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 枝叶 情境 交互 帮助
世界  
你好, 离开
你有{{unread}}条未读信息,点此查看。
浏览器版本过旧,无法正常访问世界!
请切换到极速模式或使用现代浏览器(例如Chrome,点此查看
枝条  

«玉兰星的改变»+«禾羽的道路»+杂文

好的,萌新初次发文,请多多关照
其实我在别的圈也发过不少,也咕过不少(挨打)
这次我尽量不咕,在开学前更完(但如果你去看看我别的圈已咕的文,你会发现我不可信)
故事梗概暂不透露,预计今天下午发序
QwQ
尽量日更QwQ

编辑于
叶 78  

情侣文

(是我和我伴的)
(为了方便,把伴伴写成母猫了)
(相对现实有出入)
(凑合看看吧,我就是写不好情侣文)
(纪念我和我伴还有一百天就一年了)

        清冷的月光映照在池水,反射出神异的光。
        荧族营地早已安静下来,许多猫嘴里嘀咕着梦话,在梦里或许已经捉到了鱼。
        一只猫穿行在月光下,银毛在月光下显得更加精神。
        他那红色的眼睛机警地环顾四周,小心翼翼,不声不响离开了营地。
       他绕着池水,越走越快,最后甚至跑了起来,跑得很畅快。
        快到了。他轻松地想着,但夹杂着一缕心酸。
        跳过一根不知什么时候被风刮断的树干,再绕过一个淡蓝色的大石头,最后跨过一个枯萎的黑莓丛。他最终停在了一颗小树前。
        小树已经有三四个他那么高了,树上稀稀疏疏挂着翠绿的叶子,十分令猫喜爱。
        "如约,我又回来了,希望你能回来。"他神经质般地摸着树自言自语。
        他身后的灌木丛突然急促地"沙啦"晃动起来。
        他紧张的回过头,灌木丛后面的猫早已跳进来。
        "呦,零星羽,这么大晚上的,不睡觉,出来跑这么远,在和谁说话?幸好心如止爪看到,告诉我了。"其中的大猫带着怒气,质疑道。
       心如止爪不安地摩擦着爪子:"对不起,老师,我只是觉得不对劲。"
       零星羽已经没有和那只小猫拌嘴的兴趣了,他直面副族长,平静地说:"对不起,白焰羽,我这就回去。"说完,向前走去。
       白焰羽却拦住了零星羽,饶有兴趣地看着他身后的那棵小树,说道:"哦,我懂了,你继续照料它吧。"她摸了摸树干,"愿你在星族的照耀下茁壮成长,再见。"说完,转身离去。
       看着两只猫离去,零星羽松了一口气。
       只有我知道,这地底下埋的是什么。零星羽心里不停翻涌着波涛。
       他再次抬起头,确定了新月已当空。
       他像对待星族一样,无比虔诚地钻进树旁的一个冰冷的巢穴里。
        有你的感觉真好。零星羽内心低语着。
        也不知距那天,有多久了。

        月光,把它那仅仅一丝的光芒无私地撒向树林。
        两只小猫,在一片空地上,无忧无虑地玩耍着。
        突然,其中的小公猫迅速扑向另外的那只母猫,还狡黠地笑了一下。那只母猫被扑倒在地
        "唔,你又赢了,就不能让让我吗?"那只母猫不满地嘀咕道。
       "不能哦。"公猫调皮地吐了吐舌头。
       "那......有本事再来一次!"母猫仍未放弃。
        那只公猫却松开了她,坐在一旁,舔着爪子说:"我真没本事了,你都来了多少次了,我累了,歇会。"
        母猫也爬起来,坐在公猫旁边,说:"行,反正我也累了。"
        于是他们坐在一起,仰望星空,享受凉风。
       过了一会,母猫指着月亮,问公猫:"你觉得今天的月亮像什么?"
       公猫抬起头,眯着眼,盯着月亮。没过一会,他低下头,沮丧地说:"真......不知道。像老鼠尾巴?"
       母猫笑了。公猫深情地看着母猫:"真希望,我们能友谊长存。"
       母猫低下头,没有说话。短暂的片刻之后,她抬起头,道:"我有个好主意。"
       说完,她消失在旁边的草丛里,霎那间又回来了,嘴里还叼了根木棍。她把木棍插在空地中央,然后盯着公猫说:"让我们一起照料它长成大树,到那时候,只要它不倒,我们就一直是最好最好的朋友。"
        公猫跳起来,叫道:"真是好主意!"
        母猫笑了,说:"那么,来许愿吧,这样上天就知道这棵树是属于那两只猫了。"
        说完,她面对木棍,闭着眼,自言自语道:"我,天福,发誓要做零星最好的朋友,一辈子也不改变。"
        公猫也走上前,和母猫靠在一起,说道:"我,零星,也发誓要做天福最好的朋友,一直到死。"
       天福在一旁打趣道:"这时候说'死'不太合适吧。"
        说完,他们一起笑了。
        笑的很开心,也很真心。

