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 枝叶 情境 交互 帮助
世界  
你好, 离开
你有{{unread}}条未读信息,点此查看。
浏览器版本过旧,无法正常访问世界!
请切换到极速模式或使用现代浏览器(例如Chrome,点此查看
枝条  

【自创外传】《暗爪的探索》

头一次插枝,还不会用,要是有弄得不对的地方见谅。
这篇文的世界观和背景来自一个叫暗影族的演绎族群,有些设定与原著不同。这文写了快一年,现在终于写完,之前在暗影族一起玩的同志却淡的淡退的退,不过有很多同志来了猫界,就在这儿发了\~
由于时间比较久了,前后文风可能会有差异。如果没忘的话,就是每天发一章。
此文讲述的是一只独行猫出身的学徒,因目睹现任族长杀死前任族长而受生命威胁,因此成为巫医学徒,却在一次意外之下,开始探寻自己身世的故事。

暗影族一些与原著设定不同的地方:
1.只有暗影族一个族群
2.巫医可以生育
3.族长后缀为“弑”
4.武士学徒和巫医学徒的训练期都是三个月
5.玄冥族=原著星族,亡冥族=原著黑森林

猫物表

-------------
暗影族
----------
族长
晚风弑
黑色大公猫,琥珀色眼睛。
----------------------
副族长
青羽
灰色虎斑公猫,蓝色眼睛。
----------------
巫医
冬青雪
黑色母猫,皮毛在月光下泛着银光,四只脚掌为雪白,湖蓝色眼睛。
——所指导的学徒是暗爪
------------------
武士
鳄龟裂
深灰色偏黑的公猫,深绿色眼睛,右脸上有三道伤疤。
--------------------
学徒
暗爪
黑色母猫,琥珀色眼睛。
--------------------
长老
追石
黑灰相间的虎斑公猫,绿色眼睛。
————————————
族群以外的猫
---------------
獾夜
黑白相间的虎斑公猫,身上的斑纹如同獾面部的条纹,眼睛是深邃的蓝色。
影子
黑色母猫,蓝色眼睛。
艾斯
银色公猫,腹部为白色,蓝色眼睛。
——————————
玄冥族
-----------------
霜焰
灰白相间的虎斑母猫,身手敏捷,琥珀色眼睛。
凌弑
淡银色母猫,蓝色眼睛。
叶霜
浅棕色虎斑母猫,耳尖为白色,绿色眼睛。

部分角色是别人的设子,已经过同意。
艾特一下填过表的同志:@暗黑语 @临原
 @霜叶枫 @尼克星 (额第一次艾特不知道能不能成功咳咳)

暗影族地图(绘制者:5585)

叶 5  

第五章·祖灵会面

星耀冥池?

  暗爪眼前一亮。那种奇幻的景象,可能是自己巫医生活中仅有的亮色了吧。说不定这次就会见到霜焰呢?如果真的见到了,一定要好好了解一下獾夜的事,不知道那独行猫为什么这么惦记着她。

  “事不宜迟,那赶紧走吧!”她赶忙站起来。

  “走吧!跟紧我。”冬青雪笑着晃晃尾巴。

  路过族长巢穴时,暗爪眼神复杂地多看了一眼那个石洞。威胁到自己生命的残忍族长,居然会是救命恩猫的导师?不得不说,命运这东西,真是奇妙。

  现在已是落叶季,火枫之森的枫树红到了极致,隐隐透出点枯黄。有些叶子经不住狂风的考验,在地上铺了薄薄一片。暗爪左顾右盼,紧紧跟在冬青雪身后。呼啸的冷风令她们的皮毛泛起涟漪。

  星耀冥池还是像一个月前那样,反射着月光,隐约有雾气笼罩。

  “到了。”冬青雪轻声说道,眼神变得深邃起来,“来吧。”话音还未落,她便匍匐到池塘边缘,用口鼻触水,使一圈圈水波荡漾开去。

  暗爪也跟上去,深吐一口气,凑上去舔了口水。

  一阵恍惚过后,暗爪终于感觉自己的脚掌触碰到了实体。她眨眨眼睛,周围的一切也变得清晰起来。

  这里很像是星原,但草地上的星光没有那么耀眼,倒是有些朦胧之意。暗爪眯起眼睛,看到有一只猫正向自己走来。

  暗爪很快看清楚了她。她表情平静,步履稳健,原本就高贵明亮的淡银色皮毛被她身上闪烁的星光染得闪闪发亮,那双波澜不惊的蓝色眼睛正凝视着黑毛学徒。

  “凌……凌弑?”暗爪怔了许久,方才从干涩的喉咙里吐出两个字来。

  银色母猫微微点头。

  暗爪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倒是凌弑先开口了:“暗爪,听说你现在成为巫医学徒了?”

