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 枝叶 喵搜 交互 帮助
地图 物品 成员 族群 百科
世界  
你好, 离开
你有{{unread}}条未读信息,点此查看。
浏览器版本过旧,无法正常访问世界!
请切换到极速模式或使用现代浏览器(例如Chrome,点此查看
枝条   2020-05-17 12:35:10

【文帖】 “日出日落之地”

小标题——Apocryphos(被隐藏的存在)
首敬艾琳•亨特。
镇枝图自绘,可取。


-
        每当你照镜子的时候,你就能看见另一个一模一样的自己。
        但是镜子里的‘你’并不是你,他和你是不一样的。
        你的左眼是他的右眼,他的右手是你的左手,他的一切都和你完全相反。
 
-
        所以我想,如果有一面巨大的镜子,当它对着四大族群时,就会在里面映射出另一个四大族群。
 
        一个相同却又不同的世界;
 
        一群相同却又不同的武士;
 
        一则相同却又不同的传奇。
 
-
 
        星族好像有意地隐瞒了一段真相,四大族群中没有一只猫能够想起来,更不论是提及此事。
        族群从很久远的从前里就存在了,直到现在,雷族与风族交好、河族与影族交好,但从来没有一只猫对这样的关系感到质疑,这就是理所当然的日常。
        小岛的树木、岩石上都有纵横交错的抓痕,从来没有一只猫看到后产生疑惑,就像是从记忆里本来就留有的。
        直到某一次森林大会,月亮被吞食的那一晚,终于有一只猫注意到了所有的异常。
 
 
 
-
        学徒在甜美的梦境中,他想起了妈妈曾经说过的话:
 
         “每只猫出生时都是一块光泽的石头,是这个世界为他刻上永远无法抹去的纹理。而每颗石子的纹路都是不同的。”
 
        族长的鼻子上好像多了很多灰斑,看起来是突然间变老了,他将视线投向夜空,用着低沉的嗓音:
 
         “星族已经把一切都安排好了,想逃离他们的怀抱就是自我毁灭的愚蠢行为。”
 
        巫医无法忍受族猫们异样的目光,她身上的毛都炸了开来,嘶吼着喊出了一句话:
 
        “你们都被星族宠坏了,才会忘记了过去的伤痛!”
 
        那只猫越来越清醒,她所带来的变化让一切的一切脱离了原本的轨迹。可这真的改变了吗?还是族群仍旧走向星族所预测的结局吗?
 
        星族,他们到底是真的看到了未来,还是早已把未来掌控在了手中。
 
        在镜子里面,所有的谜团将被解开。
 
        接下来,请听我慢慢讲完这个故事。
 
-
 
 
 
 
. 你好,我是白妖子。
. 设定从17年开始构想。18年在贴吧开过后停更。于19年完善整改,现修补漏洞于猫武士世界投递新版。
. 世界观保留原著猫武士迁徙后的新领地,包括四大族群的名称,特性,习俗。
. 更新完本帖后会开设同世界演绎。敬请期待哦。
. 食用时请多多捎上评论,你的评价与阅读将会是我最大的动力。祝愉快。
 
 
 
 
-
 
☆本枝所有句子未标明出处皆为原创,勿搬☆
★角色向叙述,更新不定,尚未完结,但不会弃坑★
叶 5   2020-05-22 19:12:12

【常胜将军篇】

            
                            常胜将军
          
               ——“到了最后,不仅仅族群会忘记我的名字,我也会忘。”
           
         
        
他的出生导致了族群的矛盾,一方面源自他的身世,族猫们畏惧着他的父亲,另一方面,也寄托了战后虚弱的雷族新生和复苏的希望。
当所有族猫看见他用娇小脆弱的身躯喵喵叫时,他们暂时地放下了过去的芥蒂。
    
他还有个温柔的母亲,常常教导他如何处世,教会了他很多。因为丧父,母亲成为了他唯一的支柱。
        
得幸于此,他才没有活在上一代的阴影下,安稳地成长。
他也自始至终深爱着他的父母。
          
他没什么卓越的才能,有的只是平凡。
和所有雷族的幼崽一样,他憧憬着学徒的生活,并且想成为最棒的武士。他认真专注做每一个训练,踩着努力的阶梯向目标前进。不得不说,他确实是个很出色的学徒。
        