       小树的枝干细细的,枝尖不停吐着绿芽,在如丝的月光下显得更加精神。两只年轻猫,一公一母,依偎着坐在小树旁。
        零星突兀地问天福道:"你有没有什么理想。"
        天福笑着,没有回答。零星接着说:"我想去别处看看,但一只舍不得你。"说完,把旁边的天福搂得更紧了。
        天福终于发话了:"没事,你去吧,不用管我的。"
        零星却犯难了:"不行,我舍不得你。要不......一起走?"
        天福说:"那我还舍不得这树呢。"她摸了摸树,"它还需要照料。还记得吗?只要它不倒,我们的情谊就不散。只要我留在这把它看好了,不管你走多远,我们都一直是好朋友。"
        零星还是犹豫:"可我就是舍不得你。"
        天福走到一旁,说:"那这样吧。今天是新月,我们到每个新月就会合一次,然后分享见闻。优柔寡断可不是你的性格。快去吧!"
        零星有了一丝松动,点点头起身准备前进。可刚走了一步就回头说:"我一定会遵守诺言的,你也会等我吧?"
        天福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零星放下心,一步三回头地远去。

        后来发生许多的事,首先是零星失足坠入悬崖,然后路过的狼音和芊绵星把零星救了上来,并邀请零星加入荧族。零星同意了,并获得了武士名号--------零星羽。
        后来,荧族里事物越来越多,也逐渐需要零星羽。零星羽忙得不可开交。
        这是他离去后的第一次新月,也是他入族以来经历的第一场战争。
        零星羽无奈地看了看月亮,又看了看远处--------他离开她的地方。
        最后,他选择了族群,选择了星族。
        可是,他却放弃了她。
        他无数次想着四个字--------来日方长。
        于是,这四个字伴随了他接下来的无数新月。

        又是新月到来,零星羽刚刚巡逻完,爬进了武士巢穴。
         他刚刚入睡,一声绝望的呼喊钻进他的梦里。
         "救我!零星!"
         他仿佛被雷劈中,跳起来,不顾一切地冲出营地。在一旁的九雷心没有拉住他,白焰羽也没有住他。
        他飞速跑到那片森林,跳过一根不知什么时候被风刮断的树干,再绕过一个淡蓝色的大石头,最后跨过一个枯萎的黑莓丛。恶狗的气味暂未消散,眼前的场景使他顿时定住了。
        泪水不知什么时候顺着他的脸颊,流淌到地上,流淌到她已僵硬的躯体上。
         他永远不会想到的,等待他的只剩她的尸体和一堆破碎的诺言。
        他不再幻想来日方长。

        冷风把他的思绪来回现实。
        "这也不知是多少个新月了。我又回来了,这次又到我等你了。"他依然自言自语道。
        "月亮就要落山了。你还是没来。"他爬出巢穴,对着树,低头低语道。
        "零星。"一个熟悉的声音叫住了他。
        零星羽连忙抬起头,令他没有想到的是,是她,熟悉的她。
        "你......"零星羽顿时哽咽了
        "我遵守约定,回来了。"天福笑着道。
        两只猫泪流满面,将对方拥入怀中。
        月光,在这一刻定格,月,仿佛再也不会落下。

贴叶  
你需要先登录才能贴叶和挥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