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 枝叶 情境 交互 帮助
世界  
你好, 离开
你有{{unread}}条未读信息,点此查看。
浏览器版本过旧,无法正常访问世界!
请切换到极速模式或使用现代浏览器(例如Chrome,点此查看
枝条  

【演绎招猫】多年以后

高度自由/原著背景/可三皮
木叶子来看戏拉!(被打飞)
世界观同原著,雷风影河天独行,拒绝死猫,信仰可正可邪可无,无或邪请标明原因
大家码设子的时候如果没有特别想进的族群就尽量大局观一些,别让某个族群单个儿少猫发展不起来,谢谢啦!


设定格式:
姓名(写全):
性别(我知道不会有人写不雄不雌的):
外貌(详细一些):
性格(详细一些):
族群:
职位(全过程与姓名对应):
现职位:
备注:

备注填好信仰,特殊职位请写原因(比如巫徒变武徒),外貌写全(包括皮毛颜颜色,眼睛颜色等)名字艾琳风(划重点)
苏设您就别来了(双手合十)
ps:紫瞳和异瞳这里不算苏,但最好少整

最后,祝愉快啦!

演绎已开
入口:https://www.maowushi.net/branches/4780?order_id=5

编辑于
叶 1  

茶水楼
欢迎提出建议!!

叶 2  

艾特楼
我们应该学会分享,如果你觉得这个枝条好的话,拉上你的亲友来吧

叶 3  

提问楼
不懂就问,枝条主很友好的啦

叶 4  

——现在开始吧——

叶 5  

姓名(写全):小雾-雾爪-雾语。
性别(我知道不会有人写不雄不雌的):雌。
外貌(详细一些):淡灰皮毛点配深灰虎斑,蔚蓝眼眸,皮毛平顺,身体精瘦,尾尖蓬松,耳簇两丛白毛,白腹白足。体侧伤痕明显,左耳撕裂。
性格(详细一些):叛逆又做事知分寸,对生人张狂而自大,对任何人都冷漠而不解风情,刻意的漠然外表下隐藏的是一腔热忱,对任何人的态度都是以对方对待自己的态度来决定的。自己的赤诚只展现给信任自己的人,通常只做对自己有益的事情,偶尔会为利益不择手段,狡黠与狠厉结合于一身,又只对亲友表现出自身的那份忠诚与内心的那份柔软。对外恩怨分明。忠诚于族群。
族群:雷。
职位(全过程与姓名对应):幼崽-武徒-武士-资武。
备注:现职位武徒。
生平:她出生于雾天的早晨。被母亲取名小雾。
小雾在育婴室里的日子除了吃就是睡。很快,她睁眼了。首先映入小雾眼眸的是母亲月歌那身银虎斑皮毛,母亲在巢穴中正睡的惬意。但是小雾太兴奋了。所有的一切都显得那样美好。
于是她推搡着母亲,将母亲叫醒,闭上眼睛扑进母亲怀里。
“……小雾,你干什么啊?”
“月歌!”
母亲舔了舔她的皮毛,叼住小雾的后颈让她老老实实的待着。小雾睁开眼,清澈的蔚蓝眼眸对上月歌打量的目光。
“小雾!你睁眼了?”
“是的!我睁眼了!我觉得你的皮毛很漂亮!”
母亲慈爱的舔了舔小雾凌乱的毛发。
“油嘴滑舌。”
“诶嘿——就算我再油嘴滑舌也是你的孩子!”

在育婴室的第三个月,小雾知道自己马上就可以成为学徒了。
【仅仅是三个月而已,很快我也能当上学徒了。】
她这样劝慰自己。但她已经开始憧憬学徒以后的生活了。
【我会成为最优秀的武士学徒!我会对武士守则铭记心间!捕猎训练,巡逻边界……我会让雾族为我而感到骄傲!我希望我的老师会是全森林最棒的武士!这样我就可以成为最厉害的学徒,将来也可以做个厉害的武士!】
她对学徒生活充满了期待。

第四个月。她发现母亲似乎总是在半夜离开巢穴。母亲离开后的苔藓巢穴变得非常非常冷。
【月歌每天晚上到底去干什么?】她想。
她想去看看。她真的准备好齐全的计划了。
她决定,月圆之夜就去跟踪月歌。
月圆之夜。
她意识到母亲离开巢穴了,她想,让母亲先走出一段距离吧。不然会被母亲发现的。
她翻个了身,睡着了。
又一个夜晚。母亲蹑手蹑脚的离开育婴室。她装作熟睡,竖起耳尖聆听着母亲的脚步声渐行渐远。从巢穴里爬起,抖抖皮毛,跟着母亲的气味走出营地。
她的腿没有母亲的长。
当她跌跌撞撞钻进一丛灌木丛中。风迎着她的面吹来。她意识到母亲的气味已经离她很近很近了。
她摸索着在灌木丛中行进。

