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 枝叶 情境 交互 帮助
世界  
你好, 离开
你有{{unread}}条未读信息,点此查看。
浏览器版本过旧,无法正常访问世界!
请切换到极速模式或使用现代浏览器(例如Chrome,点此查看
枝条   2020-06-17 10:04:52

【演绎/中高质】虚.无.缥.缈.

-
枝桠切碎清凉皎洁月光于地面投下模糊影块,光斑落于地面勾勒诡谲图案。秋风微凉撩动耳尖毛发,傲立枝头的野鸦嘶声叫嚣预告着谁的死亡。雨过天晴的清新芳香中夹杂着浓烈血腥味,鲜血于地面勾画出蜿蜒曲线化作妖冶图画。
-
垂死老猫用它浑浊的双眼盯着不速之客,微冷钢铁爪牙冰冷紧紧扼住它脆弱喉管。墨色诡异伤疤攀上躯壳伴随着每一次呼吸流淌出血液与脓水,它艰难的扭转头部望向太阳升起的方向,最后的话语被野兽吼声淹没。
-
“活下去,直至黎明来到。”
【世界观.】
时间线续群星之战之后,大概又过去了几年,这几年平安无事并没有发生什么大事,星族这一段时间内也并没有发布任何新预言,黑森林由于过于安分所以逐渐淡出了族猫的记忆之中。一切看上去是那么的平常。
直到有一天星族来了一只银白色的公猫,他自称“神明”。神明不知用了什么方法导致星族所有猫儿都听命于他,久而久之连族群猫都虔诚的称他为“神明”。神明说自己的直系后裔就在族群之中,族群内很快掀起了寻找天选之子的风暴。可惜他们并没有找到。
平安的日子并没有过多长,一种不知名的疾病爆发,患上这种病的猫儿身体上会布满黑色伤痕,而且都活不过一周。猫儿们极度不安即不知道疾病的源头也不知道疾病是怎么传播的,一时间死了许多猫儿,也没有猫敢为他们收尸。与此同时安分许久的黑森也蠢蠢欲动,他们又开始联系那些天真的学徒们。族群当中也建立起了一个名为“屠神党”的党派,他们不信神明,同时也觉得星族不可靠了,并四处宣扬要杀了天选之子。
族群猫们不知道该信任谁,不知道该怎么控制住这个疾病。垂死的老猫们只是叹气,并告诉他们:
“活下去,直至黎明来到。”



——————————————
*此为演绎处.
*每段戏起码手机过五行电脑过七行,特别注意的是不要控戏(即在未经他人允许的情况下擅自控制别人的行动)这是演绎不是写文,如果出现三次控戏的情况我可能会除名.
*会有判定,捕猎能捕到什么做梦梦到什么我都会判定,打戏伤势如何我也会判定,请不要擅自判定,比如自行判定捕捉到了什么.这是演绎不是写文请注意,可能会强制性判定,会有适当的剧情杀.
*祝演绎愉快.
叶 1   2020-06-17 10:06:27
演绎格式为:【姓名】【性别】【族群】【职位】【特殊身份(天选之子/屠神党,非天选之子/屠神党的小伙伴不必填写,只需填前四个就好.)】
叶 2   2020-06-17 13:04:58
涟漪爪/雌/风/学徒
仿佛一下脱离了泥潭般的,爪子触碰到了柔软的苔藓。是一个梦吗?银灰色学徒努力的使自己清醒起来。
她尝试着让自己回忆起梦中的内容,却总是模模糊糊的,头脑也一片混沌,眼前总是在发黑。
巢穴里安静极了。“我起晚了吗?也许我应该去捕猎?”自言自语了几句,跌撞的爬起来,眨眨眼睛想赶走那漂浮的黑色。
叶 3   2020-06-17 17:01:44
竹枝歌/雌/风/巫医
被巢穴外传来的窸窣声惊醒,睡眼惺忪地从巢穴中爬起来,晃晃身体抖落残留身上的碎苔藓。
“怎么了……”嗅到学徒的气味,隐约辨识出跌跌撞撞的脚步声。皱了皱眉头:“不舒服?”
盲眼巫医往前探过身,仔细在学徒身上嗅闻着。是紧张的气味,还有……
噢……那是什么?
叶 4   2020-06-17 17:17:15
亚麻歌. 雄. 影. 武士.
“为了它,我别无所求。”
于温暖窝中睁眼望见漆黑巢穴顶慵懒地翻身爪尖轻颤。旋即想起这样不会引起正面关注于是努力克服继续合眼沉睡之意。前后腿用力将自己从窝中撑起甩头驱散浓重困意大踏步走出巢穴。看着初升旭日心下了解时间还早。明知四下无猫却依旧咕哝声:
“起晚了。”
b.找对戏。
叶 5   2020-06-17 18:11:18
涟漪爪/雌/风/学徒
“唔啊……还是好难受。”
慢慢的走到巢穴外面,心想还是去找巫医看看好了。
向巫医巢穴走去。
———
竹枝歌在自己身上嗅闻着,银灰色学徒紧张的蓬松起皮毛。
“竹枝歌,我这是怎么啦?”
叶 6   2020-06-17 19:50:01
找人对戏。颓废。b
叶 7   2020-06-18 00:06:25
涟叶/母/影/副族/屠神。
不过是循着惯例相较巡逻的猫儿醒得早些,惺忪睡眼映出初升旭日,如同被按下了电源键一般刹那间恢复清明。前肢后移撑起身子腰腹向下划出优美曲线舒展躯体。细细舔舐墨黑皮毛梳理好每一厘毛发。继而昂首踱步走出巢穴凝视天空忽而想起那星族猫所言报以哂笑。

“神明不过只是争权夺势的面具。他们从来都不理会世间苦。”
“这神坛 早该换人了。”
@子腾 
叶 8   2020-06-18 17:49:36
暗爪 雄 雷 学徒
伸了个懒腰,眨眨眼睛看到同巢猫都醒了过来,舔舔因为睡觉而弄乱的毛,走出了巢穴,刺眼的阳光晃的他睁不开眼,他嘟哝着:“完了完了,这下起晚了”(非常水)
叶 9   2020-06-18 18:11:03
@胤星 
亚麻歌. 雄. 影. 武士.

站立了一段时间而后准备出去补充一下猎物堆。看着脏乱的毛发想着应该清理一下这样有助于提高别猫对自己的正面注意。偏头预备舔舐肩上毛发才注意到身后一母猫辨认出对方是涟叶。或许此时打招呼会好一些。如是想着向对方点点头。调整到惯常如冰般冷冽的声音向对方开口道。
“早上好。”
叶 10   2020-06-18 20:11:24
竹枝歌/雌/风/巫医
“我想你没事。”微微偏过脑袋,心中为学徒身上隐隐的别族气味感到困惑。“不过别太劳累了,风族现在可承受不起疾病的侵袭。”
转身朝巫医巢穴走去。“回巢穴吧,今天别出营地了。睡不着的话来要罂粟籽,有事找我。”
一甩尾巴,消失在巫医巢穴前葱葱茏茏的灌木中。
贴叶  
你需要先登录才能贴叶和挥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