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 枝叶 情境 交互 帮助
世界  
你好, 离开
你有{{unread}}条未读信息,点此查看。
浏览器版本过旧,无法正常访问世界!
请切换到极速模式或使用现代浏览器(例如Chrome,点此查看
枝条  

霜夜零零碎碎的脑洞

用来安放一些无厘头小脑洞,也有可能放画什么的

叶 6  

《沁园春·雪》扩写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须晴日,红装素裹,分外妖娆。

一片茫茫的雪白,将整个北方都封了起来。洁白得不真实的雪,布满了整片视野。
脚上踩的是白色,天上飘的也是白色。雪花纷纷扬扬地悉数舞下,正享受着那不算久远的飞行。方圆千里、万里都被雪连成一片。
将视野移到千里之外,又会是怎样的景象?大抵是是长城与黄河一景吧。此刻的长城白雪或许已将砖块也晕染成了白色。试想曾经,士兵们在这种天气下依然气势依旧。那地上的雪,已被士兵们的脚印掩藏,再盖再藏,循环往复。士兵们的手和脸一定被冻得只略逊红缨之色,但脸上的坚毅不会被寒冷所驱逐。黄河也禁不住这冰天雪地吧,它大概早已被冻结,昔日浩荡之河已变为一片冰原。四周安静得好像能听见雪花落下的声音。或许那层冰还保留着黄河波涛的形状,保留着黄河昔日的气势。
四周的优美景致又将视线拉回此处。周遭的高山是白色,远处层叠的高原也是白色。高山原野分明是安静的,可是雪的反光却偏偏让人模糊地认为它们在移动。堆叠的峰的曲线好像一条条银白色的巨蟒,错落的原的体态宛如一头头蜡白色的巨象。其形态之高大,不禁让人怀疑它们是不是处在由雪堆砌而成的天梯上面。它们谁也不肯相让,直向天远处前进。
天的远处,是许多柳絮堆叠般的厚重云,一层叠着一层,将蓝天挡得结结实实,只有几丝暗暗的光透过柳絮的缝隙照射进来。
似乎是突然一下,光扯开了厚重的云朵,云后,一轮初升的红日展现出来。太阳从地平线上一跃而起,壮阔而美好。它尽情向世界散射出万道清冷的霞光,丝丝缕缕,织出一件覆盖天地的耀眼的金红色轻纱。那雪与纱线,与柳絮交织融合,别有一番风情。
随着太阳的升高,散发出的光也逐渐炽热,层层白雪在光的照耀下开始一点点融化为水,形成星星点点的水光,好像许多闪烁的钻石。被撕扯开的云朵恋恋不舍地停留在太阳附近,好像在责怪太阳占据了它们的地位。于是红日释放出热烈的红色,将它身边的云朵都镀了一层金黄。云欢喜起来,决定将这颜色传递下去,把四周变成了淡黄色。到了天地相接的部分,太阳和云的画笔都够不到了,所以那里保留了浅蓝色,与茫茫雪原的白色连上。从太阳一直往下的景色就变成了这样:热烈的红色一直延伸到雪原,在红色的四周则过渡为温暖的橙黄色,橙黄色又过渡到淡淡的亮黄色,亮黄色过渡到清澈的浅蓝色,浅蓝色再过渡到纯净的雪白色。整个颜色过渡竟意外的和谐美妙。地与天的界限已然难以分出,偏偏那高耸入云的雪峰还要凑一份热闹,让天地接缝之处更加扑朔迷离,好心的太阳便借助融水为它牵了一道彩虹,挂在它们头顶。
整片景色壮阔美丽,美丽到什么程度呢?你甚至找不出一个准确的词语来形容它。壮阔?可是它又是内敛而温和的。温和?可是它是热烈而壮观的。
这幅“雪原日出图”,怎能让人不印象深刻?

贴叶  
你需要先登录才能贴叶和挥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