“布莱克!你终于来了!我等了你好久!”
小雾竖起耳。是母亲的声音。
疑问在她心中盘旋。
【布莱克是谁?】
她定定的待在原地,张开嘴嗅闻空气,耳朵最大限度的竖起聆听声音。
除了母亲的气味,她还闻到另一种气味。但她无法形容那气味。
闻起来很怪。
“我说过我今天一定会来的,我在你心中的信用就这么低吗?”
“我没有这样说!但是你上次为什么没有来?”
“我上次是……额……因为一些事情太多,忙碌到日出才意识到,我错过了。请原谅我,你一定会原谅我的吧?”
“是的,我一定会。”
“我们的孩子……呃,我是说,小雾。她现在怎么样?这几天的表现好么,有没有不听话?”
“哦——她很期待学徒生活!她迫不及待的想要成为学徒!你还没有见过她,她长得十分像你!一定是遗传了你的皮毛!她的眼睛是和我一样的蓝色!”
“是嘛,那她一定是个惹人爱的小家伙。”
“那也不一定,万一她将来会是个和她父亲一样惹人嫌的蠢毛球呢?——对了,你还打算做独行者吗?要不要和我一起来族群里生活啊?”
【……?】
小雾伸出爪子,爪尖狠狠抓入地面。
【“布莱克”是只独行猫?“布莱克”就是我的父亲?】
她几乎不敢相信她所听到的。
【我的父亲,是只独行猫?月歌她,违反了武士守则?我的存在本身就违反了武士守则?】
她颤抖着,缓缓从灌木丛中退出,转身跑回营地。
稚嫩的心灵还没有过为清晰的逻辑,但是她的心里现在只有武士守则。
【我的出生违反了武士守则……我是不是不能成为武士了?要是被其他猫知道了一定会被驱逐出族群的……但是我想成为一名优秀的武士!我的血管里留着非族群猫的血……月歌怎么能这样……!月歌到底在想些什么!如果我做不成武士,那就是你的错!一切都是因为你才害我当不上武士!……你不如不把我生出来!】
她顺着原路奔回营地,重新钻进巢穴。身体因为气愤而哆嗦着。
【……我会成为武士的,我一定会的。没有猫可以阻止我成为武士!】
她并没有跟母亲提及这件事。小雾表现的和以往无异。

五个月。
母亲夜出的次数减少了。
【或许她意识到了什么。】小雾得意的想。

成为学徒的前一夜。
母亲又出去了,她走出育婴室门口。小雾抬起头,冷冷的瞥了一眼母亲,随后伏下头重新睡觉。
母亲再没有回来。族猫猜测是狐狸杀死了她,但是没有依据,只能不了了之。
但是小雾认为,月歌跟着布莱克走了。跟着父亲远走高飞了。

次日,她成为学徒。被冬青星授名“雾爪”。
她对自己的学徒名号很是满意。
她努力的学习着武士技能。
她全身心都扑在训练捕猎和巡逻上。导致她的朋友很少。
她认为交友会影响她的学徒训练,她逐渐变得拒绝交友。
她渐渐将自己变成了一只冷漠暴躁的猫。
有时,她会羡慕的看着其他学徒。她也想有知心朋友。
她清楚,自己需要先成为武士,成为一个合格的武士,不违反武士守则的武士。她觉得自己一定能成为一名优秀的武士。
哪怕不择手段。
\~
信仰星。在黑森训练。
父亲布莱克(black)(独行)/母亲月歌(moonsong)(武士-独行)
勾勾其他关系……。
可以接受同性伴侣(?)。
是个只对亲友好的笨蛋。

叶 6  

姓名:小雨—雨爪—雨毛

性别:雄

外貌:体型较大且长有深色虎斑的灰色长毛公猫,右耳上有裂口,鼻头和背部都有学徒时期训练时留下的伤疤,尾巴蓬松且尾尖为白色,眼睛是漂亮的深蓝色

性格:不易听取他人意见,做法果断且有些偏执,受到质疑会感到愤怒,但是为人热心好亲近。对其他族群猫的敌意不大,但仍然会适当的保持距离

族群:河

职位:幼崽—武士学徒—武士—巫医学徒—巫医

备注:原本是作为武士学徒训练,但是后来因为母亲离世,所以萌生了想当巫医的想法。
信仰星族

叶 7  

姓名(写全):雷崽—雷爪—枯木草
性别(我知道不会有人写不雄不雌的):雄
外貌(详细一些):骨瘦嶙峋的玳瑁色公猫,口鼻处和后左腿有一道伤疤,脖子上戴着破烂不堪的皮质项圈,琥珀色眼镜
性格(详细一些):因为曾被欺骗过,所以沉默寡言,骄傲自大
族群:雷—宠物—独行
职位(全过程与姓名对应):幼崽—学徒—宠物—独行
备注:父母背叛了族群,自己也被族猫讨厌,在黑夜里从营地里跑了出来,一直跑到了两脚兽的房子里,被收养一段时间,因为受不了被拘束,又跑出来成为了独行猫,勾伙伴

