢穴里传来,路过的影族猫不禁纷纷停下脚步,侧耳倾听。
  “你还嫌上次蓍草尾的事情不够吗?要不是你的行为,雷族也不会失去一名武士,这种时候你还要去招惹雷族?”松树星气愤的甩打着尾巴,怒视着面前的武士。
  “我的母亲因为微羽的父亲死了,难道我就不能恨雷族,反而还要对雷族对微羽感激涕零?”桦掌反问道。
  “那仅仅是个意外!那是雨池自己的选择!”松树星瞪着他,“现在是和平时期,没必要因此对雷族发难引起两族争端!”
  “若是不和平了呢?”桦掌轻轻喵道。
  “你说什么?”松树星转头看着他。
  “没什么。”桦掌偏开了头。
  “我没有把蓍草尾是被冤枉的真相告诉梅花星就已经对你很客气了,希望你不要得寸进尺。”松树星毫不留情,“雨池是位伟大的武士,她为了救雷族武士牺牲了,我们都很难过,但这是她的选择,她知道这有多危险可她还是去做了。”松树星凝视着桦掌,“她的死很遗憾,但已经无法挽回了。”说完他甩甩尾巴示意桦掌离开,“接下来半天你就老老实实待在营地里,不许外出。”
  桦掌抖抖皮毛,走出了族长巢穴。狐尾看见他出来立刻跑过去小声问道:“怎么样,族长没有惩罚你吧。”
  “只是半天不能出营地罢了,没什么的。”桦掌耸耸肩,“我饿了,我们去猎物堆吧。”
  狩猎队还没回来,猎物堆只有少的可怜的几只猎物。狐尾拣出一只松鸡丢给桦掌,自己则挑选了一只松鼠,他们带上猎物到武士巢穴前的空地开始享用。
  狐尾啃了一大口松鼠:“要我说,夜羽就是事多,这点小事哪里用得着让松树星知道。”
  桦掌嚼着松鸡肉没有回答。
  “下一步有什么打算?”狐尾舔舔嘴巴。
  “我想,单靠我们还是太受限制了,不如……”桦掌望向营地外。
  “你的意思是……”狐尾顺着他的视线,似乎明白了什么。
  “我想,他们应该可以帮我们。”桦掌眼睛里闪烁着疯狂。
  “也许吧,前提是我们没有被撕碎。”狐尾耸耸肩,低头继续吃松鼠。
  “今晚,我们就行动。”
  月明星稀,桦掌戳醒狐尾,可刚出巢穴他们就发现不对劲,几乎小半个营地的猫都醒了,族长松树星和副族长云池正守在空地上,育婴室门口,白色公猫圣愿正焦躁不安的走来走去,他的绿色眼睛里满是焦虑。
  “发生什么事了?”狐尾疑惑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随即从育婴室里冲出来的巫医晴歌解答了他的困惑:“香草斑生了!一公一母!”她欣喜的冲圣愿喊道,“你可以进去看看你的幼崽了。”
  “香草斑没事吧?”云池担忧的询问巫医。
  “她没事,只是有点虚弱,休息一下就好了。”
  “新生的幼崽是族群的希望。”松树星咕噜着,冲巫医点了点头,“我让两只母猫去照顾香草斑吧,你应该去休息会。”
  “好的,我也确实累了,有事记得一定要叫醒我。”晴歌伸了个懒腰,她琥珀色的眼睛在黑暗中一闪一闪,“这窝幼崽来的真是时候。”她边走进巫医巢穴边咕哝着。
  “很好,拜这窝新生幼崽所赐,我们今晚什么都做不了了。”狐尾气的一屁股坐下来。
  桦掌没有说话,他想起了巫医说的话,来的真是时候?难道晴歌知道他们要溜出营地?不,她要是知道的话那松树星也一定会知道的,她应该只是觉得幼崽出生的时间刚刚好,不早不晚。嗯,一定是这样了。他自我安慰道,这才勉强压下心底的怀疑。
  “我们最好还是去睡觉吧。”他用鼻尖拱了拱狐尾,“天都要亮了。”

贴叶  
你需要先登录才能贴叶和挥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