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 枝叶 情境 交互 帮助
世界  
你好, 离开
你有{{unread}}条未读信息,点此查看。
浏览器版本过旧,无法正常访问世界!
请切换到极速模式或使用现代浏览器(例如Chrome,点此查看
枝条  

岚冰的文画堆

*主要是画,不时会有文
*没有画画基础,纯自学,画得不好
*文写得不好慎入
*什么都画,初期为一些简单的小东西
*初期为手绘,后期手绘画得还行后会转板绘
愿这个枝条能见证我点点滴滴的成长
编辑于
叶 22  

【文】摸摸片段(快新)

*是黑新
*没有开动的脚踏车(。)
.
.
.
工藤新一在积灰的天台拐角处发现了一只坠落的白鸽。
白鸽受了点伤,手臂上和腿上——哪个枪法不好又冒冒失失、莽撞的小警官向他开枪了?在平常,白鸽都能轻而易举地躲过子弹,但今天不一样。
受伤的白鸽更加警觉,不安地看着他一步步缓缓靠近,想要逃离却被他堵住唯一出口。呼吸紊乱,脸上浮现出薄红,在昏暗的光线下看得不真切。
“小偷先生,你怎么了,需要帮忙吗?”
让世纪怪盗变得这么狼狈,全拜他所赐。
别人所看到的,只有工藤新一的光芒,日本警察的救世主,正义的使者。但是,就像骁勇善战的士兵杀了无数的敌人,就算自己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伤,也会被肮脏的血裹满全身,他见过太多的犯人,全身已全是黑红一片。
所以,当他看到那个洁白的人时,产生了一种他自己都控制不住的冲动。
那个人偷窃宝石,却又会送回去,用华丽而又大胆的手法将警察耍得团团转。他在寻找,虔诚得像个朝圣者。
每当看到那件披风时,工藤新一的脑袋里都会有一个声音在叫嚣:玷污他。
于是他也这么做了,在水里下了药。
而他很满意地看到原本一尘不染的白西装蹭上了大片大片的灰,白色礼帽斜斜地倒在一边没人管。
怪盗猛地向他扑来,两个人双双倒地。工藤新一的后脑勺硬生生地磕碰到了水泥地上,逼出他一声惊呼。
“你干的……”怪盗喘着粗气,声音比平常更加沙哑色情,“那请大侦探,自行解决。”说完便一口咬上了工藤新一的侧颈。工藤新一笑着抚摸着怪盗的头说着别急。
.
.
.
是快新是快新是快新不是新快土下座
今天也在想怎么委婉地告诉我妈我又要买谷

编辑于
贴叶  
你需要先登录才能贴叶和挥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