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 枝叶 情境 交互 帮助
世界  
你好, 离开
你有{{unread}}条未读信息,点此查看。
浏览器版本过旧,无法正常访问世界!
请切换到极速模式或使用现代浏览器(例如Chrome,点此查看
枝条   2020-07-12 22:29:35

钩毛的信仰

答应你们的自传!平行世界的我!
叶 3   2020-07-30 18:00:51

第三章节

         “快,一定是獾或者狐狸干的,从气味判断时间不长,运气好的话我们还能赶上!”
         高尾?他在说什么?
         “我一定要找到她!”
         这是谁?
         “白鸟,你先别急……”
         武士巢穴外面一阵混乱,石楠星的话语被一阵哭喊声打断:“该死的狐狸和獾,要是它们敢伤害我的孩子,我要和他们血战到底!”
         钩毛被这阵叫喊声吵醒,他一下子跳起来。“出什么事了?”他插到两只剑拔弩张的母猫之间。
         “白鸟的孩子丢了,从气味上判断应该是不久前离开的,但大雨冲走了绝大部分重要的气味痕迹,因此我们无法判断小雨具体是何时离开的,身边有无其他生物,因此也无法判断她现在是否有生命危险。”石楠星解释道。
         “我再也生不了孩子了。”白鸟痛苦的说,“我现在就搬去长老巢穴。”
         “为什么不再找找呢?或许还有希望。”高尾大声冲母亲的背影喊道。
         “不必了,我无法信任你们这群无能的武士。”白鸟恨恨的抽动着尾巴。
         她的话引起一阵惊呼。“她怎么能这么说!”玳瑁色和白色相间的母猫戏水雀愤怒地吼道。
         “她丢失了自己的孩子。”石楠星冷静的说,“对于任何以为母亲而言,这都是无法被原谅的事情,她真正怨恨的其实是她自己,我们无权评判她的话。”
         高尾的尾巴耷拉下来。钩毛这时想起那只叫小雨的幼崽应该是他的血亲。他很想过去安慰高尾,但却找不到什么好的措辞。
         或许我应该把小雨找回来。
         钩毛悄悄绕开吵嚷的猫群,拐过育婴室,来到后方的石楠丛前低头嗅闻。有一种特殊的味道,跟白鸟身上的奶香味差不多,看来是了,那只小猫自己走了出去。
         我在族群的时候可从未敢走出营地半步。
         钩毛循着那股香甜的气味往前走,穿过大片浓密的石楠丛,来到宽阔湿滑的高沼地上。气味在这里中断了。我真是个鼠脑子,钩毛心里暗骂道,昨夜那场暴雨令湿漉漉的高沼地留不下任何气息。
         正懊恼间,忽然隐约听见背后粗重的喘息声,他猛的回头看去,却发现一只越跑越近的白色动物。
         狗!该死的,他怎么没注意到风向问题!风把他的气味直接送到狗鼻子里了!钩毛掉头就跑,前方出现了两脚兽奇形怪状的巢穴,理智告诉他绝不能去那里,两脚兽都养狗!但身后的喘息声愈来愈大,没有别的路可走了!
         钩毛加快速度向前奔跑,但已经来不及了,他的后背被狗狠狠撞了一下,两条后腿腾空而起,整只猫打着滚向前摔去。
         那条白狗兴奋地呜呜叫着跑上前来,钩毛想站起来,但左肩膀一阵酸痛。难道我就要死在这里了吗?绝望涌上心头,钩毛闭上了眼睛。
         突然,他听见一声怒吼:“住手!”钩毛连忙睁开眼睛看去,只见一只浅褐色虎斑母猫正骑在狗的脖子上咬住白狗的左耳!
         狗呜咽着甩动头颅想摆脱自己头顶的威胁,但适得其反,只听“刺啦”一声过后,鲜血喷涌,狗的耳朵被扯下了半截。鲜血溅在钩毛的鼻子上,血性上涌,钩毛强迫自己跳起来扑到白狗的背上。它只是只幼犬!没什么好怕的。
两只猫合力在狗的身上一阵撕咬,白狗大声呜咽起来,它猛的一甩身子,两只猫没抓稳掉落下来,狗恐惧的看着他们,然后转身跑远了。
         钩毛盯着它的背影大口喘息着,左肩膀剧烈的疼痛传遍全身的神经。
