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 枝叶 情境 交互 帮助
世界  
你好, 离开
你有{{unread}}条未读信息,点此查看。
浏览器版本过旧,无法正常访问世界!
请切换到极速模式或使用现代浏览器(例如Chrome,点此查看
枝条   流年 2小时前
Diary.Belong to me.
缪因为说话被罚站。
英语老师:回答对一个问题就坐下。
然后后面我们踊跃举手,但老师还是点了缪。
英语老师:缪,你知道紫藤的favourite food是什么吗。对了就坐下喔。紫藤来悄悄告诉我。
紫藤(小小声):憨八嘎。
缪(沉思)
缪:憨……憨八嘎?
英语老师&紫藤:?!!!!!。
下课后。
紫藤:缪你怎么知道的?!!!。
缪:米厨有不喜欢吃憨八嘎的么。
紫藤:……。
枝条   疏影 2小时前
关于印象的小游戏(?)
今天闲的没事干来开个游戏枝(?你真是嫌木棍多)
如题,楼下写出对楼上的印象awa
不认识的话就写第一印象嘿嘿
一楼就写……写谁都行
最好不要发眼熟啥的,不然整个枝条就全是这些了_(:з)∠)_
附赠一只喵喵owo(不是我家的是马路对面的我姨家的(小兔崽子还敢挠我平板))
枝条   流年 2小时前
【贴设-剧情-文】表里不一
鸟儿的翅膀被折断,凸出的骨骼尖端朝着太阳。
-太阳落下了。

枝条   雨凇飞 2小时前
雨凇飞的枝条🌧️
据了解,猫武士世界已经有超过1800根枝条了。然而,本枝条作为第176根枝条,虽然在阅历上远超大部分枝条,更新速度却令人惭愧。
为此,雨凇飞进行了不超过一秒的反思,认为主要原因是久不更新导致的。
因此,枝条主雨凇飞(其实能编辑枝条的也有5174,但ta退圈了)想要多更新点叶子,之前的枝条(不包括飞花令枝条)也会慢慢捡起来更新,敬请期待(请多挥爪)
枝条   羽落 2小时前
羽落落的小日常
就这样吧
暂退
有代签
「明明心很痛,卻還是說出了「沒事」
「總想要透過你眼睛,去找尋水仙的倒影;沒想到卻目睹,一整個宇宙的繁星…」
「everything was,broken 」
伴伴爱你嗯呢
枝条   枫凌 2小时前
【血染红枫,凌薄苍莽】(杂楼)
开始学微分。万恶的数学分析呜呜呜呜
赶时间做笔记字丑别骂了。

