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 枝叶 情境 交互 帮助
世界  
你好, 离开
你有{{unread}}条未读信息,点此查看。
浏览器版本过旧,无法正常访问世界!
请切换到极速模式或使用现代浏览器(例如Chrome,点此查看
枝条  

WARRIORS《BLAZETAIL'S JOURNEY炽尾的旅程》

鸽子开坑了耶,我先爬为敬
进来看看吗(*'▽'*)♪

叶 2  

引子

月光温柔地穿过树林,在土地上洒下点点的斑痕。树丛摇晃起来,一只橙白相间的虎斑猫从其中钻出,她抖落身上的叶子,蓬松起浑身的毛。
花瓣星担忧地盯着面前的巫医。“雹心,什么事?”
浅棕色母猫严肃地看着她。“星族和我对话了。”
虎斑猫惊讶地动了动耳朵。“希望不是什么坏消息。”
“不,恰恰相反。”雹心宣布道。“他们交给了我一个预言。黎明的阳光将穿透森林,带领雷族步入一个强盛的时代。”
虎斑猫深深地看了巫医一眼。“雹心,你以往诠释过的征兆从未出错。”她若有所思地说。棕色猫点点头。“星族有向你指明‘阳光’是谁吗?它会不会预示着我们应该从族外吸收新鲜血液?”
雹心瑟缩了一下。“也许星族希望我们自己去寻找答案。”
一时间,花瓣星感到前途渺茫。“我知道了。”她叹息一声,疲惫地将脚掌收到身下。“谢谢你,雹心。”雷族族长忧心忡忡地望向天空。“秃叶季还没来临,猎物就已经如此稀少,最近也没有听到有母猫怀孕的消息。”
“会好起来的,花瓣星。星族仍然在守望我们。”雹心站起身,摩挲着族长的体侧。
花瓣星静静地站在那,感受着从巫医身上传来的体温。雷族真的会再次强大起来吗?频繁的边界冲突让她身心俱疲,猎物也不够全族猫分享。她突然很想逃离这一切,重新回到妈妈温暖的窝里,只用为今天吃什么操心。
“该回去了,我们这把老骨头可受不住寒风。”雹心半开玩笑地提醒道。
花瓣星一惊,紧接着反应过来自己身处何方。落叶季的冷风的确让她的皮毛刺痛起来。“好的。”她叹息一声,迈步向营地走去。她们一起在茂密的树丛里穿行。花瓣星感觉脚下的土地正在颤抖。
她停下脚步,雹心回头看着她:“怎么了?”
“我觉得有——”花瓣星话音未落,烟光已经从树林里冲了出来。她震惊的看着这名年轻武士。
“雹心!”灰色虎斑公猫滑动脚步,停在巫医面前:“咕哝瓣正在生产!光飞让我来找你。”
生产!花瓣星紧张起来,她厉声说:“雹心,快走!”在她身边,母猫已毫不迟疑地飞奔出去,落叶被踢得四处都是。烟光紧跟在雹心身后。
花瓣星追了上去,同时暗暗在心里祈祷着。星族啊!请保佑雷族平安无事!

