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 枝叶 情境 交互 帮助
世界  
你好, 离开
你有{{unread}}条未读信息,点此查看。
浏览器版本过旧,无法正常访问世界!
请切换到极速模式或使用现代浏览器(例如Chrome,点此查看
枝条  

【文堆】Ветвь плюща.

感到无聊,于是屑羽就想来发点屑文。
随缘更新。一般都是些短篇。


历史同人/原创同人/旧事重提/设定集
就是这样。看,那根常春藤又开始生长了。

编辑于
叶 4  

【历史同人】追忆

         .
         //德三元首为什么要挑起二战的几个理由。
  //党卫队指挥海德里希的视角。
  //无cp向。
  .
  1942年。
  此时的欧洲也已经进入了夏季。但对于海德里希来说,他也许再也无法看到柏林的盛夏。
  他盯着苍白的天花板,无奈地摇摇头。若不是因为他驻守在捷克斯洛伐克,他现在也不会躺在这毫无生气的医院里。
  他移动了一下身躯,每一块肌肉都被牵动起来,他感到钻心的痛。床板吱吱地叫着,海德里希咬住嘴唇,不禁闭上了眼睛。
  他知道,自己的生命已经很难再持续下去,可他显然还没有做完所有的工作。元首的脸庞浮现在了他的脑海里,他的嘴角开始轻微地抖动起来。
  他本可以带领德军跨过欧洲,打赢一场场战役。
  可惜,他不能了。
  元首是一个一战下士,他当然知道他到底是为了什么而去挑起战争,无非就是雪耻罢了。那曾经在巴黎和会上签订的屈辱条约无疑是他们最深恶痛绝的。
  至少,吞并奥地利和捷克斯洛伐克让他们国家的经济好了不少。海德里希轻轻叹了口气。奥地利也不能叫做“吞并”,那是“收复”祖国。至少对于元首来说是这样的。海德里希也当然明白,他的野心也不会止步于此。他们闪击了波兰,打败了法国,踏上了苏联。他们对各种资源垂涎欲滴。纵使这也许间接使他丢掉性命。
  他们的野心都很大。在他看来,野心是致胜之道。他讽刺地咧咧嘴,一阵阵痛感牵动着他的神经。
  还有... 什么呢?
  他不知。他闭上了眼睛,随即又睁开。肌肉的痛感让他回到了过去。
  他好像又回到了那个黑暗狭隘的集中营内。被关押的人们惊恐地喘着粗气,小心翼翼地看着他,生怕下一秒就会魂飞魄散。
  海德里希穿过人堆,手里的鞭子还沾着点点血迹,在地上抖落上暗红色的痕迹。
  一切纵然都是元首的旨意,由他来执行。他如同北冰洋一般冰冷的灰蓝眼睛掠过人群,走向另一个房间。
  如果元首的希望就是挑起战争,那他短暂的愿望也许就是在这里释放他的疲劳。海德里希关上房间门,开始审讯面前这个说再多也没有用的家伙。
  他的手上占满了鲜血,对吧?元首的青睐,希姆莱的警惕,无数党卫军的仰慕,让他时刻都明白自己是什么样的人。
  他是第三帝国的刽子手。
  他是站在鲜血之上的帝国继承者。
  他早就麻木了。纵使有人也叫他屠夫,但他也不屑一顾。他抬起胳膊,短暂的枪声后伴随着硝烟弥漫,对面的人倒下,海德里希感到自己苍白的脸颊上溅上了什么。雪白的手套抹过,留下一团团腥红。他提起鞭子,走出昏暗的房间,身后传来哭咽声,随即又陷入无尽的沉默之中。
  .
  他不畏惧任何事物。
  元首灼热的目光盯着他,燃烧的东西他知道名为野心。
  他让他去捷克斯洛伐克,他也确实去了。即使他明白对方是信任他而不是希望他去死。
  可他第一次如此惧怕死亡,那意味着他长久的愿望已经无法再实现。他想要那个强大的帝国,惬意的生活,广阔的疆土。
  无所谓了。眼前的场景逐渐消失,只留下苍白的天花板。
  就这样吧。
  即使希姆莱再怎么讨厌他,他也不至于在他死后放任帝国不管。
  海德里希笑了笑,重新闭上眼睛。痛感一点点褪去,面前展开的,是他梦想中的那个世界。
  .
  希特勒亲自出席了海德里希的葬礼,但他那滔滔不绝蛊惑人心的演讲才能无疑在这时全部消失。他无神的蓝眼睛扫视下面的众人,随即离开。
  对于他而言,接着战斗的理由又多了一个。
  他抬起头,看着如火一般飘动的赤色旗帜,复仇之火燃烧得更加剧烈。
  “杀了他们。”

编辑于
贴叶  
你需要先登录才能贴叶和挥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