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 枝叶 情境 交互 帮助
世界  
你好, 离开
你有{{unread}}条未读信息,点此查看。
浏览器版本过旧,无法正常访问世界!
请切换到极速模式或使用现代浏览器(例如Chrome,点此查看
枝条  

«玉兰星的改变»+«禾羽的道路»+杂文+《霜星的叛逆》

好的,萌新初次发文,请多多关照
其实我在别的圈也发过不少,也咕过不少(挨打)
这次我尽量不咕,在开学前更完(但如果你去看看我别的圈已咕的文,你会发现我不可信)
故事梗概暂不透露,预计今天下午发序
QwQ
尽量日更QwQ

编辑于
叶 109  

28

    刺骨的冷水顿时包围住了霜足,他顿时窒息了。他不停扑腾着四肢,可是无济于事。水倒灌进他的胸膛,他渐渐停止了挣扎,意识也在不断消去。他逐渐意识到,这样不会让自己醒来,反而会葬送自己的生命。
    他闭上眼,不再思索一切。
    “喂,醒醒。”不知多久过后,一声温柔的呼唤喊醒了霜足。霜足缓慢地睁开眼,发现自己脚下是松软的沙子。他抬头一看,自己还在水底,更令他惊讶的是,自己居然能呼吸。
    “你还好吗?”又是那只猫。
    霜足这时才看向那只猫。那只猫的皮毛是玳瑁色的,霜足感觉很眼熟。他问:“你是谁,这是哪?”
    那只猫说:“好好看看我,你会记得的,至于这是哪,禾羽曾经也有这个疑问。”
    霜足再次仔细打量起那只猫。突然,一个名字在他脑海深处闪现出来。他猜测道:“您,是云霞尾?”
    那只猫笑着说:“是的,你应该记得,我死时,你才学徒。”
    云霞尾换了副严肃脸,继续说:“能告诉我上面有多乱吗?”
    霜足低下头,说:“星族被黑森林占领了,就这样。”
    云霞尾听了,仿佛很惊讶。她自责且愧疚地说:“都怪我!玉兰星不该如此信任我!”
    霜足听了她说的话,有些摸不着头脑。他问:“这些是……什么情况?发生了什么?”
    云霞尾咽了咽口水,说:“这里是星族的领地,黑森林不可能发现,所以这里属于圣地,这里保存着星族力量的来源:星光水晶。”
    “可是,黑森林猫来不了,但普通猫还是可以的。于是,他们派出鸥掌来到这里,他当时打不过我,但他却会用阴招。他打斗时趁我不注意把准备好的罂粟粒往我嘴里一塞,我就昏了过去,等我醒来,水晶就被打破了,星族就此失去了最强大的力量。”
    霜足点点头:“真可惜。我能做些什么?”
    云霞尾仔细盯着霜足,那洞穿一切的眼神仿佛看透了霜足的内心。过了许久,她说:“跟我来,看看你是不是那只猫。”
    霜足跟着云霞尾来到了一个黑暗无光的洞穴,洞穴中央有一些碎石,在沙地上显得很突兀。云霞尾示意霜足靠近,说:“思考自己对这个世界上万物的看法。”
    霜足觉得很奇怪,但还是照做了。他开始思索起来。
    这个世界,哪有什么坏猫?黑森林猫,只不过是一些个人意愿无法实现而有些怨恨的猫。
    大家都说,可怜之猫必有可恨之处,可相反依旧成立,可恨之猫必有可怜之处。他们尽管有野心,但这是他们的性格,因而与别的猫格格不入,十分孤独,然后爆发,他们必然坏吗?
    在故事里听过玉兰星和禾羽的事迹,黑森林猫真的不可改变吗?他们只不过是难以改变罢了,而历史上就无数次以武力使其屈服,这样可以吗?只会更生怨恨,进而引发恶性循环。
    鸥掌他坏吗?油菜尾他坏吗?他们都不坏,他们都是猫,都一样,仅仅 是一些个人意愿无法实现而有些怨恨的猫。
    没有猫会知道,我最大的愿望是感化所有黑森林猫和泼皮猫!
    随着内心的这声呼喊落地,那些碎石突然发起光来,然后逐渐合在了一起,洞穴顿时变得亮起来了。
    云霞尾在后面不禁高兴地跳起来了。她笑着说:“感谢你!星族又获得了力量!我们马上就能重新回来了!黑森林将要消失!”
    霜足看起来不是很开心:“你也许知道,我最终的梦想不是那个。”
    云霞尾富有深意地说:“我确实知道,黑森林会消失的,但不是像你想的那样。”

贴叶  
你需要先登录才能贴叶和挥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