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 枝叶 情境 交互 帮助
世界  
你好, 离开
你有{{unread}}条未读信息,点此查看。
浏览器版本过旧,无法正常访问世界!
请切换到极速模式或使用现代浏览器(例如Chrome,点此查看
枝条  

落日の长篇连更堆

这里落日,又双叒叕来插枝。
首先向大家保证颠倒之梦绝对会继续更下去的,最近没有什么灵感但是我保证我不会弃坑。
这个枝条是用来来堆一些长篇的文,更完一个长篇再更一个的内种。
毕竟新枝条会让人有种赶紧去更新的紧迫感【?】
欢迎催更,欢迎催更,欢迎催更。
不追这些文的话如果可以
——麻烦看到我也让我去更新。
欢迎小窗私信公屏催更。
我发誓我不会咕咕。
麻烦挥个爪谢谢鸭——
如果可以也点把空心小星星点成黑色星星好嘛。
编辑于
叶 4  

-- 第三章 Chapter 3 --

寒风凛冽,水流湍急。
波斯菊爪与自己的手足紧紧贴在母亲身旁,尚且稚嫩的小爪子从肉垫中弹出,试图用力勾住身下岩石少得可怜的缝隙以防自己滑进波涛汹涌的河内,咽喉滚动发出模糊不清撕心裂肺的呜咽声而母亲的身体却反常的冰冷,尽管两只小猫拼命尝试着把自己温暖的体温传递给她,但仍然无济于事。
然后是手足的被迫离开,他被一只巨大的同类叼走,如同母亲挪动他们一样,但是更加粗鲁,更加粗暴。
接下来自己也被同样叼走,湍急的溪流在自己爪子下奔涌,咆哮,如同猛兽过境般....
尾尖一阵剧痛。

波斯菊爪从温暖干燥的学徒巢穴中惊醒过来,顺着尾巴一直看过去,是自己的同巢猫——烛爪和鸢尾爪。
烛爪笑嘻嘻地用一只伸出锋利爪尖的前爪拍在波斯菊爪的尾尖之上,甚至有点点滴滴不易察觉的猩红血丝从中渗出来,立于他身旁的鸢尾爪察觉到波斯菊爪探寻的目光后不由自主地避开波斯菊爪的目光,她狠狠地扯了一下烛爪后又变扭地转过头。
波斯菊爪皱眉把尾尖从烛爪脚掌之下抽出来,昂首作出一副轻蔑样开口道。
“烛爪,干什么?”
烛爪似笑非笑勾了勾唇,带头与鸢尾爪一同走出学徒巢穴,扔下一句冰冷冷的话语。
“你的导师找你。”
碎羽找我....
波斯菊爪猛然起身却因为用力过度瘫回苔藓之上,不小心坐到被烛爪挠出猩红的尾尖狠狠地倒抽一口冷气。
“那个..”
“烛爪他.......平时不是这样的。”
一个声若蚊蝇的喵声从波斯菊爪身边传过来,寻着声音找到它主人。一双祖母绿色的明眸害怕地看着波斯菊爪。
波斯菊爪没好气地开口道。
“为什么这么盯着我?我又不会吃掉你。”
这话却让面前的猫儿更加往里面缩了缩,气息也更加细微。
“我是沉爪….”
耐心尽失的波斯菊爪重重的叹了口气后甩着鞭尾从巢穴中起身离开。
结果刚出巢穴入眼即是自己的老师如同门神般沉默地立于门口。
太过于突然以至于波斯菊爪再次一屁股坐在受伤的尾尖。
“草!”
她再次倒抽一口冷气后原地弹起,对着老师就来了一个三百六十度无死角鞠躬。
“老师,老师好!”
碎羽沉默地看着眼前活泼的小母猫,等着她一系列动作做完后开口。
“怎么弄的?”
反射弧极长的波斯菊爪以为碎羽在问她为什么迟到,勉强地扯出一个笑脸后大声疾呼道。
“不小心睡过头了,老师我下次一定注意!”
“尾巴,怎么弄的?”
“欸????”
波斯菊爪一抬头对上老师深邃的金色双眸一时间失了神,太亮太亮的两只眸子了,如同蜂蜜一般让人忍不住沉沦在里面。
失神后的一刻她狠狠地甩了甩头让自己清醒过来,然后正色答道。
“那个,那个,只是不小心被其他学徒勾到了。”
言毕,波斯菊爪内心默默道。
太漂亮的一对眸子了吧…
再次低下头后又忍不住偷偷抬头观察老师的眼色。
“烛爪干的?”
只见他老师沉吟几许后拧起眉对着波斯菊爪轻启唇口。
草。好绝。
波斯菊爪猛然抬头的那一瞬间就明白碎羽已经知道了。
后来嘛,后来就是碎羽把烛爪的老师单独叫到小树林,于是烛爪就被迫给长老们扣了一个月的脚趾头。
贴叶  
你需要先登录才能贴叶和挥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