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 枝叶 喵搜 交互 帮助
地图 物品 成员 族群 百科
世界  
你好, 离开
你有{{unread}}条未读信息,点此查看。
浏览器版本过旧,无法正常访问世界!
请切换到极速模式或使用现代浏览器(例如Chrome,点此查看
枝条   2020-03-25 08:30:35

猫武情侣文『原创』『短篇』

这里是泽星(夕阳)初次执笔写同人文,可能诸多错误,还是劳烦阁下多多指教
编辑于 2020-04-29 17:09:23
叶 27   昨天 13:34

爱、恨与预言【4】

part four
.
“我今天晚上去月亮池一趟,去问问武士祖灵对这件事情有没有些许了解”松鸦爪一回到巢穴便跟坐在一边扒拉着上面的导师说道,语气里带着不容狡辩,遂去巢穴后部的仓库寻找旅行草药。
.
"这件事情星族恐怕也不会了解多少吧。再说你对那条道路还不熟悉,难免出点意外"
.
叶池停下手底下的活,果不其然的持反对意见,声音尽量冷淡克制,但是依然没有成功掩饰住情感的泄露
.
她这是.....在紧张吗?
.
松鸦爪脚步顿了顿,脑海里闪过一丝疑惑,但是并未放在心上,哪知这句话对真相的揭晓起的作用非同小可,只是轻启微唇冷漠道
.
“别想阻拦我”
.
见徒弟如此执着,深深了解他暴躁倔强性格的叶池只好作罢,深吸一口气将手底下的东西踢到旁边一个不易察觉的角落里,从松鸦爪身旁挤了过去为他挑选着草药。
.
“路上小心”叶池的眸子里充满了关切的神情,多亏在营地门口并没有几只猫且并没有将注意力放在这两名巫医身上,要不然肯定会怀疑他们两个之间有什么不同于常人的关系。
.
夜幕将至,血色的夕阳懒洋洋的照着大地,头顶上已经现出了丝丝银河,微风带来阵阵寒冷和潮气,松鸦爪无心在此停留,俯首步履匆匆行走于前往月池的道路上。
.
夜晚寒气逼人,更何况现在正值冬季最寒冷的时期,月池的水也覆盖上了一层薄薄的白冰,洞穴里清冷幽静,卵石带来的不过是脚底因寒冷阵阵刺痛。
.
松鸦爪不禁低头暗自咒骂冬季的寒冷,在一旁的岩架上选了一个较为避风的区域,俯首轻舔白冰带来的寒意不由得为之一缩,马上进入了梦境。
.
草原上狂风怒号,与风族领地上温和的风截然不同,更像是如一把把白刃的匕首目标直指刺向在中央缩成一团的灰白色学徒。
.
为什么...祖先没有来...
.
松鸦爪感受到身体上的阵阵刺痛缩的更甚试图减轻身上的刺痛感。轻轻呢喃出声,压住嘴中痛呼艰难站起身来,试图从狂风中分辨出祖灵的气味。
.
"烈焰中松鼠喊出真相,如燎原之火烧灭森林之心,寻出真相的沙沙声已经毁灭了一切,最后的最后,一切都会归与跟随心所向之人的恶果。"
.
空灵的声音,糅杂了所有松鸦爪认识的亦或者不认识的祖灵的声音,丝毫不受狂风怒号回荡在草原上。松鸦爪听到此烦躁的抽了抽尾巴。
.
真是的。每次星族都给一些鬼都猜不出来的提示
.
冬青爪垂头丧气的走到了营地中央,看着自己弟弟离去的身影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嘶声对旁边的狮爪悄声低语道
.
“罂粟。应该可以达到昏迷的效果吧?如果是这样的话....”
贴叶  
你需要先登录才能贴叶和挥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