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 枝叶 情境 交互 帮助
世界  
你好, 离开
你有{{unread}}条未读信息,点此查看。
浏览器版本过旧,无法正常访问世界!
请切换到极速模式或使用现代浏览器(例如Chrome,点此查看
枝条  

-乱石穿空。

安 这儿鹤尘 cn乱空/北溯。
是自己的一些个日常。
内容杂乱 记录各种琐事/自设/戏录/文/手写 等
二三次各种小事儿居多 没啥营养。
觉得码在这里丢不了 也是留个念想儿。

神明溺水,玫瑰凋零,他在教堂里拉着手风琴,浪漫致命。

编辑于
叶 11  

11【文‖抄袭?后果也不过如此】

无文笔,针对最近事情所撰,纯讽刺,请勿对号入座。
——

我羡慕那些佬儿的文笔。

我羡慕他们笔下的设定,有血有肉,各个都是独立完整的人物。

他们写的东西,一旦发出就能获得那么多赞和收藏,还有那么多人夸。

反观我的,只有寥寥无几的几个点赞和几个亲友在底下明显违心的捧场。不足的阅历收获了很多人的批评指正,但在我眼里就是对我无知的嘲讽,我并不想接纳。

作为一个初入语c圈文圈的小白,我自不能达到他们的境界。

我发了动态询问如何快速提升文采,得到的回答都只有多写多积累。

我不甘,我现在就想获得很多很多的赞美,满足我可怜的虚荣心。

我嫉妒。

一点不好的念头在脑海中萌发,我逐一点开佬儿们的主页翻翻找找,找到他们的远古动态,这样不会被其他人发现,复制,粘贴,改个名字,再自己做一做小小的改动,便有了一个精彩绝伦的设定。而设主大概也不会看自己这个无名小卒笔下的内容。

第二天,我颤抖着将前一天写好的内容粘贴上,轻触上传键,目不转睛地守着屏幕,以便真出了问题在还没扩散时赶快删除。

转眼刷出了五六条未读消息,我的心脏噔噔直跳,点开,一条一条的仔细刷着,发现都是来夸我的,而且都不是我的亲友。

成功了,我不由得笑出声来。

渐渐的,我复制的换头设子收获了比往常多几倍的赞,我的评论区也逐渐出现了一些“大佬”“爹咪”“卡密”一类的称呼。

我当然不能满足于此。

我刷着动态,一个文笔很好的佬儿吸引了我,我狡黠一笑,选定了目标,刷着他的动态寻找很久之前的内容,复制,粘贴,改名,这次甚至连小改动都没有做,反正也没有人能够看出来。

果然,我收获了更多的热度和夸赞,被一些人吹的天花乱坠,我高兴不已,还要一条一条回复着“谢谢”“过奖”,装出一副谦虚样子,虽然内容都不是我写的。

此后我愈发猖狂,有时甚至连名字都懒得改,有时还抄抄文章,粘贴内容的同时还要嘲笑所谓的大佬刷动态都不带眼睛,连我想好的那套说辞都还没用过。

事情终是有败露的一天。

先是我最先抄袭的佬儿上了调色盘,后来便有接二连三的人贴出他们的设定或文并要求我道歉,我有些慌张,连忙用着最开始计划的说辞,拿年幼和抑郁症当挡箭牌,但就是死活不道歉,我才不会给一些连这种小事都要斤斤计较的“大佬”道歉。当他们逼我时,我就拿家里有事当借口一拖再拖。

没有人相信,反而有更多的人参与进这场骂战,我连着好久没有上线,qq也挂成离线状态,自动忽略掉那些小窗骂我的人。

几个月过后,亲友告诉我风波已经过去,我小心翼翼的登录,更改id和签名,偷偷删除掉以前的内容。

那些事情好像都过去了,之前被我抄袭的人有的退圈,有的淡网,我找到了新的朋友,并重新发了很多动态,我试着参与一些演绎,但我只会复制粘贴,文笔没有丝毫提升。

秉性难改,我这次学聪明了,一人的复制一句,自己再加以调整,没有人发现。

我眼红那些热度高的游戏楼,我改名字,调整玩法,没有人发现。

我眼红那些热度高的演绎,我融合几个,学学内容,改名字,没有人发现。

我眼红那些热度高的杂楼,我融合几个,改名字,没有人发现。

时间果然还是会冲淡一切,我暗想。

但我忘了互联网是有记忆的。

时间会冲淡一切但不会冲没一切。

编辑于
贴叶  
你需要先登录才能贴叶和挥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