后来他遇见了寒风。
一只天赋异禀的学徒。
     
自己需要以月训练的动作寒风一眼就能学会,靠着这份令人惊叹的能力迎来了无数赞美与呼声。每每这时,他温和的瞳子里就会出现道道裂痕。
他清楚地看到平凡与天才的差距。
             
他希望寒风消失。
           
星族好像听到了他的愿望,寒风就真的出了意外,失去了左眼,耽搁了武士考核。他听到消息并没有庆幸,当所有族猫都在哀伤时,他害怕极了。
到了夜里,他辗转难眠,入梦即是流血的寒风躺在自己的脚下,红色的液体连接武士和自己的爪子,无不彰显他的罪恶。
他在睡梦中哭出了声。
         
——对不起,寒爪。都是因为我。
         
母亲察觉了他的异样,也没问什么,就比平常早安晚安的慰问里多加了几个字母:
“别停下,继续前进,只要努力做些什么,总能赶走坏东西的。”
     
他立刻明白了。所有猫都可以止步,但他不能停下。没有名为天赋的助推器,他就只能吃着前头扬起的尘灰,跌得狼狈也要重新爬起。
到了深夜,他更为刻苦地进行白日里所有的训练,咬着牙坚持着。他开始观察森林里的草木,从细微的变化中追寻因果。
这份努力,有大半是来自对寒风的自责与弥补。他知道那件事与自己无关,但仍旧放不下这份良心的谴责。
        
岁月提前开始打磨这只年轻的猫。
      
他渐渐变强。
      
成为武士不久后,影族借边界一事挑起入侵,直奔雷族凹陷下去的营地。是一番苦战。余光中他看到寒风被两只影族猫攻击得节节败退,身上一道又一道新的伤痕攀附而上。
      
有那么一瞬间,他竟盼着那只猫的倒下。
儿时深刻的黑色情感还留有残余。意识与教条没法完全约束它——源自于扎根本性深处、从父辈那传承的傲骨与不甘。
       
他的身子猛地一颤,像被黄蜂的毒针扎了一下,急转步伐迅速击退眼前的敌猫去解救寒风。这位武士投来感激的目光,而他移开视线,不知是警戒四周还是在愧疚。
       
——对不起,寒风。我不该犹豫的。
    
寒风的腿在流血。要是自己再迟疑一步,恐怕他以后就无法站起来了。
他不知道寒风察觉后会有什么想法,他只晓得,每每回想起,心尖总像缠满了荆棘那般刺痛。
他知道嫉妒的力量多么可怕。
         
这份痛楚,会一直警告自己,务必望向远方的光。
     
后来他杀死了泼皮猫的头目,赶走了影族,赢得了族猫的欢呼。他低下脑袋。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成为族群歌颂的对象,他只是认为愿望更强于心底的不甘,领导他选择了正确的路。
     
“母亲告诉我要温柔。”
      
他想和母亲一样温柔,拥有那双不论经历多么愤怒或失落的事情、却始终如鹅卵石般温润的瞳孔。
      
这是他捉见终点的转折处。
也是常胜将军荣耀的开始。
     
在越来越多的争锋中,他越来越耀眼,就像初生的星子慢慢成长为耀眼的主序星,所到之处,光芒万丈。
     
他开始被族猫们称作常胜将军。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母亲的形象在回忆中渐渐伟岸,却慢慢地、记不起父亲是个怎样的存在。
他好像,忘了他的名字。
     
好像,整个族群,都忘了。
     
不久,雷族更新换代,寒风成为了副族长。
埋葬了老族长之后,他守在营地口翘首,做第一个祝贺的猫。他一直记得这件事,是因为等待自己的不是寒星容光焕发的面庞,而是黯然的瞳孔,如同冬日湖面上的脏冰——新族长看到自己之前转瞬即逝的表情。
似乎族长命名仪式并不太顺利。
     