  “是的。”暗爪点点头,又补充道,“冬青雪不是要生幼崽了吗,我就想着顶替一下……”

  玄冥族武士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你也知道不是这个原因。”

  “确实……”暗爪笑笑,笑容中却藏着一丝别的东西。对于晚风弑,她绝对是恨之入骨,即使是救命恩猫导师的这层身份也抵消不了这一层恨意。抛开武士守则这种道德规范不说,就是葬送了自己武士之路这一条,就足够让他被暗爪化成灰也认识了。

  凌弑似乎不打算就这样聊下去。她微微抬头,直切正题:“你知道的,暗爪,我们玄冥族的猫,能够看到你们所做的一切。”

  “那么,我外出遇见獾夜的事情也被你们看见了么?”暗爪故作平静,但语气中流露出的一丝紧张却无法掩盖。

  “不用紧张,暗爪。”凌弑漫不经心地说,“谁敢保证自己在学徒时期没有私自出过营地呢?”她神秘地一笑,“其实,这次来见你的应该是霜焰,不过,由于某些原因,玄冥族猫是不能干涉活着的猫的生活的。所以,为了防止她说一些不该说的,所以就换成我来了——似乎我也不该说这话。”

  “嗯?什么?”霜焰来了可以影响活着的猫?既然凌弑是在这时候对自己这么说的,那肯定和自己外出碰到獾夜有关。獾夜和霜焰有什么关系吗?霜焰又和活着的猫有什么关系?毕竟她和自己一样是独行猫,生前也没有找伴侣,在族群中根本没有血亲,也没有什么关系特别亲近的猫。那么,这里面究竟隐藏着什么?

  凌弑换了个姿势,缓缓道:“看来你开始这么想了?呵呵,那就好,我可没有泄露这些,都是你自己想到的。”暗爪惊愕地抬起头,发现昔日的族长眼中竟然闪着玩味的光,“这也算是我无意中把你牵扯进来的补偿吧!毕竟来了这儿,知道了这些事情以后我也是挺惊讶的。好好探索吧,暗爪。”

  她沉默了大约数十个呼吸的时间,看着正在努力消化这些话里所含信息的暗爪,突然轻声说道:“时间到了。”

  话音刚落,暗爪就感觉一阵天旋地转。迷迷糊糊的一段时间过后,她听见了冬青雪愉悦的声音:“怎么样,暗爪?体验不错吧?”

  想来冬青雪是见到亲朋好友一类的猫了,暗爪暗自猜测,同时答道:“嗯,还不赖。”

  “那就回去吧!好好训练啊,暗爪,其实,你在巫医这一方面也是蛮有天赋的。”冬青雪笑道。

  但是暗爪能看出来,巫医的笑容中带着几分勉强,令她的心脏似乎紧缩了一下。她只是想激发我的动力,不是吗?她这么说不过是因为我是唯一有希望替代她的巫医罢了。我真正的道路还是武士啊。

  她跟在老师后面,心里不由得泛起了几分苦涩。两名巫医仍然是沉默着向营地走去。和来程不同的是,她们这次经过了暗光松林。她忍不住看了一眼松林中那幽暗的墓地。所有死去的暗影族武士都会被埋葬在这里,接受活着的武士最高的敬意。这里埋着凌弑,埋着霜焰,还有那名捕猎时意外身死的武士叶霜……

  回到营地时,已是深夜。暗爪沉下气息,能够听到族猫们平稳的呼吸声。天空中的玄冥族武士投下他们的光辉,照亮黑暗中的一切。

  虽然很想立刻就去叶荫星泊那里寻找獾夜,但暗爪还是按下了这种冲动。她实在是太困了。于是,在与冬青雪互道晚安后,她躺进舒适的苔藓窝,沉沉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早上,当暗爪醒来的时候,冬青雪早就在巫医巢穴里忙活开了。

  “冬青雪,你需要我再去找找药草吗?”她向巫医喵道。

  “不需要,药草很足,”冬青雪答道,“我想我更需要你来帮我整理一下药草。它们实在是太乱了。”

  “但是,我想你总有些药草是缺的吧?”暗爪略微探出爪子,在地上刮擦着,以掩饰自己的做贼心虚,“要是一整天都在巢穴里理药草,我恐怕会被闷死的。”

贴叶  
你需要先登录才能贴叶和挥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