叶 8  

姓名:小微光-微光爪-微光池
性别:雄
外貌:拥有斑驳的黑色斑块的浅银色长毛小公猫,亮金色眼睛
性格:温文尔雅友好体贴,低调细心宽容待人,情感丰富极其感性,重情重义只忠诚于血亲
族群:雷
职位:新武
备注:勾关dd

叶 9  

姓名(写全):小柳叶——柳叶爪——柳尾
性别(我知道不会有人写不雄不雌的):母
外貌(详细一些):浅灰色母猫,前脚掌和尾巴尖是白色的,深蓝色眼睛。
性格(详细一些):对猫儿们都很温柔,但面对敌人会毫不留情
族群:雷
职位(全过程与姓名对应):幼崽——巫徒——武徒——武士
备注:勾勾&信仰是星,在黑森林当卧底(什

叶 10  

姓名(写全):
小云杉-云杉爪-云杉炙-云杉爪-云杉炙(SpruceAfire)
性别(我知道不会有人写不雄不雌的):雌
外貌(详细一些):
姜色偏火短毛干净利落末梢微卷,银色略蓝眼瞳镶嵌于深邃眼眶,右眼偏上侧眼皮上向左一条白色纹路划出凌厉弧度,其上有一道近似平行的略细白纹不接触眼眶,在右眼偏下左侧2cm处有白色倒三角斑点。尾根处两道黑色纹路相互交叠。四肢极修长而尾较短,左前爪从爪尖至膝盖为黑色,身躯框架呈流线型苗条敏捷宛如利箭,肌肉层较薄但爆发力极强且瞬间攻击力强大,力量较弱耐力不长无法举起搬运重物。
性格(详细一些):
“且称我是天生反骨.”

喜爱自由与无拘无束厌恶蔑视规则却不违反,谨慎小心游走规则边缘不断试图触犯然而懂得见好就收绝不过分挑战。较有同情心拒绝看到他人的伤痕,不愿无故伤害他人也以友好态度待人,轻易尝试与陌生人对话从不怯场,主动找话题努力不冷场。害怕冷漠讽刺尖酸刻薄与辱骂尤其是恐惧一番热情换来冰冷回应,但有足够能力承受它们而将它们尽数返还。果断决绝,从不制定短期目标更喜随机行事,危急时刻只顾保全自己爱的从不顾忌自己的人身自由,为了她所爱的她愿意与整个世界对立与整个世界辩驳,虽然相对来说每下一个决定都会更难,不易后悔且守护行为从不需他人主动开口,从不害怕因为守护谁而被攻击且从不退缩。不主动挑起武斗但不代表害怕它,通常不顾及行为是否会违背上一秒许下的誓言也会因为对某个人许下的诺言而以死偿还。相信自己能够承担任何自己作出来的后果,有时也会顺他人想法抱怨命运不公,非常自信而不骄傲。长大后性格渐的柔顺许些锋芒逐渐内敛,但她的一举一动仍会让他人想起她曾经的年少轻狂潇洒自在,她仍会将所有的伤害尽数返还但不再因为抵制规则而剑走偏锋也不再试探规则的底线,待人接物也更加温和娴熟宽容与自在,但依旧愿意付出生命去守护,立场坚定而语气与行动略缓和,却较之前更令人信服。
曾经是武士守则的强烈反抗者,现在收敛许多了但依旧无法完全赞成这些框框条条。
她一直都更乐意作为二把手掌权,不愿意让任何猫儿控制或是约束自己,毫不犹疑的对一切自认为不合理命令拒不服从。缺少一把手的绝对领导能力并不习惯掌握主动权,但自视甚高并不把一把手放在心上。自认能够左右一把手思想的幕僚是自己最好的位置。

“何必管我是否曾是桀骜不驯年少轻狂.”

族群:风
职位(全过程与姓名对应):幼崽——学徒——武士——学徒——武士
备注:
1.无信仰。武士守则都不赞同怎么会有信仰呢?是无神论。
2.设定上后来是离族独行了,so算是if线(这条完全可以忽视掉)。

贴叶  
你需要先登录才能贴叶和挥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