雹心冲进营地,族猫们停下手中正做的事,睁大眼睛盯着她。育婴室里的呻吟一阵接一阵,疼痛的气息向她袭来。
“雹心!”雏菊光冲到她面前,急促地说。“咕哝瓣需要你!”
“我知道!”雹心顾不得乱糟糟的毛发,飞快地挤进闷热的巢穴。雏菊光关切地跟在她身后。
“不行!”雹心阻止道。“去空地上做点别的事吧,育婴室太挤了,我需要空间。”雏菊光一愣,失落地退出巢穴。
“我只是想在我生产之前有准备。”猫后嘟囔道。
已经没有时间让雹心去安慰那名年轻猫后了。她假装没有听到对方的抱怨,快步走进育婴室。透过昏暗的光线,她看见灰色的猫后正在窝里痛苦地扭动。
“星族啊!这太痛了!”咕哝瓣在呻吟。
“别动,咕哝瓣。”光飞透过满口正在咀嚼的叶片,含糊不清地喵道。他伸出一只脚掌,轻轻按压着猫后的肚子。“幼崽就快要出来了。”
雹心摆动尾巴,将堵在门口的幼崽们赶开。小雨和小鳍瞪大双眼,小雨吱吱叫着:“咕哝瓣怎么啦?”她担忧地往猫后的方向张望。“她很痛吗?”
“是的,咕哝瓣很坚强。”雹心轻轻用口鼻把幼崽拱到一边。“所以,别去打扰她。”她匆忙来到巫医学徒身边。“咕哝瓣的情况如何?”巫医嗅嗅光飞做好的药膏,上面有强烈的覆盆子气味:“你给她用了什么?”
“覆盆子和蒲公英。”光飞说。“她痛得太厉害,在覆盆子药膏里加一些蒲公英会让她更舒服;等生产结束后,我会给她吃琉璃苣。”
“哎呦!”咕哝瓣又叫起来。
雹心抚摸着猫后圆滚滚的肚子:“你的状态很好。”她温声喵呜。“放轻松,很快就结束了。”雹心决定再考考她的学徒:“光飞。”她说。“你认为咕哝瓣需要茴香吗?”
学徒目光炯炯。“我想不用。”他指出。“年纪大的猫后会用它来缓解僵硬——咕哝瓣还很年轻。”
答得好。雹心满意地想。
“我说的对吗?”光飞紧张地问道。
“你答的非常好。”雹心欣慰地说。“下次,药膏的用量可以再少一点。”
羊斑从她的窝里抬起头:“咕哝瓣怎么样?”
“她很好。”雹心告诉黑白色猫后。
咕哝瓣的肚子上又掠过一波强烈的颤动。雹心竖起耳朵:“幼崽要出来了!”她用尾巴召唤着她的学徒。“仔细看着,这是你的第二次接生,你必须积累经验。”年轻公猫严肃地点点头,蹲在一边,准备帮忙。
小枭从妈妈身后挤出来,尖声尖气地问道。“小猫生出来了吗?”
“嘘!小东西。”羊斑急忙把小枭推回窝里,用尾巴挡住他的眼睛。“小鳍!小雨!”她喊道,“快回来!”
幼崽们好奇地看着咕哝瓣,迈动小脚掌窸窸窣窣地穿过猫群,恋恋不舍地钻进妈妈的窝里。咕哝瓣蜷缩在苔藓中,痛得直发抖。“伟大的星族啊!”她哀叫道。“我没想到生孩子会这么痛!”
“第一只要出来了。”雹心按摩着猫后的肚子。“用力,咕哝瓣。”
“想想你将得到的漂亮幼崽吧!”光飞鼓励着虚弱不堪的猫后。雹心很欣慰咕哝瓣能拥有这样一位温柔的巫医来照料她。
伴随着一阵粗重的喘息,咕哝瓣尖叫起来。一只浅灰色的幼崽滑落到窝里,空气中弥漫着麝香味。雹心用脚掌将它推向光飞,“舔它,把它的胎膜撕开。”她命令道。
年轻公猫点点头,猫后又颤抖起来,另一只白色的毛团滑了出来。雹心叼住它,小心地除去那层透明的膜,一只雌性幼崽蜷缩在里面。
她将小猫放在咕哝瓣头边,光飞则叼着另一只过来。“两只母猫!”雹心欣喜地宣布道。猫后点点头,开始狂舔幼崽身上的毛,好让她们快点暖和起来。
“我去告诉大家这个好消息。”光飞乐呵呵地说。
“记得带琉璃苣回来!”雹心朝正在退出巢穴的学徒喊道,光飞晃了晃尾巴,随后消失在育婴室的入口。
雹心一直陪到光飞带回草药为止,她吩咐咕哝瓣把草药吞下去。“有什么事的话,就让羊斑来找我。”她叮嘱道。
猫后将草药汁咽下去,边舔着嘴唇边答应。雹心退出拥挤的育婴室,朝自己的巢穴走去。
羽鹰正在空地边缘和兔柳闲聊:“光飞说咕哝瓣生下了一对漂亮的姐妹。”
兔柳说:“雷族将多出两名优秀的武士!”
羽鹰怀疑地扫了育婴室一眼。“你难道不担心她们的忠诚吗?”他压低声音。“她们可是混族猫!”
“她们生在雷族,当然会为雷族效力。”兔柳反驳道。
“谁知道呢?”羽鹰不赞同地哼了一声。“猫应该在自己的族群里找伴侣。”
“别为难可怜的咕哝瓣了。”兔柳同情地喵道。“她已经证明了自己的忠诚。”
当雹心从他们身边走过时,两只猫都不约而同地闭上了嘴。雹心已经累得不想再为咕哝瓣辩护什么,那是她的问题,不是我的。

贴叶  
你需要先登录才能贴叶和挥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