         “你没事吧?”那只母猫凑上来问道。钩毛眯起眼睛仔细打量着她,看模样她跟他差不多大,并且身上有一股香甜的奶味。他的脑海里闪现出一个名字。
         “你是小雨,对吗?”
         母猫顿了一下。“你是谁?你我以前没见过你。”
         “看来是了。”钩毛咕噜起来,“我叫钩毛。”
         “听起来你是一只族群猫。”小雨说,“但为什么你这么年轻就拥有了武士称号?”
         “我出生在木族。”钩毛解释道,“但泼皮猫族群暗族袭击了我们的营地,整个族群除我之外全部丧命,我无家可归,昨夜便便拜访风族借宿。是石楠星给了我武士称号。”
         钩毛眯起眼睛。“我也想问连六个月年龄都不到的你为何会知道怎么对付狗?”
         “呃……”小雨犹豫了一下,突然像是听到了什么似的竖起耳朵,过了一会她才说,“是我哥哥教我的,我们在梦里相会,如果你愿意,今晚就可以见到他。”
         “你哥哥一定很厉害。”钩毛说,“我当然愿意见到他。”
         小雨点点头。“你现在打算怎么办?回风族?你应该找巫医看看你的肩膀。”
         “你会跟我一起回去吗?”钩毛的眼里闪着期待,“大家都很想你,尤其是白鸟和高尾。”
         “哦不,我永远都不会回去了。”小雨厌恶地说,“甚至我睡觉翻个身白鸟都要唠叨一上午,我不论做什么都在被监视的状态下,我受够了。”
         钩毛惊得倒吸一口凉气。“那可是你的亲人啊。我知道失去亲人的感受。”
         “我哥哥也要求我这么做。”小雨抬起头和他对视,钩毛看见她眼里的服从和尊敬,他明白这只小猫现在已经完全信任她的哥哥并且愿意做任何事。
         他感觉心里像堵了块大石头,令他难以呼吸。“那我不回去了。毕竟,我也要开始我的旅程了。我要找到暗族,为父亲,母亲和妹妹报仇。”他坚定地说,“并且,你得跟着我。”
         小雨欢呼一声。“太好了!我还以为今晚要一只猫过夜了呢!”她围着钩毛转圈,“现在我们要去哪里?”
         没等钩毛回答,他们就听见一个略带疑惑的喊话声:“嗨,你们是谁啊,你们需要帮助吗?顺便说一句,我叫杰森。”
         两只猫同时扭头看去,在两脚兽领地的边缘地带站着一只黑白相间的公宠物猫,他长得有点像农场谷仓的巴里,但脖子上带着项圈。此刻他正惊异的往这边看过来,钩毛估计他是被自己和小雨身上的血迹吓到了。
         钩毛吃力地站起身,左肩膀在脚掌落地的一瞬间就一阵刺痛,他只好用三只脚掌站立着。
         小雨的颈毛竖了起来。“宠物猫!”她嘶吼道。
         钩毛扭头用鼻子碰碰她。“嘿,现在我们自己也是泼皮猫,不是吗?只不过跟暗族那些泼皮猫大相径庭罢了。”
         小雨盯着他说道:“你说的有道理,但其实我们可以自己组建一个族群,不是吗?”
         钩毛被她这个想法吓到了,他先回头冲杰森点点头:“请稍等一下。”然后重新看向小雨,“这怎么可能呢?我们只是两只乳臭未干的小猫。再说了,想创建族群需要得到武士祖灵的认可才行,我们现在都不知道星族是否还在看着我们,也许我们已经被放弃了。”
         “才不会呢!”小雨固执的说,“首先,星族不会放弃任何一只族群猫,即便他已经不属于任何一个族群了。其次,你觉得单凭我们两个可以完成对暗族的复仇?这是不可能的,所以我们才需要更多的帮助。”
         钩毛沉默了。因为他发现自己找不出话来反驳小雨。“那么族长呢?”他问,“族群需要族长,但我觉得我不够资格。或许你可以。”他充满期待地说道,“这个建议是你提出来的。”
         小雨恼怒地说:“你就一点野心也没有吗?族长当然只能是你!我没有复仇的愿望,但我想帮助你。”
贴叶  
你需要先登录才能贴叶和挥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