枝条   泽念 2小时前
猫武同人『原创』
我知道。我明白。我了解。我认可。
我们两个是不可能在一起的。这一切不仅仅是族群历史上未曾有过的,亦是我的底线不所允许的。
所以我从一开始也并未抱着这种想法。我不敢去接触那个人,那双眸子。我欲伸出手遂无力垂下,任凭对面猫儿笑面如花。
就让这中爱恋随着族群的成长被蒙上灰尘吧。就如陈旧的草药一样,时间一久便也尝不出任何味道,那时在星族的我,也可以面对对方一笑了之。
我曾无数次自暴自弃的想到。
对面学徒意气风发。而我却与这个族群格格不入。新的猫儿不认识我,老的武士不与我交谈。就算是以前交好的朋友炭心也因自己的事情和我渐行渐远。
回到族群的一切如同一只顽劣的松鼠,逃脱了我脚掌的掌控。
我低估了孤独,低估了时间的改变。
我曾经在无数次逃离营地,站在森林空地,任凭月光洒在我的面庞。
我仰望繁星,看着那一颗颗闪着光芒的斑点尽力照亮墨色的黑夜。扪心自问。
“回到族群,真的是一个正确的选择吗 ”
细小声音从唇齿中发出,迷茫之意淡淡的弥漫充斥在我周围,肉体的每一个角落。墨绿色的眼睛反射着星光,但却显得无神。
是的。是的。
那一颗颗繁星眨着眼睛在无声的告诉我。我缓缓的垂下了头,阖上了眸子,任凭自己被黑暗包围。
视觉被剥夺,一切感官都会变得愈加敏感。
我想起了长尾,想起了松鸦羽,想起了这个结论。
那么这样被剥夺视觉的我,会感受到自己身旁的星星吗?
我曾以为自己是三力量,那时我愿努力照亮这片黑暗。
星空不仅没有被照亮,亦变得更加黑暗。
我逐渐在无端的黑暗中迷失了方向,还有那个血气方刚的自己。
现在我是一名逃跑者,我是一个面对真相离开的武士。我是一名雷族的回归者。但是我无法被称为凯旋者。
我原本所代表的繁星,他应该早已陨落了。
我仿佛可以在脑海中描摹出那一颗原本闪耀着光芒的彗星,拖着一条长长的慧尾消逝在黑暗之中。
一切归于寂静,但又不是寂静。
突然间,我的脑海中闪烁出了那双冰蓝色的眼睛还有那其中闪烁的光芒。
霎那间。我明白了。
那束光芒啊。它叫作
救赎。
那我是否可以再次被它照亮。
成为原本的我,原本的繁星呢?
枝条   洛风 2小时前
【天使游戏】【演绎招人】
2050年的都市。
一切是如此平平无奇,繁华的闹市仍然熙熙攘攘,来往的车辆仍然鸣着喇叭。
“诶!现在的年轻人怎么这么没素质啊,你撞到我这个老太太了!”
“不是,阿姨,我真的……”
小伙子赶着上班,老太婆却穷追不舍。
远处一个穿着白色长袍的小男孩慢慢踱过来,举起了手中亮得稍有些刺眼的星形魔法棒。他摇了摇头,无奈地甜美一笑。
“世界那么美好,为什么,要发生争吵呢?”
“天使不喜欢争吵,塞德也不喜欢……”
在这个美好的世界,在平平无奇的一天,不会有人注意到某些人的消失。
可爱的小男孩又眯着眼睛笑了笑,在马路中央展开了大得非常不合比例的雪白翅膀。他在飞。无需扇动双翅的飞,或者说,他在飘。
人群轰动了。
“啊呀,不要再拍啦——想要和我一起飞吗?”
人群再次轰动了。手机全部黑屏,一切联络装置失去作用。他们眼里甚至看不到这座商业中心之外的地方,只有这个小又不算太小的商业广场。他们在外界消失了,外界在他们眼中消失了。
“那么,就开始我们的,天使游戏吧~”
枝条   烈焰爪 2小时前
《独行(猫武士)》——烈焰月
没错,这是一个更文枝(年更 /被打)
第一次,不好的地方请见谅,多多指导
枝条   藤羽 2小时前
「短篇」霜心的执念
秃叶季带来了雪,却卷走了猎物。
河面一夜之间结了冰,但贝壳翅凿开了一个洞,成为了河族唯一的食物来源。
但是...一个冰洞怎么能养活整个族群呢?
 
冰羽星的日渐消瘦,使族猫们也开始有些不安。她是族长,她应该是最强壮的。
但除了灰柳和鼠跳,几乎没有猫还记得她的学徒时代了吧。
这样的情况就是灰柳经常吃不上新鲜猎物。虽然有时候能抓到一两只小老鼠什么的——但还是幸运的情况下。
灰柳看向冰羽星。她知道河族不吃毛和胡须,但还是要试一试的。
“冰羽星...?”
冰羽星抬头,面无表情。“怎么了?”
“我觉得...你该让你的族群...尝试下陆地上的猎物了。现在的冰洞根本就养不活我们。”
“我该怎么做我自己知道。”冰羽星生硬地说,“快去做你的事情吧。”
“我想,老鼠或兔子也没有那么难吃。况且,有时候巫医也可以跟着猎物的踪迹找到金盏花之类的。”
这一条倒是打动了冰羽星。
“我会考虑的。”语气还是很生硬,但灰柳可以感觉到,她是关心她的族群的。
如果族长都变得友好起来,那整个族群都会和族长一样的。