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 枝叶 情境 交互 帮助
世界  
你好, 离开
你有{{unread}}条未读信息,点此查看。
浏览器版本过旧,无法正常访问世界!
请切换到极速模式或使用现代浏览器(例如Chrome,点此查看
枝条   2020-05-24 23:04:35

眠佐之佐

【负能/日常/梗集/其他】

为自己而插的枝条,除了记录日常和负能外有一定量的文梗的灵感片段

我叫佐久间,名为肙yuān子,这是我的通用cn。旧cn金城信我不会再用,因为在hsj有撞名,我个人很雷这个东西,所以请叫我肙子









记得插这根枝条的初衷
编辑于 2020-06-28 12:49:25
叶 18   2020-06-28 01:11:59

628-多云

被打断日记热情的我非常烦躁,成团的焦虑黏在心里无法用我喜欢的方式倾诉让我非常不好受。真的很糟糕。
我将原来的文字尽数删除。失了感觉的文字和垃圾没有区别。
我无比泄气地坐在电脑桌前,心说这已经是第三次了,灵感被琐事生生驱散的不甘让我有点想抓狂,本就只有涓涓细流的思绪被堵塞之后大脑便一片混乱,杂念在脑内肆窜,焦虑的海潮涌上来,留下了无尽的倦怠。
我试图用纯乐唤醒逝去的热情,这时候我选择顺从我情绪低落时喜欢听悲曲的喜好——这时候我才会犯中二病想要写这些神志不清的东西——调了一首,不过没听十几秒我便被音调夹带的强烈的丧感呛得几近窒息,本被我试图忽略掉的烦躁感也一下子蹿得老高,异常亢奋地击打着我的理智。
我有些挣扎地按了暂停,深呼吸了一口气。
我想,就算能一开始勉强忍受这个曲子诡异又无比压抑的音调,这么几遍下来我可能还是会被逼疯到想要去拿菜刀划破我的手腕。
过了一会儿,我才平静下来。可以很好地想事情。
眼看着已经十一点了,困意逐渐放大,不安的情绪一如既往地死撑着不让我睡。
我又调了一首梶浦的M01——这曲风就像糊了一口甜腻腻的巧克力后再去吃薄甜饼,原本甜度刚刚好的薄饼在巧克力的威压下也近乎于无味,已然失去了父亲所评价的巨大的压抑感。
我又调了回去。
我一度讶异刚刚的亢奋感是不是真的。再听这曲子已经没有刚才那么排斥,就像一首很普通的流行乐…心中的焦虑线慢慢恢复到原来的位置。
我又想起了她。
毫无征兆的。
不…也许是低情绪的一个条件反射呢。
每次像这样难过的时候,混乱的思绪中或多或少的都会浮现她的面孔,无形之中给本就不佳的状态又蒙了层阴霾。
我忍着蠢蠢欲动的杂念,试图回忆以往和她相处的快乐的日常,那种幸福快乐 很安心的感觉。
忆了有近十个月,我已经不会轻易地湿透双眼了,即便我有这个想法,泪腺也好似堵塞了一般不给我任何回应。
想念她似乎已经成为支撑着我苟延残喘的其中一丝执念,即便现在我已经很难刻意回想起什么与她有关的事情——除了看到某些线索一样的东西,仅此相关的回忆才像烛火一样在我脑海里若隐若现,随即而来的焦虑却又像寒风一样毫不留情将之拂灭。
我颇感失败。
每天坚持不懈的熬夜让我的记忆力越来越差,忆不起来甚至忘掉也是理所当然吧。
还有六个小时我就要准备起床了。
我觉得这样活着很窝囊。
我无数次想过死亡,却又将念头止在对疼痛的惧怕之前。
我觉得我真的要受不了了。
今晚太难熬了,可一转念我又不想将今晚流逝掉,我宁愿时间永远静止在我最焦虑最痛苦的时段。明天开始会更难熬。
我该怎么去面对,我该拿什么态度去面对,我真的很想逃,可又逃不得。
我在害怕,我害怕他们用很严肃很嫌弃的表情数落我吗,甚至直接赶我走,让我不要再来吗。
我也许会让自己疼一疼试试吧。
几个小时前回家后出了一身汗,得去洗个澡,可我无比排斥这个想法,洗澡这两个字带给我的麻烦感让我几近想去死,可这又和顾忌被人讲你身上好像有一股汗味相矛盾。然而我每天都在做类似的思想斗争。
每天都很累大概就和这个有关,偏偏我还无法抑制这些琐事带来的厌恶感,实在很难过。
千思万绪汇成一句话,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大概是麻木了,我感觉心里的负情绪有所消逝。
我好累,不想再思考明天该怎么办了,虽说私底下再怎么难过,社交的场合大脑应该不会当机给自己找尴尬的。
我可真搞笑。
母亲曾经骂我为什么总贬低自己,我觉得好笑,我说我只是叙述事实而已。
我说我这辈子都不会找什么对象结什么婚,再怎么频繁提起这也是不变的事实,总之我是女孩子我不用传宗接代,我也大可不去别人的家族里祸害他们。
母亲便骂我,道我,说就我特殊。
我心说是,我嘴上也很明了和她说,我可不就特殊吗,谁跟我似的这么窝囊废,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胆小如鼠畏畏缩缩,没出息第一人就是我,人家没骂我就是好事情了,人家还懒得骂我,理会我都是在浪费他们宝贵的生命,噢,找什么对象结什么婚?你女儿这么傻逼你也不是不知道,谁能看得上?简直做梦。
唯一看上了的最终不还是抹亮自己的眼睛带着厌恶和唾骂离开了吗。
我心里溢满了苦涩,一遍遍默念着她的名字,心说我到底该怎么办啊。
没有你我是真的没办法好好活,我该怎么办啊,该怎么活。
我想你,很想很想,真的、真的很想。
我的视线立马就模糊了。
如果你还在我身边的话我也许会在电话里赖上你吧,听你安慰我,怎么都听不够。有你在身边的话,我也许起码能每天减少大半的未知的焦虑。
可你早走了。
像识破了黑魔法的童话公主,留下看巫女如看垃圾的眼神和最能泄愤的话语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去寻找真正适合她的人和生活。再也没回来过。
我说,我一字一句说给自己听,这都是我自找的,我活该,我自作自受。
还有五个小时,我心说别睡了,通宵吧,兴许能猝死呢。
可疲倦的感觉是真的会很难抗。
我又心说这算什么,恍恍就过去了,头脑不完全清醒的时候勇气反而会大些,怎么看都是好事。
你不在我身边的时候我都是这么过来的。
你现在过得很好吧,至少比我在你身边的时候要好很多吧,不知道你的胃痛好些了没有,是不是还是总熬夜,和爸妈关系有缓和吧,学习成绩也有所提升了吧…
关心又没有什么卵用,自讨没趣。
去看小说。
编辑于 2020-06-28 13:16:00
贴叶  
你需要先登录才能贴叶和挥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