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 枝叶 情境 交互 帮助
世界  
你好, 离开
你有{{unread}}条未读信息,点此查看。
浏览器版本过旧,无法正常访问世界!
请切换到极速模式或使用现代浏览器(例如Chrome,点此查看
枝条  

鸢飞与他的树枝

从前有一只猫,它每天都和一棵小树诉说着自己的事或内心的看法,里面有喜有忧有情有感。
转眼间,猫和树都长大了,虽然猫猫变的很忙,但树还在那,猫还是会时不时来和树说说话。
夕阳之下,还是那一猫一树。
“今天会有什么样的故事呢?”

原枝条名为乌羽的成长枝条

编辑于
叶 126  

五一(文)

终于放五一了天(呆滞)
深夜睡不着于是无聊给设子写了个文(渣渣预警)
很烂。


       飘荡荡的海水与孤寂岛儿作伴,忽的惊起白花浪墨冲击拍打摇坠灰石,哗啦啦的碧蓝也已经成为了这里独有的风景,也算是合着苍茫一体。晚霞对着森林道起了晚安,沉醉于晚风温柔的幽香醉情。
  郁葱树林的营地里一阵小吵小闹之后,族猫们便打着哈欠抖抖耳朵困倦的睡去,不一会便传出安稳的呼吸声。天色暗淡无光,风渐变的凄凉。一只猫睁开一只眼睛转达悄悄的观望,在确认武士们都已经睡熟后便轻松得呼出一口气站起身来轻轻抖了抖身上的碎苔藓轻轻走了出去。“谁在那!”守夜的猫发出咆哮质问,这位年轻的武士似乎早已料到这一幕,便不紧不慢眨着深绿眸子道“是我,无念。”心里还是有点心惊胆战。顿了顿便放开四肢飞速奔向排便处与风撞个满怀,凉丝丝的划过他的脸颊使他的脑袋略的清醒,在这之前他一直未睡着。
  没猫能知道他在想什么,但这片小岛似乎束缚不了他的思想,小时候脑子里都是行空的天马,最终使得他在处事接物上八面玲珑。无念总念着星星,总觉得他们有无限柔情,不止把他们看成只会一闪一闪的东西,而是像自己的未曾谋面老友一般深情。这位深灰色的武士会在冬日里伸出舌头接住飘落的雪花卷起,晶莹雪花在一瞬间熔化后变成冰露滑润口腔,使他忽想起雪是甜美的。雪地里留下一圈圈迷乱的脚印便很快被寒风和雪抚平。
  他还记得那晚星光点点,月光透过树木形成斑驳光影,瞥见蓝色的蝴蝶在丛中扑朔迷离。品尝完包涵着星光的池水后期待着武士祖灵出现在梦中,但他们一直迟迟未现,不免觉得有许些失落。不过庆幸的是还有另一条路等着他,但那一幕倒是被深深的记了下来,又或许只是光影和蝴蝶。
  头也没回得跑出排便口,风从他身体的两侧呼呼的刮着,无念很享受这种在狂奔在寂静夜晚里风吹的感觉。在避开荆棘和灌木丛钻入一个不起眼的空隙后地势变得平坦开阔,便慢下步子悠悠的向着目的地蹦跳的去,到了。抬头仰望着这片他熟悉的地方,简直比营地里还亲切。深绿的眸子里又有了点点星光,他突然莫名苦涩的笑到。
  这里头顶是一片星空一片愿景,有海水的嘈杂与低吟,晚风的祝福与夕阳的道别,只是夕阳沉了。会不会在另一个地方也会有一只猫和我共同观赏一个月亮呢?他不知道。背后传来森林的气息,在沉沉暮色中睡去。
Hollowkink
  “而你想念的只是过去,我有面对明天的勇气。”

编辑于
贴叶  
你需要先登录才能贴叶和挥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