也或许是错觉吧。他晃了晃脑袋。
  
营地前的大树枯了又绿、绿了又枯,担任了族长的寒风更加意气风发,而他也成为了四大族群口中的传说。
     
寒星有心让他做副族长,他一直回绝。
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曾是被嫉恨支配、自私的猫。哪怕经过多年洗刷,存于罅隙的污垢早已和自己融为一体。
      
“对不起,寒星。”
    
他用沉默积攒了毕生力气,说出了埋在心土多年的三个字。伴随着最后音节的散落,他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第一次用坦然对接族长的视线。
从学徒时代开始的愧疚与自责融化在余音里,淤积的通道终于豁然开朗,拨开风暴的源头,一切都明了了结果。
         
谢谢你,寒星。
他在心中这么补充道。
      
四季把时间藏进皮毛的间隙里,飞速流逝得让他来不及反应。后来母亲老了,到星族去了,他还是没能想起父亲的名字。答案从模糊到彻底的不存在。
      
他继续守护他的族群。
     
很久之后,他遇到了他的第一只学徒——合欢叶。和小猫第一次头触头、第一次教她格斗、第一次带她巡逻,活了那么多季节也按耐不住紧张的情绪,连呼吸都满载着小心翼翼。
       
“我的学徒会是最棒的。”
     
不长不短的相处,她确实是个聪明的孩子,将来一定会成为优秀的武士。但她无法意识到她自己对他的敬畏和崇仰,已经成为了她前行的障碍。
她的这份过度依赖不亚于那个困了他半辈子的牢笼。
可他好像不怎么会和孩子沟通,每次都无功而返,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那孩子见着他就好像见了狐狸。
    
难得有一次合欢叶在他的怀中哭的很厉害,眼泪湿了大半胸膛的皮毛——因为训练的事,说她给他丢脸了。他笑着舔去她眼角的珠子,开口的那一瞬间想起了母亲的话。
他道出了那段无数次扶起跌倒的他的温柔字句。
      
“没必要感到自责,你已经努力了,不是吗?和其它学徒有差距,没关系,下一次更加努力就可以了。别停下,继续前进。你不是说过吗,要成为一只温柔的猫?
     
坚强起来才不会丧失温柔。①”
      
直到生命的末尾,他落下悬崖的时候,看到了合欢叶那对明亮的眼睛里填满着的恐惧和迷茫。
    
这一刻他确认,自己找到了打开她牢笼的钥匙。
      
——如果传奇就在眼前落败。
      
他知道合欢叶能明白,他也希望合欢叶能将自己的这份来自母亲的温柔传递下去。
  
自寒星成为族长之后,他就再没参加过森林大会,一个因太过耀眼而讳莫如深的规束影响着他。直至合欢叶的到来,他决心为她出席:一次在学徒仪式,一次是武士仪式。
作为导师,学徒的荣光也该刻印进自己的骄傲里。
  
大会开始前夕他叫回小学徒,满心喜悦地看着她被众猫的欢呼声簇拥着。也在这个时候,他看见了另一双特别的眼睛。
整场大会,那只河族小猫的目光始终停留在合欢叶的身上。他的学徒时代没有秘密。
  
也许,这只外族猫会代替自己陪伴合欢叶继续前行。
  
尽管未能见证她成为武士的那一刻,但这份遗憾很快便被新的希望取代。
他深谙所有的因果,自始至终,一直很平静。在与死亡争分夺秒的时候,他争拿到了那么一点点的时间,对着自己的小学徒笑了笑。
      
“不准哭哦,你最坚强了。”
    
坠落的失重感包裹着身体。
他还记得合欢叶成为学徒的那天,睛空万里,日光荡进小猫清澈的瞳仁深处,反射出熠熠生辉的光芒。
    
轻轻地、轻轻地笑出了声。
——真像啊。
      
雷族常胜将军的最后一眼,是日光斑驳点缀在苍翠的树枝上,无数割碎的光,和无数细微的风。
        
        
    
   
   
①原话出自切·格瓦拉。
配图感谢慕翎。

编辑于 2020-05-22 19:16:57
贴叶  
你需要先登录才能贴叶和挥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