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 枝叶 喵搜 交互 帮助
地图 物品 成员 林区 百科
世界  
你好, 离开
你有{{unread}}条未读信息,点此查看。
浏览器版本过旧,无法正常访问世界!
请切换到极速模式或使用现代浏览器(例如Chrome,点此查看
枝条   2020-05-08 23:34:41

散文 家

晨。
阳光轻巧地抖落在云朵的身上,清澈地传过云的缝隙,清暖地落在我的身上。抬头仰望着天,雪白的云悄悄地浮在淡蓝的天空,镶嵌着一环一环柔和的光边,来了,又去了。远方的天空,是稀疏的云,高低错落地,排列着,点缀着...
青草的香味杂糅着泥地的土味,萦绕在我的身边,有些亲昵和可爱。吸一口,又走上前去。脚掌间是淡淡的泥尘,和沙沙作响的声音,有些寂静而甘美。聆听着,又奔着走了,享受掌底一簇一簇的清凉的感觉。那感觉蹦跳着,送上一只脚掌,又承着下一只。
新濯的草坪与曜升的阳光,晶莹的水珠在晨光下,透着黄色的光芒,好似在盯着我的眼睛看。凝固在草叶上,我的步子突然停滞了,不敢踏下去,珍爱着,这一幅恬淡的景象,猫活中的一片细节。
叮铃铃的声音和闪烁的亮光,飘进了我的耳朵。走进一些,晶靛的水在前方摇晃着,微波回荡在小岸的曲折中,荡漾着层层叠叠的波痕,好似被水波扔来扔去的苔藓球,快活地来回蹦跳。片片亮波打着旋儿,泛起轻雾似的几团白沫,翻滚着停驻在河流的边上,又忽的被带向河流的中心被一波浪冲的散开来,疯狂地奔向下游去。
迈着几步,将脚掌轻轻地搭在河边稀疏的草岸,向下划去河边沙沙的泥地。低下头,看着水。一只猫的轮廓投射在波光粼粼的水面上,抖动着,身形也随之而颤动,抖动的投影里,有着抖动的颜色。看着。黑色的毛发映照在水里,清澈而微微泛着荧亮的光,橙红色的眼眸在黑色的环绕中,如一簇火花那样明快地眨巴眨巴闪耀着。
我突然感觉有一种广阔的安静的感觉,一切都是静悄悄的,都是有灵性的,那闪烁的声音,那芬芳的清香,那摆摆耳朵的沙沙声,都是值得珍惜的每一个美好的细节。在这里,我可以观察一切,
同时也被它们观察着。当成长的时候,世界不会变,他们依旧在那里,静静地,一步一步地观察着我,望着我的长大;改变的是我,是看待世界的方式,是对待世态的心灵。
用爪子触碰那水流的甘爽,在爪尖穿流而下的水,松爽地围绕着我的爪垫,我抖了抖爪子,好似在时光的水流中播撒了自己的痕迹,又在水流里绕了个圈,看着圆形的水波被冲刷着,形状变得模糊,波痕变得柔和而慢慢地向周围散去。流水牵着我的毛发,也许,我应该向着下游走去,跟着水的方向,也是我心的方向。是的,该去了。
叶 2   2020-05-14 16:50:35

午(下)

沿着小溪收起爪子向下走着,一点一点的细尘沾着爪子。
我的步伐慢过草坪,走着,漫无目的地逛着。时间已然过去了挺久,天空上的图案已经变换了好几次,现在像鱼鳞一般的细纹浮在深蓝的天空中。前方的石头合拢了一些,逐渐地又出现了一块块的石头堆,大约两只猫那么高。坡不算斜,瞪着看,有零散的石阶层叠地堆起来。石头们在河流的窄口缩进,压着湍急的河流,好似和我说,这里到了一扇门,需要穿过去一样。
走进石堆,又攀附着爪子,依在石头上。前方是一轮正在斜下的夕阳,正午的光芒依然在悄悄然地消逝了,抖起了我的精神。正好,我也不那么热了,也不那么亮了。
眯起眼回望回远处,山抱着那一片绿油油的土地,从石堆出发,又从上游环绕着结束,像天边的一条细沙似的在远处铺着,显出些许的绿色和棕色糅合地夹杂着。
这大概就是我之前的家吧,我想这里,我已经待了很久了。记忆在我脑海里萦绕着,有着新生的快乐,探索的好奇。但我竟想不起一件事情,只是觉得,模模糊糊的隐藏着一种自然的美好,埋在我心中去萌生。我相信,我的心不会被束缚,即使是故乡的天地,我也喜欢追寻自己的理想,朝着更远的方向走去,即使之前来过这里,而被好奇的恐惧所阻拦。我甩甩脑袋,继续走,跟着你的心,跟着河流走的方向,我相信你会喜欢这种感觉的。
一步,一步地爬上石堆,眼泪又溅溅了我的眼眶,站在石头的最高处,左边是略显湍急的,打着转的河流,右边是更高的山。高处,凉风习习,轻拉着我的皮毛,令我清凉地皮毛蓬松起来,又挟带着新的气味。我又回头看了一眼,摄下那旷阔的风景,毅然地停了心中告别的痛楚,决心继续走。
石堆下去就很简单了,我轻松地在石头间跳动着,就这样下去了。
过了石堆又走着,水平的土坡渐渐地倾斜了,从脚掌前重后轻的感觉可以感受出一些略微的差别。我走着几步,就停下来,将爪子轻轻地插在泥土里,倾耳听着水,又继续走下去。
水声,也慢慢地强了;泡沫,也渐渐地白了。草坪随着地势的低泞,显露出一些贫瘠的模样。脚掌下的泥土硬了,凝结起来的土块密实了些,在脚爪下踏着有硬邦邦而有力的感觉。渐渐的,灌木丛出现了,代替了青草,土地越发地干燥了。一簇一簇的灌木有层次地长在土地上,我曲折地走着,沿着水,时而左躲一从灌木,时而右跳一格,像在玩小孩子时玩的游戏一样。毕竟,我不太喜欢皮毛挂枝上的感觉,挺难受的。
走着,天空旋转的颜色又换了,河流更快地翻着白沫。灌木却逐渐变得少了起来,用脚掌蹭着地,突然觉得地很粗糙,脚掌硬生生地有些板疼。低下头,脚下的粗糙的纹路显露出来,像流水的水痕一样,光滑地泛出清暗的光泽。我用脚掌去磨着地,想从中得到泥土的感觉,但是当我伸出爪子触的时候,却被一种硬邦邦的感觉突然挡了回来,后掌的感觉也是一样的。我怔住了,这是。。。硬邦邦的石头?
抬起头,我突然停住了脚。
峭壁!
贴叶  
你需要先登录才能贴叶和挥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